Page 1

36位辭世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

1. 吳學漢

吳向東父親,因喪子心情抑鬱,於1995年癌 症離世。雖然被便衣警察監控,但他仍為難屬 的事四出奔走,甚至提出抗議。

20.孟金秀

劉鳳根母親,2004年初病故。

21.包玉田

包修東父親,北京退休工人,長年半身不 遂,臥病不起,但仍參加「天安門母親」公 開信活動。

2. 蘇冰嫻 3. 趙廷杰

趙龍父母。2000年,蘇冰嫻為接待斯諾夫人來 訪,被關押及脫去所有衣服搜身。趙是「天安 門母親」群體的主心骨,曾提出多項決策。蘇 和趙分別於2001年和2014年離世。

22.寇玉生

4. 袁長祿

袁敏玉父親,退休炊事員,02年病故。袁敏玉 母親病故,弟患精神病,幼妹植物人在家。

寇霞父親,生前一直照顧女兒留下的孩 子,與外孫同住,參加「天安門母親」活 動,2002年5月病故。

23.段宏炳

5. 周治剛

周德平父親,2007年病逝。所住的兩間平房 是全村最破舊的,家裏僅有的幾張板凳都已破 爛不堪。人道捐款亦被村幹部扣沒。

段昌隆父親,退休中學教師,44歲才得此 子。夫妻倆1993年就參加難屬聯署活動。晚 年疾病纏身,2009年3月3日病故。

24.張耀祖 25.王培靖

張向紅父母。張耀祖為東城區某蔬菜公司離休 幹部。王培靖為科學院情報所幼稚園老 師,2011年去世。

26.李淑娟

任建民母親,2011年去世。

27.蕭昌宜

蕭波父親,龍山縣審計局局長,2011年去世。

6. 孫秀芝 7. 劉春林

劉春永母親及兄長。孫秀芝於2007年離 世。 自兒子遇難,老人靠擺攤賣茶葉蛋維生。她的 長子劉春林,因胞弟之死導致精神失常。

8. 羅 讓

羅維父親,2009年病逝。與妻子邵秋風都是 知識分子,長期受壓,員警常找兩老問話。

28.楊銀山

楊振江父親,2011年去世。

9. 嚴光漢

嚴文父親,單位逼令他承認沒把孩子管好。 這為他帶來重大打擊,導致精神分裂。他常 在夢中呼喊嚴文,總是說對不起孩子。

29.袁可志

袁力父親,2011年病逝。袁力去世後,袁可志 夫婦曾萌生自殺念頭。後加入「天安門母親」 群體,與其他難屬一起抗爭,也常被監控。

10.鄺滌清

鄺敏父親,2005年離世。為兒子火化時,如 實在死亡原因寫上槍殺而遭公安刁難,但他堅 決不肯為劊子手掩飾罪行。

30.索秀女

何世泰母親。2012年5月23日突發心肌梗塞病 逝,終年76歲。何瑞田、索秀女夫婦雖屬低收 入家庭,卻願意捐款予其他難屬。

楊汝霆父親。兒子遇難後,與兒媳、孫女同 住,參加難屬簽名信活動,於90年代病故。

31.軋偉林

軋愛國父親,因兒子之死長期抑鬱,對能為兒 子討回公道感到渺茫,絕望下於2012年5月25 日自縊身亡,作出死的控訴。

32.劉建蘭

李浩成母親。2012年5月27日上午於天津家中 病逝。自從與「天安門母親」群體聯繫上後, 毅然參與聯署行動,多年來從未中斷。

11.楊世鈺 12. 吳守琴

劉俊河妻子,生前以擺小攤維生。

13.李貞英

欒沂偉母親,生前為退休會計,並參加「天安 門母親」聯署活動。 2006年3月病故。

14.林景培 15. 潘木治

林仁富父母。林景培為退休工人,80多歲, 2002年7月抑鬱而死。同樣是80多歲的林母潘 木治亦於2011年去世。

33.楊子明

16.王國先 17.周淑珍

王爭勝父母。王國先曾任國家物資局局長, 周淑珍為居委會主任。90年代夫妻倆參加 難屬簽名信活動。周淑珍於2003年去世。

楊子平兄長。2013年病故。楊子明在1989年6 月6日深夜腿部受槍擊,傷癒後留下痼疾。他對 當年未能保護弟弟深感愧疚,亦有參與聯署。

34. 程淑珍

趙德江母親,首鋼公司勤雜工,2013年去世。

35. 杜東旭

18.姚瑞生

肖波母親,兒子遇難後一直臥床不起,受疾病 折磨十多年,2005年前去世。

馬承芬丈夫。杜氏夫婦均為志願軍,在朝鮮戰 場上相識相愛,妻子卻在和平時期被殺害。杜 生前積極參與難屬尋訪工作,2013年病逝。

19.張俊生

張瑾父親,2004年去世。女兒遇難當年,即 去信質問北京市政府秘書長,生前積極參加「 天安門母親」活動。

36. 張桂榮

多年來一直參與「天安門母親」群體聯 署,2013年去世。

「天安門母親」二十多年來飽受中國政府無情打壓,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說出真相 拒絕遺忘 尋求正義 呼喚良知 讓他們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正義伸張

成為天安門母親運動之友

如欲接收更多「天安門母親運動」的訊息,或者有意 成為我們的義工,歡迎填妥下列表格,或將相關資料 寄回contact@tmc-hk.org,我們將盡快與你聯繋! 姓名: 電話: 電郵: 興趣/專長:

「天安門母親運動」成立於2000年,是支援國內 「天安門母親」群體的組織。我們透過文化及教育 活動,讓公眾了解「六四」難屬的抗爭及處境。 網址:www.tmc-hk.org          查詢電話:27826111 電郵:contact@tmc-hk.org 捐款戶口:恒生銀行 262-273-733-002 Facebook:facebook.com/tiananmen.mothers

天安門母親運動

別讓「六四」難屬孤單抗爭 1989 年中國人民及學生目睹國家貪污官倒橫行、民主自由倒退、社會分配不公義, 為了國家步向文明發展,勇敢地站出來。但中國政府以槍炮、坦克對付和平示威 者……1989年6月3日深夜開始,學生和人民遭到殘殺,死傷枕藉。「六四」屠殺奪走 了無數生命,亦令無數家庭破碎。雖然「六四」死難者家屬仍沒有在悲痛中恢復過 來,政府亦一再以高壓手段掩飾暴行,但他們仍然勇敢地站出來為家人討回公道。他 們就是「天安門母親」群體。 「天安門母親」群體由一群「六四」死難者家屬及「六四」傷殘者組成。早在九十年 代初,一些「六四」死難者家屬,已四出搜集死難者資料,以揭穿政府的謊言。早期 的成員包括:丁子霖、張先玲、尤維潔、劉天媛、周淑莊、李雪文、祝枝弟、徐珏、 馬雪芹、黃金平、袁淑敏、劉秀臣、尹敏、陸玉寶等。 1995年5月,「六四」死難者家屬第一次以聯署方式致函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重新 調查「六四」事件,公佈調查結果,以及向死者親屬交代。當時有27人聯署,此後簽 名的家屬及傷殘者每年均遞增。至2013年,已有155人聯署。 2000年,「六四」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正式取名為 「天安門母親」群體,他們的五點訴求如下:

1. 死難者家屬有權公開悼念「六四」屠殺中死去的親人;

2. 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有權接受各界人道援助捐款;

3. 停止迫害「六四」屠殺中的傷殘者和死難者家屬;

4. 釋放所有因八九民運被捕現仍在押的政治犯; 5. 公開「六四」真相,追究屠殺責任。

目前,「天安門母親」群體中已有36位成員含恨而 終。仍然在生的「天安門母親」亦 多 是 年 邁 的 老 人 , 部 分 更 體 弱 多病。他們最大的心願,就是在有生之年,說出真相,尋求正義。


「天安門母親」的遭遇

「天安門母親」的心聲

被逼掩飾真相 鄺滌清 —「六四」死難者鄺敏的父親 鄺敏遇難時27歲。鄺滌清為兒子辦理後事,八寶山的駐軍說要先寫一個死亡說明。當 時有傳,如寫上槍殺而死,就不許為死者火化,因此有親屬要謊稱死者死於車禍。鄺 滌清堅決不從。他悲嘆道:「是劊子手殺害了我兒子,難道還要我去替劊子手掩蓋罪 行﹖」

難熟 視無 睹! 在這 個充 滿著 自私 、勢 利、   我不 能眼 看著 那些 與我 同命 運者 的苦 無人 過問 、無 處訴 說的 痛苦 煎熬 。他 們 冷漠 的世 界上 ,他 們正 承受 著失 去親 人而 對這 樣一 個嚴 酷的 現實 ,別 人可 以合 上 成了 被社 會所 遺忘 甚至 被遺 棄的 一群 。面 眼睛 ,閉 上嘴 巴, 我卻 不能 。

丁子霖 —「 六四」 死難者 蔣捷連 的母親

未能自由及公開地悼念親人 張先玲—「六四」死難者王楠的母親

  兒子 已經 走了 ,雖 然我 們很 悲痛 ,但 是我 們也 感到 無尚 的光 榮和 驕傲 !慶 幸 生了 這麼 一個 愛祖 國、 愛人 民、 勇於 同邪 惡勢 力做 勇敢 的抗 爭的 英雄 兒子 !我 們 堅信 歷史 是人 民寫 的, 人間 的功 過是 非必 須要 回到 它正 確的 一面 ,那 些殺 人如 麻的 兇殘 的劊 子手 們終 將像 秦檜 、希 特勒 一樣 永遠 釘在 歷史 的恥 辱柱 上, 永不 得翻 身!

6月3日是王楠的忌辰,可是張要拜祭兒子卻是困難重重。多年來張到墓園拜祭, 往往有公安隨同監視。過去,公安曾以墓園有大學生混入製造混亂為由,禁止張及 其他難屬到墓園。力爭下,難屬終能在深嚴的監視下拜祭。

人身自由受限制 丁子霖—「六四」死難者蔣捷連的母親 每年「感敏」日子,丁子霖都被看管起來。1995年,丁子霖及其夫蔣培坤曾被 幽禁43天。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丁、蔣更被逼離開北京。2009年,「六四」 20周年前夕,丁、蔣亦被禁止出席「天安門母親」的內部祭奠聚會,國安人員誣稱 活動規模大,並且有香港「天安門母親運動」成員參與,因此禁止他們出席。

被無理拘禁

2004年3月,丁子霖、張先玲及黃金平(「六四」死難者楊燕聲的遺孀)3名「天安門 母 親 」 群 體 成 員 被 警 方 逮 捕 , 罪 名 是 接 受 香 港 「天安門母親運動」寄 來 的 為 紀 念 「六四」15周年印製的文化衫,涉嫌從事危害國家 安全的活動。

  我把「正常死亡」的撫恤金退回給楊明湖的單位,我告訴他們單位的領導, 這筆800元的撫恤金不能代表一個人的生命價值,如果我用了,我會有罪惡感, 是在褻瀆死者的亡靈。因為,他不是「正常死亡」,那每一分錢裏都沾著逝者 的血。

2008年10月,兩名境外朋友登 門造訪蔣培坤及丁子霖時,即 有大批公安跟隨而至,公安更 借故與蔣培坤發生衝突,令他 心臟病發,誘發中風,至今仍 未完全康復。

尤維潔—「六四」死難者楊明湖的遺孀

  學生 何罪 ?學 生們 的訴 求迄 今仍 然是 當今 社會 的痼 疾所 在。 拍攝 這具 有歷 史 意義 的鏡 頭何 罪? 政府 如此 懼怕 曝光 ,充 分暴 露其 膽怯 、理 虧、 色厲 內荏 的真 面 目。 「六 四」 定性 從反 革命 暴亂 到動 亂到 政治 風波 ,一 再降 格, 力圖 淡化 濫用 武 力、 屠殺 無辜 的罪 責, 妄想 從人 們心 目中 抹去 「六 四」 陰影 ,這 是癡 心妄 想! 任 何對 公民 權利 的侵 犯, 對人 的生 命的 踐踏 ,都 必須 受到 譴責 和法 律追 奢談 甚麼 建設 現代 法制 國家 究, 否則 還 !

被監視騷擾 蔣培坤—「六四」死難者 蔣捷連的父親

肖宗 友— 「六 四」 死難 者肖 杰的 父親

祝枝 弟、 郝義 傳— 「六 四」

死難 者郝 致京 的父 母

朋勸慰 ,冷靜   袁力一 死,我 們悲痛 得真不 想活了 ,曾萌 生自盡 的念頭 。經親 上「畏罪 給我們扣 人犯還會 ,而且殺 思考後, 認識到自 殺的話, 豈不便宜 了劊子手 」 門母親 在「天安 ,尤其是 的重要性 自殺」的惡名。現在我們更感覺到好好活下去 信 樂觀的 樹立起 抗爭中 我們在 氣,讓 這個群 體的互 慰互勵 中給了 我們溫 暖和勇 心,正義 必伸張, 罪惡必將 得到懲罰 。

袁可志、 李雪文— 「六四」 死難者袁 力的父母

關於「天安門母親」About Tiananmen Mothers  

關於「天安門母親」About Tiananmen Mothers Year 2015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