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BALANCE with NATURE


TEA BALANCE


傳統茶屋充滿各種禮數以彰顯階級制度。種種規範使得茶人、茶客 的行為舉止甚至心靈受到限制,而在這樣複雜、沈重且約束的狀態 下,茶客很難感受到茶人傳達的意象。 於是為了破除這樣的限制,在這間茶屋中我們設計了傾斜的平台。


茶屋的外形猶如茶壺的形體,半開放式的空間設計使茶屋、茶 茶人和環境融為一體,使和諧、平等的關係延伸到整個大環境


賀孝華 Hsiao Hua Ho 從平衡這個概念為出發點,希望打破傳統茶道沈重的禮數束縛,借由讓茶客和 茶人的互動使平台平衡的方式,茶客和茶人能透過身體感官感受到對方身體的 運動,以互相合作的方式使平台達到平衡。茶人和茶客在茶物內找尋平衡點的 整個過程,雙方都能強烈地感受到對方的存在,更重要的,能感受到雙方是否 處於平等的狀態。 東方美人 乾香:富果香, 淡淡石榴味。 湯前香:花香伴隨著蜂蜜香。 第一泡:散發淡淡花香, 入口清爽。 第二泡:花香濃郁,入喉後花香餘韻迴盪脣齒間。 第三泡:花香被濃郁果香取代,入口茶味濃郁,入喉後回甘伴隨著微微甘薯香甜。 第四泡:花、果香褪去,茶味、果香、花香伴隨著甘薯香甜達到平衡,沈穩韻味繚 繞,韻味深遠。


賀孝華 Hsiao Hua Ho 從平衡這個概念為出發點,希望打破傳統茶道沈重的禮數束縛,借由讓茶客和 茶人的互動使平台平衡的方式,茶客和茶人能透過身體感官感受到對方身體的 運動,以互相合作的方式使平台達到平衡。茶人和茶客在茶物內找尋平衡點的 整個過程,雙方都能強烈地感受到對方的存在,更重要的,能感受到雙方是否 處於平等的狀態。 東方美人 乾香:富果香, 淡淡石榴味。 湯前香:花香伴隨著蜂蜜香。 第一泡:散發淡淡花香, 入口清爽。 第二泡:花香濃郁,入喉後花香餘韻迴盪脣齒間。 第三泡:花香被濃郁果香取代,入口茶味濃郁,入喉後回甘伴隨著微微甘薯香甜。 第四泡:花、果香褪去,茶味、果香、花香伴隨著甘薯香甜達到平衡,沈穩韻味繚 繞,韻味深遠。


品茶,是茶人和茶客在一個平等的狀態下欣賞茶的藝術,我們認為這個 狀態應該是藉由茶人和茶客的互動產生,是平等、是和諧的。


傳統日式茶屋的入口設計較矮小,茶客進入時必須卸下隨身的武士刀,並且 彎腰,以鞠躬的方式進入茶屋。這樣的設計使茶客進入茶屋時,藉由身體姿 勢的改變表現對茶屋、茶人的尊敬;中國傳統建築的設計也隱藏著相似的巧 思,傳統中國式的建築大門門檻略高,當人進入屋內時必須跨大步進入,而 身體也會微微傾斜,藉以表達對屋主的尊敬。


茶客和茶人必須藉由在平台上相互移動尋找 平衡,我們期許這樣的過程能打破茶人和茶 客的階級限制。坐定後產生的新的平衡,也 使得茶人和茶客的關係重新被定義,然而這 樣的過程如同茶壺中的茶葉,從翻滾到沉澱 整個過程所產生的意象。


茶屋的外形猶如茶壺的形體,半開放式的空間設計使茶屋、茶客、 茶人和環境融為一體,使和諧、平等的關係延伸到整個大環境。


泡茶,並不只是一個注入熱水的簡單動作,而是蜷曲乾燥的茶葉經 由滾燙的熱水,使濃縮在茶葉中的精華得以釋放展現芬芳,昇華成 佳茗。這無疑是一個富含藝術性淬鍊的過程。


C


因此透過玻璃的茶具我們能以最直接的方式欣賞整個淬 鍊的過程,玻璃的純淨、透徹使茶更顯得清新脫俗。


當滾燙的水注入茶壺,茶葉在壺內翻動,將茶葉的精華釋放,茶葉 經由水的淬鍊昇華為茶,隨著水面的平息,茶葉隨之沈澱,茶葉和 水之間形成新的平衡如同這間茶屋中茶人與茶客的關係。


賞茶、暖杯,倒茶入杯,在最後一滴茶滴入杯中時,整個茶葉昇華的過程才完成, 而茶杯中水滴的設計即是希望保留那最完整過程以及最完美的那一刻。


FUTURE OF FOOD


食物是人和環境最直接的連結,但隨著生活節奏越來越快, 人們已經忘記好好認識我們的食物,而食物代表著我們所生活的的土地。 藉由慢食運動和建築的結合,讓人們重新認識自己的食物, 再次透過食物傳承我們的文化,並思考人和環境的關係。


小建築基地位於寶藏岩最高處,基地位置偏遠遊客較少, 且附近十分寧靜,視野寬闊可眺望河邊景色。 基地氣氛寧靜且能眺望河口景色,宛如世外桃源,和喧囂的都市形成強烈的對比, 和繁忙的都市相隔幾步路的距離卻能擁有愜意的美景, 繁忙快速的生活環境和寧靜悠閒的寶藏岩形成強烈的對比, 卻又十分和諧地連結在一起,達到完美的平衡。


寶藏巖當地的居民大多來在閩粵地區, 閩粵兩地因地理位置相近所以有許多菜餚是相同的, 但各自有各自的特色。 小建築的概念便以寶藏巖當地居民的家鄉菜中的蔬菜作為發想, 其中豆芽菜是被廣泛使用的蔬菜之一, 便由豆芽菜的意像為出發點設計小建築。


小型家庭農業最有效的推廣方式就是推廣水栽栽種, 而利用水栽的方式栽種蔬菜意味著需要大量的水資源, 所以希望建築物能夠收集雨水作為水栽的用水。


而建築物的形式也希望以豆芽菜生長的型式做設計。 嘗試以兩個點為出發試著長出整個小建築的形體, 形似豆芽菜的單元貫穿整個建築物,形成樓板、牆面以及天花的部分, 並試著讓兩邊交織成新的空間。


實驗過程中發現如果以一束的形式向上生長, 結構的形體會失去豆芽的意像。 為了捕捉豆芽菜的意像,我嘗試將豆芽菜的形體單元化, 抓出豆芽菜生長的比例,並調結構整底部的間距。


TEA BALANCE所追求的是人和茶、茶點、茶具、茶屋和大環境的平衡和諧共處, 透過品茶讓人了解萬物一切相處的平衡關係。 寶藏巖位於喧囂的臺北,卻能以自己的節奏,獨特的模式, 和現代化的都市達到一種微妙的平衡關係,和TEA BALANCE 所追求的正是同一種狀態。


茶屋位於小建築的最前方,朝向河口的方向,從水栽區沿著樓梯向上可到達茶屋的位置 茶屋面向河口使人們可以在品茶的同時欣賞河岸景觀, 沿著樓梯繼續向上接著會到達主臥室,茶屋位於公共區域漢斯人區域之間的過渡, 使得公共區域和私人區域的界限變得模糊,卻又能輕易地劃分不同的空間屬性。


置,


水栽設置一樣在戶外,希望可以讓大眾更理解水栽的原理, 達到推行小型家庭農業的理想。 水栽設置在透明帷幕下方可避免直接照射到陽光。 為了讓不同的人能自由地使用廚房或是交流傳統食譜, 廚房採開放式的配置,長形的桌面也可當作教學廚房使用。


私人空間設置在最頂層可保有隱密性, 通往頂層的唯一通道會先經過茶屋, 站在坡道上方向南邊可以遠眺河岸美景。 再向前經過旋轉坡道後才能到達私人的空間。 茶屋下方的空地開放農地認養, 讓都市人也能體驗種菜的樂趣。


茶屋和小建築的核心理念都是希望達到人和大環境的平衡關係,茶屋以品茶為出 藉由品茶,茶人和茶客、茶和茶點以至於茶屋和整體大環境之間的平衡關係, 能被人深刻地感受到。 小建築則是以透過保留傳統文化,有機農業栽種的方式, 尊重大地心懷感恩的旱地求和諧相處,達到人類生存和維護地球環境的平衡關係


出發,

係。


BALANCE with 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