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西洋近現代史期中報告

92 分

<<君王論>>心得 史地三 君王論一書,通常都被認為是本提倡中央集權的書籍,甚至將馬基維利視為 這 方面的教父,將<<君王論>>奉為聖經。但在我閱讀之後,我卻有種完全相反 的感覺,我認為馬基維利也許刻意也許不經意的,表現出了民主的概念。

註解 [t1]: 1.開門見山,在第一段就很 清楚地全文主旨點出來。很好!

認為<<君王論>>是一本帶有民主意涵的書並不是故意離經叛道,而是在閱 讀時突然閃過的想法。如果我們從題目來看,君王論,雖然這是一個翻譯的名稱, 但想必這名稱是依據原文與內容而來,仔細思考這三個字會發現「君王是可以討 論的」,或過往國文老師教導我們的國文考試技巧「某某論就是討論或論辯某某 事物」。我認為這就是一個重點,如果君王是至高無上集權於一身、馬基 維利真是想讓君王更加的極權,那討論君王之道是普遍被容許的嗎?當然,馬基 維利在當時已經有一定的身份地位,說出來的話具有一定的份量,可是如此直 接的對於君王言行指指點點,盡管他號稱「與歷史對話」(但自己也直接或間接 表達出希望君王效法他的想法),這種行為想必在真正極權政治體制中比較不容 易發生,甚至著作流傳百年。我認為,如果真欲提高君王的實權,寫的可能會 偏向於某某對於君王應該如何,而不是君王對於某某應該如何,如果君王是必 須妥協(不管是對自己本性或他人)或迎合某些情境的話,君王必須先有付出才 能達到集權,但往往那些付出的後果就是壯大某些團體,最後也因為那些團體 而無法真正集權。因此我認為如果貿然將<<君王論>>視為君王集權的著述是不 夠全面的。 再來就內容來說,<<君王論>>一書中,大概把影響政治的團體分為:君王、 臣 子、貴族、教會、外邦、人民。馬基維利在不同章篇中探討了君王為了保全 其 政權與國家,應該如何面對這些團體,讓我注意到的是,書中有許多是教導(或

2.見解特殊,有令人想讀下去的吸引 力。 註解 [t2]: 1.該書英文名為 The Prince,並沒有「論」(Discourse)。 因此,你以下的推論可能不易成立。 註解 [t3]: 儘 註解 [t4]: 「極權」(totalitarianism)與 「集權」(authoritarianism)有所不同, 應加以區分。 2. 十六世紀義大利的小城邦林立狀 態,當然和二十世紀上半葉的德國、 俄國極權體制有很大的不同。馬基維 利正是因為有感於義大利城邦無法 對抗外國侵侮,才會想要提高君權, 以集中國家力量、抵禦外侮。

由歷史中的經驗推論應該如何)君王該怎麼”對付” 臣子、貴族、外邦、教會,但 就是沒有教君王要怎樣”對付”人民,對於人民,馬基維利幾乎都希望君王不要 壓迫人民,儘管面對人民的心態可能是用偽裝、欺騙或極力克制而來的,但有 一個大原則,就是不要過度壓迫人民。馬基維利在書中對於不要壓迫人民的論 述角度是因為他認為人民會叛變,但想想,臣子、貴族、外邦、教會哪個不會 判辨或策反,書中有各種方法應對這幾種團體,而面對人民時卻要求君王先行 退讓一步,由此可知,君王論是蘊含著民主的內涵,因為就算君王在面對人民 時,也必須有所退讓。

註解 [t5]: 應引用一兩段引文來證明 你的論點。

註解 [t6]: 叛變 註解 [t7]: ? 註解 [t8]: 就書中原文舉例說明。


全書中有一個重點,就是君王要如何保有他的政權與國家,馬基維利教導了 許 多方式達成這個目的,或權謀或詭辯讓君王可以保持他的地位,可是在這些 方 法中,不乏許多是要自我克制的戒條,馬基維利相信君王必須要對於自身行 為 有所克制才能不被推翻替代。而在那些要克制自己的教條之外,就是對付” 敵人”的方式了,敵人泛指所有會威脅地位的人。而在閱讀之後,不禁發想一個 問題,如果敵人都對付完了、君王也都成功的克制自己,那國家會變成怎樣?我 認為會是一個政通人和的美好社會,這是一個值得嚮往的未來,而在這個不曾發 生過的未來中,得利者是誰?君王嗎?我想不是這樣,我認為是人民。在馬基維 利的烏托邦中,君王的權力是很巨大的,可是這個巨大的權力需靠兩點關鍵因 素得來,一是自制,二是打倒敵人,試問一個擁有自制君王也無其他會迫害人 民的團體存在(因為外邦、貴族、外邦、教會已經被君王打倒)之社會最大得利 者是誰?我的答案是人民。為什麼不是君王?因為君王在成功集權過程中必須自 制,自制的其中一條就是不管他想不想都不能迫害到人民(如果君王不如此,照 馬基維利的邏輯來說就無法集權),甚至君王連自己的喜好與興趣都必須做適當 的放棄。我認為,真正符合馬基維利理想的君王只是一部機器,一部國家與政 治的機器,他必須放棄的東西太多了,如果一個沒有遠大理想的君王勢必不會 依照馬基維利去做,真正依照馬基維利想法執行的君王想必追求的也不會只是 保持自己君王的高位(因為這種高位甚至比奴隸更不自在) ,而是希望自己的”國 家”更加美好壯大,國家美好壯大的受益者無疑就是人民,因此我認為,馬基維 利所嚮往的世界,最大的得利者是人民。

註解 [t9]: 。 註解 [t10]: 舉例說明。

註解 [t11]: :

註解 [t12]: 有趣的觀點。不過,馬基 維利基本上是看不起群眾的,他認為 群眾粗俗而甘心受騙(第十八章) 。 註解 [t13]: 「民主」必須符合「民 有,民治,民享」 。在馬基維利式的 強大的國家中,沒有「民有、民治」

到這裡,也許有人會認為,馬基維利充其量是具有”民本”概念而不是”民主” 概 念。其實一開始在閱讀<<君王論>>時我也是先認為這是一本具有民本概念的 著 述,但看到最後,發現書中不時出現”人民會叛變”之類的論述,加上將馬基 維 利的期待推到最高,君王可能會成為一個機器,而這不就正好是現代民主的 兩 個核心概念:人民為主、政府只是工具。也許在馬基維利的時期無法接受用選 票 定期改選政治領袖,但他還是承認人民是有能力改變政治的,不過是用暴力 或 政變等等極端的方式,所以他希望君王不管怎樣都不能太過壓迫人民,否則 政 權就可能要變天了。另一方面,有別於中國,馬基維利對君王的約束不是用 道 德,而是用好處或避免壞事發生,可以說他功利或現實,但這種方式對君王 卻 是相對更有效的,不過所被限制的東西可能更甚於道德約束,因為君王不但 要 做好的事情,更多時候可能要做壞的事情,最終目的不是道德高尚,而是國 家長治久安,一個人如果自制力無比強大,是有可能成為道德的巨人,但一個人 再怎麼努力也很難靠獨自的力量讓一個國家長治久安,因為道德是個人可以努 力的,而國家卻不是一個人一代人可以輕易改變的,盡管是帝王,所以我認為 比起以道德約束,用好處約束會更難達到目標,因為目標更為遠大(有點類似小 乘佛教與大乘佛教) ,但更容易吸引人如此行事,也許西方比東方更早出現體制 化的民主也是因為這個關係,而如果真有一個符合馬基維利期待的君王出現的

可言,頂多只能提供部份「民享」 (而 且也只是不遭外患侵略,不保證其他 生活福祉) ,這不能說是「民主」 ,甚 至也未必是「民本」 。 註解 [t14]: 利益 註解 [t15]: 。 註解 [t16]: 。 註解 [t17]: 儒家認為仍有可能: 「善 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矣」 , 只是必須有耐性,滴水穿石。 註解 [t18]: 即使 註解 [t19]: 。 註解 [t20]: 語意不明,有待進一步解 釋。 註解 [t21]: 。


話,我相信他離機器、工具也不遠了。 綜合以上論點,我認為<<君王論>>是一本具有民主概念的書籍,因為他直接肯 定人民是有改變的能力,加上他的論述間接會將政治領導人推向工具化,所以我 認為他具有民主概念。理性的討論結束,接下的篇幅希望討論點感性的觀點,從 理性的來說,我認為 <<君王論>>是本蘊含民主意涵的書籍,從感性的來說,我 認為<<君王論>>是 本表達”執念”的書,或者說許多經典都是在表達不同執念。 在<<君王論>>中馬基維利想要成就的其實不難了解,就是希望國富兵強,希望 能夠有個他認為最理想的國家,因為這個目標,他爬梳了浩瀚的歷史,他揮筆 寫 下了一本<<君王論>>,他喋喋不休、孜孜不倦、叨叨絮絮的講了許多的長 篇大 論,他被視為狡猾如狐狸、奸詐如黃鼠狼,他留下罵名、或少許的美名, 這一 切都是為了他的理想國,他的執念。而我認為,執念就是人一生存在的意 義, 但卻也是社會紛紛擾擾的主要原因,可是一個沒有執念的人也等於沒有靈魂。

註解 [t22]: 我存疑。

註解 [t23]: 有道理。

註解 [t24]: 犀利!

在這學期中介紹了西方近代許多重要的思想、運動、改革等等,在這當中讓 人思考是什麼動力推動社會持續運轉,又是什麼東西讓人日復一日的過那些自己 喜歡或不喜歡的日子。宗教有他們看世界的觀點,科學革命有他們認識世界的 工作,啟蒙運動有他們極力爭取的事情,但每個時期的每個人都在想一樣的事 嗎?都看著一樣的世界嗎?我想不是的,每個人都有他存在的執念,如同馬基維 利的富國強兵,如同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或在波隆那的小鐵匠想著對面麵包 店的少女,在他們的眼中,那些就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事情,他們終其一生都為 了這些事努力,這是他們生活的動力,他們也許可以因為這樣改變世界,大多 也許不能,但這也同時是他們的盲點。

註解 [t25]: 司馬遷已經看到了。 《史 記·伯夷列傳》 : 「貪夫徇財,烈士徇

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反過來說,身處情境中往往會將自己看到的東西放大, 這也是執念。一個社會或一個團體如果沒有怎樣就真的會如何嗎?馬丁路德發 起宗教改革成功了,但宗教戰爭卻還是發生,甚至那時期更多了,如果沒有馬 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世界真的會比現在差很多嗎?馬基維利的信念看起來是沒人 能成功的貫徹,但世界也沒有因此毀滅,義大利在他死後幾百年建國了,儘管

名,誇者死權,眾庶馮生。」

註解 [t26]: 甚至比以前更頻繁。 註解 [t27]: 會差很多。

現在正面對金融危機、儘管他們的棒球隊被統一獅提前結束比賽,但他們也統 一了,也走過一些風光的年代。現代社會我認為正面臨了將執念無限放大的問 題,許多人很專注一個點,讓這個點無限的放大,大到塞爆了他的腦袋,例如 很多人就被政治塞爆了腦袋,另外一些人被金錢塞爆了腦袋,或者有人乾脆直 接被兩種一起。 社會應該是由很多面向組成的,例如: ────────────────────────────────── ──────────────────────────────────

註解 [t28]: 的確。

註解 [t29]: 語意不完整。


────────────────────────────────── ────────────────────────────────── ────────────────────────────────── ────────────────────────────────── ────────────────────────────────── 是存在多種不同的點線面,如果只專注於最上面的一條線,很可能會遺忘了下 面其實還存在著其他面向,所以導致了雞同鴨講、觀點不同等等問題,進而使 社會更加的紛亂。有時候學術或大學生活也是一樣,太在意考試或某某人的某 某理論,卻忘了其他面向,困在象牙塔忘了社會生活,導致很多人認為所學非 用,出了大學之後被動且茫然的面對殘酷的社會。 當面對這種情形時,如果是向宗教來覓求解決方法,也許會被提醒應該”放 下”,凡事不該太過執著,如果是向師長尋找解決方式,也許會被提醒要多開拓 視野,多看看世界能獲得更多的感觸,也更能找到方向,但不管哪種方法,其 實也只是換一種方式的執念而已。雖然執念可能會為社會帶來永遠無解的紛紛擾 擾,但一個沒有執念的人我認為是沒有靈魂的,生活會失去方向迷失在日復一日 的重複中,因此在讀完<<君王論>> 之後,我發現應該認識自己的執念,要了解 自己所執著的是什麼,知道自己在 堅持的方向,如此自己的生活才可以走得更 穩健。同樣的,在面對人或爭議時也要了解事情後面的執念,對方的目的到的是 什麼,馬基維利為了能富國強兵 而認為君王能以狡詐的方式對待臣子、貴族, 那我們能以這點為標準評斷馬基維利是奸詐的狐狸嗎?我相信馬基維利不是,他 是個深知帝王性格的人,我想他也不是一個沒有道德標準的鄙人,只是如果他不 以君王能接受的方式論辯,他是影響不到帝王的,更不用說他的富國強兵理想。 因此當面對事情時,不可以只看到表象,更應該思考背後的意義,唯有理性的思 考才能在各種人各種想法 皆大鳴大放的現代社會中取得一片心靈的寧靜之地, 而如果真能有一天眾人都能秉持理性思考的態度面對事情,想必社會就不會再如 此紛亂了。

註解 [t30]: 此圖不能表達你的意思。

註解 [t31]: 。 註解 [t32]: 說的也是。

註解 [t33]: 咦?怎麼會得到這個結 論?上文不是在批判「執念」害人匪 淺嗎? 要從「反」再轉到「合」 ,須提出更 高層次的論據,才能呼應並超越最初 的「正」 。 註解 [t34]: 。 註解 [t35]: 有道理! 註解 [t36]: 的確。

一個政治人物應該堅持自己的政治理想,還是追逐民意。這是當日我向老師

註解 [t37]: 日前

請教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我認為能推深一步:一個人應該堅持自己的理想,還 是隨生活擺布。記得當日老師是以魔術方塊為比喻,在完成目標之前,必須先經 過無數的曲折,有時候曲折到都看不出原先的目標了,但理想依舊存在,儘管 最後可能無法達成。我想這不就是馬基維利嗎?為了一個理想一個目標不斷的曲 折,最後雖然他的理想並沒有達成,但他的思想卻留傳百年,我想不只是因為 他的思想歷久不衰,更重要的是他的執念,一個為了自己信念為了國家富強而 燃燒生命的男人,是該被後世記在心中,盡管只是心田的小小一方。

註解 [t38]: 流

註解 [t39]: 儘 註解 [t40]: 很有說服力。


1. 寫作認真,見解獨到,你的進步歷歷可見! 2. 對於政治概念的意涵,以及政治思想與歷史現實的糾纏關係,可以 在未來繼續深入思考。 李淑珍 2013/12/15


西洋近代史報告(10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