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展示空間的規劃與轉變: 伯明罕 溫特伯宅邸與花園

不同於一般書本的視覺學習,博物館能 提供參觀者各種官能性的學習,從文字描述的 抽象概念,轉換為實際感受的學習體驗,尤其

同一個物件會在不同氣氛的情境下而有

是對兒童,連結視覺、聽覺、觸覺甚至嗅覺等

不同的感覺意涵,溫特伯選擇保留奈特佛家族

官能,其學習成果遠超過書本,並更有效率且

的家具陳列,規劃為一座沒有明顯距離限制的

深刻,波士頓兒童博物館工作人員的口頭禪:

互動博物館(interactive museum),保留了原

「我聽了而我忘記;我看了而我記得;我摸了

址的呈現方式,整個博物館就是一幢從二十世

而我了解」(周功鑫,2001),由此可見,博物

紀保留下來的建築,觀眾穿梭在別墅與花園之

館的學習環境不同於學校,它讓觀眾具自主性

中,藉由人與「古」的對話,加深了人們所感

,可自由於其中探索,觀眾不需具專業學術背

受的情境意象,假想自己真的穿越時空回到二

景,透過展覽設計規劃,博物館能帶給大眾的

十世紀,使我們回到物件所的時空裡,成為奈

學習體驗是與眾不同的。

特佛家族邀請的賓客,在此種氛圍之中,人與 物件的聯繫感才可能被建構出來。

展場設計成以情境式手法表現,因此這

溫特伯宅邸進門是舖上地毯的的長廊,

裡沒有制式的玻璃櫃與柵欄,沒有突兀而具侵

擺放了古董鋼琴、書櫃與家族畫像,多數房間

略性的解說牌,部分展品甚至可以直接觸碰與

保留其原本用途,部分改造成學術使用的會議

操作,不僅提升觀眾的真實性感受,也降低了

室,而原為廚房的區域則裝修為茶室(tea

藝術與歷史對觀眾的距離感。

room),提供英式餐點與下午茶。場中幾乎所有 的展品都能夠觸碰,觀眾可觸摸感受二十世紀 時家具的材質,近距離觀看威廉‧莫里斯花樣 的壁紙、窗簾、磁磚、地毯等。

展示就是在說故事,展示品是故事的事件,展示空間是鋪張故事的時空背景,參觀者就是聽眾。 (洪楚源,1999:48)


Page4  
Advertisement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