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DEVELOPER


遺 忘


1991 年

全家搬到淡水

大約是我 2~3 歲左右 淡水 陪伴著我成長、求學

對這一片土地 有著難以言喻的情感


希望能從依稀的記憶中

找尋 過往的片段

直視 被遺忘的角落。


以時間為軸線的概念, 形塑一個人文風景交融的場域, 有對比 並列 個體等描述, 闡述記憶與遺忘更迭的過程。


歲月的痕跡, 時光的遞嬗, 人事物變遷,


以 具 象 的 視 覺 元 素, 表達抽象的內心情感。


關於遺忘, 或許也是在重新檢視自己的記憶, 究竟流失了哪些無法挽回的片刻。

黑白影像從色彩的喧囂中抽離, 留下光影、線條與主體, 試圖將這些場景轉化為舞台, 過路人成了台上的演員, 從年輕到衰老、時光荏苒、更迭流轉, 遺忘也形塑出記憶的片段。


哈蘇(Hasselblad)500C/M 相機 ILFORD HP5 120 底片拍攝 6x6的正方形構圖 紀錄陪伴我成長的淡水。

曾經美好的片段 隨時間逐漸消散 遺忘也成了記憶中的一部分


圖 / 文 張峻銓


開挖 圖 / 文 蔡孟霖


今年四月在北美館展出的廖繼春 10 年聯展, 我穿梭在 11 個畫家的思緒中,洪天宇的畫作, 不時的喚起我對生活空間的疑惑與不安。


大量的留白空間, 雕塑出各個建築物的輪廓, 與其說是建築物, 不如說洪天宇有更宏觀的視野, 他把無機物和有機物 當成他畫作的一個分水嶺,


畫面只保留有機物的色彩, 而無機物以留白的形式呈現。


超現實的表現,


讓我看到更清楚的山稜線,


自然界最原始的面貌, 在建商大量開發、 房價飆漲的這個時空背景下,

這個形式的畫作 似乎又安撫了我不安的心靈, 於是我也自己動手創作, 體驗洪天宇的思維。


開挖, 這樣的動作 來回在開發者與我的手中,


同時也讓我對這個不公義的房價時代做出了一點回應。


July 2011


顯影客2011年夏季號攝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