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都更處與建設公司攜手「朗 ˙讀 ˙違 ˙章」 陳韋臻 — Fri, 2011-03-18 00:15 文、圖/陳韋臻

上周五(3/11),在台北舊城中區,展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違章建築讚頌大會」,由北市都更處、 忠泰集團與中台兩位建築師攜手合作,在中華路一段與延平南路間的老舊巷弄和屋頂上,設計了兩處 違章建築展。這個命名為「朗讀違章」的展覽,正巧搭上近年 台北處處拆遷違建的背景,似乎展現出一定程度的批判企圖, 但也由此反諷了財團、建築師與一般平民百姓間在自立造屋合 法性的鴻溝差異。 「我們之前為了這個展覽,公文已經在都更處和文化局跑過一 輪,知會過這是純粹展覽性質,另外也已經查過台北的違建法 規,如果有人舉發違建,限期是一個月內自行拆除,一個月剛 好展覽也結束,反正我們也就自然會自行拆除,所以沒有強制拆除的問題。」策展人阮慶岳在展覽的 違建上遊走,對我解釋這次展覽在政府部門中的尷尬處境。彼時我正站在謝英俊在後巷空中搭起的白 色夢幻違建上,輕撫著從環保局回收拍賣買來的廢棄家具,玩笑地答腔:「以後一般人如果要搭違建, 就去找個建築師、找個建商的名字,然後跑一趟公文後,就不會被強行拆除了……」 「朗讀違章」的批判與荒謬

在忠泰建設所有「Urban Core 城中藝術街區」的建築頂樓,中國知名建築師王澍以槓桿原理搭建的 《亦圓亦方》中,由木材築起直線交叉不同角度的嚴謹結構,喚起的記憶是去年王澍在威尼斯建築雙 年展上獲獎的《衰變的穹頂》,同樣透過中國傳統木工法搭起西方石材圓頂結構。接受採訪時,王澍 說,這次的創作材料都是直接由木材廠提供,未經任何裁切,因此展出結束後,材料可全數拆卸另作 他用;而建造方式可完全自力造屋,只要手法程序熟練,要蓋要拆都可迅速獨立完成。然而,真正坐 落到「朗讀違章」的展名下,除了同樣身處屋頂的建築體相對位置,無論是使用性質或法定地位,都 像是一處架空的空間。向四方穿透可見諸多鄰近樓頂加蓋,一片片綠色鐵 皮封住的違建,竟無論如何都不像是同類關係,反倒只更突顯了民房違建 的無色與無力。 相較於王澍選擇在屋頂加蓋,謝英俊則跳脫出一般違建的存在空間,選擇 在巷弄內兩棟鄰樓縫隙,以他一貫的「簡化構法」,使用一般鋼管鷹架, 搭出幾處平台空間。同屬「城中藝術街區」的廢墟建築學院二樓,原先牆 垣四堵,意外地向外延伸出白色平台,正巧在此時回台準備工作坊的廢墟 建築學院負責人馬可相當興奮於所屬空間的擴張與跳脫窒礙。謝英俊笑著


說:「這《後巷桃花源》基本上就是場夢,因為這種空間是每個人都渴望的,但現實間不可行,所以 刻意用白色來突顯夢的感覺。」至於為何並未因應台北多雨的氣候,將避雨效果考慮在內,謝英俊則 苦笑回應,既然只能存在一個月,也就無必要耗費材料工時。 早已在許多地方都造過違建的謝英俊,與在中國利用大量被拆除房舍建材重新創造的王澍,在這次的 展出中,都選擇了輕簡的違章建法,試圖體現真實生活中違建的出現與瞬息消逝的命運。策展人阮慶 岳說,搭配著近日許多違建區火災或拆除,希望在與都更處和建設公司的合作關係下,讓人正視違建 的積極意義,並以正面態度對待。然而,瞬息消逝儘管是現象,卻從來不是違建戶的期待,如同走在 謝英俊作品下,一旁尚未遷走的婆婆上來抱怨,指責忠泰建設公司與建築師胡作非為,並在短短幾天 中多次向建管局舉發,身為這次違建戶的忠泰建設公司員工也無奈表示,附近居民的大量舉發,很可 能導致這次展覽提前拆除。一個展覽尤是,何況是民間沒有能力跑公文的違建戶? 連著兩天參與了「朗讀違章」的記者會與開幕典禮,體悟最深的約莫是都市發展局丁育群局長的談話, 對映著以文化為名而合法存在的兩個違建體,丁局長的演說更像是一場為展覽加分的行為藝術。 開場丁育群就以尷尬的語氣說:「這是有生以來我第一次這麼輕鬆地面對『違建』。」並接續說道, 這次展出提醒了人們,建築的意義在不同的環境中,到底意味著什麼。但究竟是「什麼」?丁局長並 沒有繼續談論。倒是接下來無論是王澍看著局長,在台上發言:「(台灣違建)讓我對這裡的政府產 生了敬意。」或是謝英俊說:「台灣的總統府就是最大的違建,你看每次慶典都要搭一堆遮雨棚,就 表示總統府最初設計的需求就根本不敷使用。」默默地,我看見丁局長偶爾接手機、擦擦汗,目光就 是無法盯著台上發言的人,忍不住替他口中「官規官制」的身分包袱感嘆起來。 想來丁局長絕對不是受策展人之邀而來,而是忠泰建設的邀請。在這場「朗讀違章」中,丁局長彷彿 是帶罪體與贖罪體的並存;而眾人談論「違建」意義,對照官方的存在,也成為在場最慘淡而無效的 言論。更為荒謬的是,這整場「朗讀違章」,正是在一個原先就打定主意作為都更基地的「城中藝術 街區」上發生。 都市更新前的朵朵曇花

關於城中區作為都更基地,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接受採訪時,誠懇地說道,整個街 區規劃,始於他與一些藝文圈朋友們的對話,理解了藝文圈缺乏空間的情況,正巧手上有適合的閒置 建築因而展開。四年半前,忠泰建設相中了延平南路和中華路一段間的這塊落沒街區,展開整合開發 案;約莫兩年後,整個開發計畫遇上瓶頸,收購戶數舉足不前,此時,他決定將忠泰建設所有約二十 棟建築釋放出來,讓藝文團隊進入使用,包括視盟、打開- 當代、台北當代藝術中心、莫比斯圓環創 作公社、河床劇團,以及忠泰所有的「生活開發」下提供藝術 家(姚瑞中為首的七組當代年輕藝術家)的「藝術七門町」等, 陸續進駐到此。


根據忠泰建設原先規畫,整個「城中藝術街區」至今年九月就要吹熄燈號,並進行都更作業,而上述 團體也將在建築全面拆除、興建大樓後,另覓他處。因此,此區域成為《今藝術》報導者吳牧青口中 的「都更實務展演場」,而忠泰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也成為「建藝勇為」的商人。 必然,與李彥良先生長談過,就得以理解他身處母公司、基金會與藝術家中間人的尷尬位置,包括他 說的,「有些藝術家私底下覺得是他們在幫我們」,或者「有些操作在母公司是有不同意見的」。更 為明確的例子是,街區發展後,忠泰與居民的關係並未改善,相反地,有些原先在此做生意的居民, 因著街區熱鬧而生意看漲,更加不願讓售給建設公司,導致土地合併「比我們預期來得進度落後,因 此原先九月要停止經營的計畫,可能再向後延遲。」 包括所有因著當地藝文活動而來的利益,表面上也並未由忠泰獲益,「我們並沒有透過這些去申請任 何容積獎勵,我不是什麼獎勵都要拿的……甚至之前都更處說,這個藝文活動的進行方式很可行,打 算要納入都更條例的容積獎勵項目中,我就跟他說:『你要這麼做,我不會反對,但我不會去申 請。』」 看上去,是一名開發商放棄商業利益,進行藝文援營的好例證。在李彥良眼中,這塊基地的閒置,也 不是個「養地」的行為,所謂「能開發而不開發,才真正叫做養地。」到底什麼叫做「養地」,可不 是我們這些市井小民能定義的,但至少我們可以查到,還在一年半前(98 年 9 月),同一區屋齡不到 兩年的電梯大樓,每坪成交價約四十五萬,隔年 10 月,七年的電梯大樓成交價就攀升到每坪約五十 三萬,而附近目前出售中的豪宅,已經高達一坪八十萬以上。藝文活動的贊助或許稱不上養地,然而, 藝文的進駐,房價不可能處在加值不加價的情況,卻是有目共睹。再加上,原先純粹由建商與藝文團 體共同經營的「城中藝術街區」,今年突然加入早已被諸多團體詬病的「都市再生前進基地」(簡稱 URS),成為 URS89-6,忠泰更在近日標下去年六月都更處向國產局借來的 URS21 中山配銷處經營權。 「我們的標案規定寫得很清楚,不得有任何營利行為……既然人家說我們養地賺錢,那我們就來養一 塊根本不是自己的地好了。」李彥良語帶不平地說。 然而向下詢問,中山配銷處附近是否有忠泰的建案時,他也坦承地點頭。豈止應該點頭,忠泰集團在 中山區,光是去年推出的兩個建案就被稱為「秒殺建案」,堪稱中山區房產王。而 URS 這類原先是 公產公用的都市再生概念,在今天突然竄出民間都更案前閒置空間的加入,每年最高可申請都更處一 百二十萬的補助,以養殖民間建築業的都更基地品質,投置在這塊原先就預計被拆除,且還是建築資 本家未來的獲益商品中。試問,「城中藝術街區」的游牧藝術家們、被藝文活動惹惱甚而驅離的住戶, 以及出錢養殖建商藝文形象的大台北居民們,該如何理解這個「建藝勇為」的都更實驗場?

2011 0318[破週報]都更處與建設公司攜手「朗˙讀˙違˙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