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細胞們的隨寫 散文

B97B01026 生科四 謝秉男

能擁有漁房的我們,該感到幸運,並且珍惜。 大四了,漁房又變了一個樣子,每年總是有些新改變。但是人總是念舊的, 總是懷念第一次的感覺,總是懷念人事已非的記憶。大一懞懂的我,與我們,身 處於漁房封建制度的最底層,沒有明確區分所謂的大一桌、大二桌、大三桌、大 四桌,反正我們都在比解桌。 在比解桌吃飯、在比解桌討論微積分作業、在比解桌盯著電腦、在比解桌閒 話家常,當然,更少不了比解桌原本的用途:在比解桌拼蛙骨,那是多麼美妙的 記憶阿...藉由一根根的骨頭以及「只黏你手,不黏骨頭的三秒膠」把更多人與 記憶串聯在一起。 那時漁房雖有使用規範,但制度卻沒有那麼嚴謹,在漁房裡頭的每個人憑藉 著彼此的默契分食為數不多的桌椅、伴隨著垃圾的微微腐臭、以及滿地漫畫的漁 房之中,每個人,憑藉著默契,以及莫名的情感,找到了彼此的平衡。光是在諾 大的台大校園之中,得以有一個專屬於生科系學生的空間,的以擁有「在學校裡 頭的家」,那便已經是尊王級的幸福了。 想想有太多人得在總圖,活大,或是計中碰碰運氣,只為了找尋一張可供歇 息或是上網的桌椅;想想有太多人得在社科院與校本部之間奔波(雖然偶爾也要 跑跑醫學院/中研院)更別提共同課程以外其他可能的碰面了。 漁房,理所當然的,把我們聚在一起,交織出許多的愛恨情愁、更多的明槍 暗箭,細胞中各種訊息的交互作用可說是千變萬化呢!至少,得以光明正大的聚 在一起,這便是 B01 這個學號所賦予的最大幸運了,(當然也包含各種非 B01 學號的更多可能拉~~~) 置於還會發生甚麼故事呢?那就由__來寫了。


-嗨魚房

嘎轟

生科系館很高很大,每次從捷運 2 號出口背著背包,踢躂在紅色鋪磚的舟山 路,經過鹿鳴堂的時候,抬頭一看他就映入我小小的眼簾。 四樓的魚房是系館跳動的心臟,大小的活動或是日常的生活,同學間的感受 感情都在這裡成形,魚房對我來說─應該和系上的大家一樣─就像是我大學生活 的一個家。 而我對於魚房來說,一直都是個任性的小孩。剛進大學的時候因為感情、因 為很多新鮮的事物,我總要向外跑,急著去體驗人生,去碰觸社會的百態,所以 那時候魚房在我心中總不是重要的一個地方,而我就像個在外流浪的人兒,找不 到自己在台北的位置,一直到大一下受了傷,無處可去的時候我回到了魚房。那 時候我很悲傷,不知道哪裡去的時候我便坐在魚房,看著我的電腦螢幕開始哭, 哭到累了便睡,雖然沒有和周遭的大家說太多的話,但我知道,有一個地方能夠 包容我的情緒和哀傷。 一直到了大一的暑假辦了生科營、迎新宿營,魚房漸漸有了更加鮮明的模樣, 這裡已經不再只是一個空間,而是一個有了喜怒哀樂的回憶,裡面還有朋友,還 有家人,大家不只會關心你最近過得怎樣,還會為你的成長而感到真正的開心, 對我來說那是一種很重要的陪伴,雖然不常用嘴巴說出來,但我終於懂得人生其 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背。 大學生活已經過了一年半,時間有點快但中間卻已經發生了那樣多的改變和 離散,發生的故事常常像風,重要的是裡面擁有過的感受。雖然現在的我還不能 用簡單的笑容,說這就是人生,但我會記得這樣一個地方,隨時在我需要的時候 等著,像在異鄉的家一般,就算要逼逼的門還是讓我覺得很麻煩,但我還是會努 力地不讓學生證不見,只為了聽見一聲:「嘎轟,吃飯!」。 哈哈哈哈哈哈哈。


-魚房 魚房

陳偉民 生科二

我把打了很久的文章刪掉又刪掉,我不知道要用甚麼樣的主題串成一篇可以 好好形容魚房的文章。起初,我想要用人際關係很容易斷裂,但是魚房把大家牽 扯在一起,所以生科系的我們擁有彼此,感情不容易淡掉。結果:失敗。 後來我又寫了幾次想要稱讚魚房這個地方有多麼好,有多少優點,我平常可 以在那邊跟大家集合、交換課本、聊聊天。雖然會有一些缺點,但是魚房是個生 科系的好朋友,鳩咪。結果:失敗,比上一個還爛。 寫了又寫,怕大家笑我文筆爛。也怕文章不夠辛辣,被別人笑說是來濫竽充 數。突然想要形容我對魚房的感覺,我倒真的沒辦法像平常一樣一堆屁話滿出狗 嘴。如果說我喜歡魚房那裡,我會說,我喜歡練完球,只剩下少數幾個人在裡面, 我找他們聊聊天的感覺;我喜歡魚房裏頭只剩下用電腦的兩三個逼九九,跟他們 喇賽;我喜歡在魚房中癱在椅子上,就只是動動嘴巴…。 雖然看起來好像我只要能一直講話就可以活下去了,但是我最喜歡的是一種 隨性的感覺。魚房裏面,總觀下來,大家對甚麼事情都滿不在乎的。衣服亂丟、 垃圾滿桌。咦?好想常常有人在靠夭這些事情。不過講好聽的一點就是大家互信 信任沒有人會亂拿東西,而且大家在魚房都可以好好放鬆。 雖然我曾經有一陣子賭氣一個月都不進去魚房。現在想想,其實蠻白癡的。 我曾在魚房待一整個半夜,享受一個人;也曾經在魚房待一整個下午,看到 人就攀談。老實說,我到這邊已經不知道我自己在寫甚麼了,也沒有表達甚麼重 點,也看了大約上千則的臉書動態了。但是,我想魚房的感覺就是這樣吧。他就 像是生活的一部分,要你說,又說不出個所以然。抽走了,卻覺得好像少了甚麼, 可是似乎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寫到了這裡,才覺得生活中有好多好多想要抓住的人、想要抓住的東西。都 在,一點一點地溜走。所以,就在這篇沒甚麼營養的文章結尾,跟大家說一聲: 新學期加油!


-漁管發言﹝ 漁管發言﹝發炎﹞? 發炎﹞?

生科三 吳培安

魚房是為了生科的系胞們存在的,請不要讓系胞產生的廢物持續佔據魚房空間喔 喔喔喔喔喔喔!!"


-或許是同人 或許是同人? 或許是同人?

生科三 張紹強

今天晚上是個特別的日子。「大人」將要招見我,這可是無上的榮譽。 我從沒見過任何一位「大人」,而今天將要招見我的這位「大人」可是掌管 全星球最富饒的昇珂大陸的「大人」,在高層裡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一想 到這裡,我的胃就一陣緊縮,腎上腺素也開始大量分泌,血液循環快的我都看不 清地面了。不知道「大人」今天到底是為了甚麼事情,要見我這樣一個沒沒無名 的人呢? 手上的錶顯示著六點 20 分。我來得太早了。看著前方高達 12 層樓的建築, 胃又是一陣緊縮,站在大門口的廣場前,看著頭上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半透明圓 弧穹頂,內心猶豫著要不要推門而入。不過為了不讓「大人」認為我是個過於急 躁的人,我最好等到約定的七點那一刻前,再從容的進去。我最好在這剩下的半 個多小時好好的檢查一下我的儀容。特地設計的髮型沒亂,衣服也是我擁有最好 的,整體氣色看起來也不錯,其實我打扮起來也蠻帥的嘛。再看一眼手錶,才過 了 5 分鐘。要想點事情來分散注意力,不然等到 7 點,恐怕我的胃都穿孔了。 6 點 55 分。我戰戰兢兢地推開大門。剛剛做了 30 分鐘的心理建設一點也沒有消 除我的緊張,我感到胃液正在灼燒我的胃壁。努力忍住倒在通道一旁牆壁上休息 的衝動,我盡力保持意識的清醒,機械地走進剛剛門口警衛指向的小房間。 眼前一陣目眩,不知何時我已經站在這裝潢華麗的小房間裡了。 「就是你吧!我等你很久了。」 從前方長桌的另一端傳來一股磁性的聲音。 「我…我不是故意遲到的…」雖然好奇聲音主人長相,不過我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別緊張,我的意思是我等見你這一刻等很久了。」 「不知道大人今天特別叫我前來,是為什麼?我自認平日沒犯甚麼太大的過錯… 除了偶爾睡過頭、上班時會偷懶有的時候會翹班、偶爾會不遵守交通規則…真 的是偶爾而已…還有…」 「夠了。我今天叫你來,是有一樣任務要託付給你。」 「任務?」 「我打算把虞埅託付給你,你以後就是虞埅的管理者了。」 「您說虞埅?那個最繁榮的虞埅市?」


「沒錯。」 「可是我自認沒有那個能力治理好虞埅,況且我之前也沒有那個經驗…」 「不,大家都是如此的推薦你,所以我相信你一定辦的到。」 大家?我不禁疑惑地抬起頭,終於看清楚「大人」的長相。「大人」臉上帶 著一抹微笑,深邃的目光像是能把我看穿一樣。不過我自認平時人緣也沒有特別 好,好事總是輪不到我,難道是我的潛力終於被發現了嗎?還是… 「所以你的答案呢?答應,還是不答應?」 「…是的,我會盡我的能力做到最好的。」我聲音顫抖著如此答道。 別笑我老是那麼緊張。虞埅市可是全昇珂大陸最繁華的地區。這裡的人口密 度非常的高,而且許多別的大陸的人也時常駐足此地。 虞埅可以說是個完美的都市,先進的高科技讓這裡人人都擁有最先進的設備, 過於老舊的設備甚至擺著也不會被偷。這裡的人們甚至能夠只藉由高科技的產品 就能活下去,就算是不吃不喝不睡也能維持好幾天的生理機能。 而虞埅同時也擁有「美食之都」和「音樂聖地」的美名。在這裡可以找到來 自各地的美食,而且每天都會有更多的人慕名而來,順道帶來更多的財富。每次 一到用餐時間,虞埅的街頭便總是擠滿了人,各式各樣的香味撲鼻直來,要在用 餐時段擠進虞埅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古代有全能的神「宙斯」 ,而虞埅甚至擁有掌管美食的神「奧地波斯」 。傳說 中奧地波斯是一名對美食有異常狂熱的少女,但是在饑荒中見到大家因為食物不 足而逐漸死去,所以決定成為守護食物的守護神,為人們帶來奧地波斯的恩惠, 豐足的食物。而當人們營養不均衡而食用了過多危害身體的食物時,奧地波斯也 會將危害人們的物質,比如力披豆,以自己的身體將之吸收,偉哉!奧地波斯! 虞埅的音樂也是全國知名的。走在這裡,每經過一個轉角,就能聽見不同的 歌聲,這裡的人們天生熱愛歌唱,而且擁有一副好嗓子,即使坐在公廁前的流浪 漢也能彈著吉他,唱出動人的旋律。虞埅幾乎是人人都懂音樂,樂器的汰換率甚 至高過於電器的使用,走在路上四處都能見到各式各樣的樂器散落著,虞埅就是 一個這樣如此繁華的都市。 對了,虞埅也以生產俊男美女著名,就算迎面走來長得像吳 X 群的路人也絲 毫不用訝異…


「…你還要發呆多久?」磁性的聲音再度把我拉回現實 「虞埅現在可能沒有以前那麼的好,所以我才要派你去治理,你確定不會後悔?」 「當…當然!我一定會把虞埅變得更好的!」我興奮地回答。後悔?怎可能啊! 「那很好,你走過後面的門,選擇第四空間後,就會傳送過去了,記得要走左邊 的門。」「大人」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嘴角上揚的角度令我有些不安。 再傳送的途中,我不斷的想像虞埅的美好,怎麼也不敢相信這樣一份好差是 會落到我的頭上,那些推薦我的人八成腦袋都秀逗了吧。 空間傳送停止了。通往虞埅的大門就在眼前。 「呼……」我長長的做了一次深呼吸,秉住氣息,推開了眼前這扇據說通往美好 的大門… 唉?甚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7.細胞們的隨寫pdf4  

在比解桌吃飯、在比解桌討論微積分作業、在比解桌盯著電腦、在比解桌閒 話家常,當然,更少不了比解桌原本的用途:在比解桌拼蛙骨,那是多麼美妙的 記憶阿...藉由一根根的骨頭以及「只黏你手,不黏骨頭的三秒膠」把更多人與 記憶串聯在一起。 B97B01026 生科四 謝秉男 置於還會發生...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