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46

不盡相同,可是最重要的還是要 召請師尊、佛菩薩的加持,以

經驗? 在出家以後有碰過,但這種

作。

請問您有否遇到瀕死者在助

華上師在臨終關懷方面已出了很

那時〈諾那精舍〉的智敏慧

我們去,除非瀕死者或是家屬跟

都是剩下最後一口氣了,才會找

到醫院時,家屬都是亂成一團,

「梁皇寶懺」,他以父親的名字

病危了,恰逢〈台灣雷藏寺〉作

有!有一位同門的尊翁已經

《真佛宗》修法儀軌為主軸。

多書,所以當時會去參考他的書

上師、法師很熟,或者是同門,

作「總懺主」,將功德迴向給他

念後又回復健康的情況?

來做,甚至有同門會去參加他們

才會想到要提早做臨終關懷的引

父親,接著又請法師到他家去誦

機會不多。台灣的風俗,當人送

的助念,學習重點及長處,把心

領。

借鏡。當時很流行的有《西藏度

時間其實很難估計,如果要等上

因為瀕死者從臨終到斷氣的

關於教育同門信眾這一點,

吵得我不能睡覺!」

然睜開眼睛說:「不要再唸了,

經迴向,念到半夜,他老人家忽

得寫下來,甚至怎麼去跟家屬對

亡經》、《西藏生死書》等書,

一天以上,那我們就要輪班,可

談、應對等,做為我們辦法務的

在從事臨終關懷法務時,也很有

是一般而言,礙於人手不足,真

您有什麼建議?

和家屬溝通各方面都有了模式,

務統一標準化,現在儀軌完整,

大多都可以長時間陪伴在側。所

己為親人做臨終引領,因為家屬

領,萬一我們不在,家屬可以自

現在,我們會帶著家屬做引

法,應該怎樣做下一步?都應該

還有瀕死者在斷氣前、後的作

殯儀館等地,應該要怎樣處理?

發生在家裡時,或發生在醫院、

「臨終關懷教戰手冊」,當情況

領。

的很難做到一直有法師在旁引

幫助。 自從師尊寫了《度過生死的

例如以前我們講「喪家」就很唐

以我們應該平常就要教育同門信

要做一套流程圖,讓家屬及主法

《真佛宗》應該設計一套

突,現在則講「主家」就讓人感

眾,充實有關臨終關懷的知識,

者按照流程圖,就知道下一步要

大海》,〈宗委會〉也將這項法

覺不一樣。

這樣人人都可以做臨終引領的工

請問您有沒有帶領瀕死者的

雜誌

42

Enlightenment184  
Enlightenment184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