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鼓 起 勇 敢 , 把 握 契 機

勇 契


突 然 出 現 的 聲 音 , 就 像 是 救 贖 一 般 感 動

「 需 要 幫 忙 嗎 ? 」


但 想 像 總 是 美 好 , 人 生 總 是 比 較 悲 慘 。

風 飄 走 , 腦 袋 中 浮 現 的 念 頭 是 「 什 麼 時 候 能 遇 到 我 的 白 馬 王 子 啊 ? 」

最 貼 近 自 己 的 風 景 了 。 騎 著 車 吹 著 風 , 少 女 的 思 緒 也 不 自 主 的 隨 著

一 個 景 物 抱 持 著 好 奇 心 , 因 為 她 怕 在 開 學 後 , 就 沒 有 時 間 留 意 這 些

騎 著 腳 踏 車 在 校 園 中 溜 搭 的 少 女 , 就 像 剛 見 世 面 的 孩 子 , 對 每

「 天 氣 真 好 , 校 園 真 大 ! 」

駒 , 開 始 漫 遊 在 校 園 之 中 。

對 少 女 來 說 都 是 驚 喜 , 簡 單 的 處 理 了 宿 舍 的 事 情 , 少 女 牽 著 她 的 愛

她 就 迫 不 急 待 的 進 到 了 校 園 里 , 剛 踏 進 這 陌 生 的 環 境 , 每 一 個 地 方

學 生 已 經 不 稀 奇 了 , 但 是 這 依 然 是 少 女 追 逐 夢 想 的 第 一 步 。 開 學 前 ,

懷 抱 著 夢 想 , 少 女 踏 進 了 大 學 這 個 神 聖 的 殿 堂 , 雖 然 現 在 的 大

前 , 可 以 一 起 過 著 幸 福 快 樂 的 日 子 。

白 馬 王 子 , 小 女 孩 們 總 是 期 待 著 他 , 希 望 有 一 天 能 出 現 在 她 們 的 面

每 個 小 女 孩 都 擁 有 一 個 夢 想 , 她 們 都 希 望 能 遇 到 一 個 心 目 中 的


「 需 要 幫 忙 嗎 ? 」

出 現 嗎 ? 」 在 少 女 又 沉 浸 於 自 己 的 幻 想 時 。

著 腳 踏 車 , 心 裡 想 著 的 卻 是 「 不 是 說 在 公 主 遇 到 困 難 時 , 王 子 就 會

絕 望 感 更 加 的 沉 重 了 , 「 誰 快 來 幫 我 一 下 阿 ! 」 少 女 不 知 所 措 的 擺 弄

一 人 , 想 來 是 沒 人 會 在 這 時 候 在 校 園 裡 閒 晃 , 四 周 空 蕩 蕩 的 環 境 讓

「 唉 呦 ! 好 痛 喔 , 怎 麼 辦 … 我 不 會 修 車 子 阿 ! 」 看 著 附 近 空 無

的 車 子 嘎 然 停 止 , 心 不 在 焉 的 少 女 來 不 及 反 應 的 摔 倒 在 地 上 。

一 個 響 亮 的 聲 響 , 鏈 子 很 不 識 相 的 跟 齒 輪 攪 和 在 一 起 , 行 走 中

「 喀 ! 」


「 好 了 , 可 以 騎 了 , 我 還 有 事 先 走 了 ! 」

著 那 位 帥 女 孩 發 呆 的 時 候 , 對 方 已 經 修 好 腳 踏 車 了 。

上 已 經 被 汗 水 打 濕 一 半 的 上 衣 , 可 能 是 剛 運 動 完 路 過 吧 , 在 少 女 看

那 位 少 女 , 與 其 說 是 少 女 反 而 更 像 個 男 孩 , 看 她 穿 著 運 動 服 加

「 喔 , 掉 鏈 子 喔 , 我 幫 妳 裝 回 去 就 好 了 。 」

但 至 少 , 有 人 伸 出 援 手 拯 救 她 了 。

這 白 馬 王 子 是 位 女 孩 子 阿 , 好 吧 ! 少 女 小 小 的 幻 想 就 到 這 邊 結 束 了 ,

少 女 以 為 是 白 馬 王 子 出 現 為 了 來 拯 救 她 的 時 候 , 仔 細 一 看 , 才 發 現

擋 在 身 後 的 腳 踏 車 「 不 好 意 思 , 請 問 妳 可 以 幫 我 修 腳 踏 車 嗎 ? 」 在

突 然 出 現 的 聲 音 , 就 像 是 救 贖 一 般 感 動 , 少 女 慌 忙 站 起 來 露 出


第 二 個 家 , 室 友 也 會 成 為 她 家 人 般 的 存 在 吧 。

趣 的 人 , 在 初 次 聊 天 的 過 程 中 是 愉 快 的 , 少 女 在 想 這 個 宿 舍 會 是 她

少 女 回 到 了 宿 舍 也 見 到 了 她 的 室 友 , 室 友 叫 做 晴 雯 , 是 個 很 有

少 女 來 說 真 是 救 命 之 恩 啊 !

「 下 次 遇 到 一 定 要 跟 她 道 謝 ! 」 雖 然 對 於 她 來 講 只 是 件 小 事 , 但 對

騎 著 剛 修 好 的 腳 踏 車 , 腦 海 中 想 的 一 直 是 剛 剛 那 女 孩 的 身 影

的 一 個 意 外 邂 逅 吧 !

少 女 回 神 過 來 的 時 候 , 她 人 已 經 不 見 了 。 好 吧 , 就 當 是 大 學 一 開 始

的 身 影 , 忽 然 意 識 到 一 個 問 題 「 等 等 , 少 女 還 沒 說 謝 謝 耶 ! 」 在

著 就 跑 走 了 , 原 來 她 不 是 運 動 完 路 過 , 而 是 正 在 練 習 阿 , 看 著 遠 去

只 見 她 試 轉 了 一 下 踏 板 , 然 後 隨 意 的 搓 了 搓 沾 滿 油 污 的 手 , 接


眼 神 的 交 會 讓 她 們 互 相 讀 到 對 方 的 想 法

「 原 來 是 妳 ! 」


「 原 來 是 妳 ! 」

但 眼 神 的 交 會 讓 她 們 互 相 讀 到 對 方 的 想 法 。

的 世 界 看 了 過 去 , 對 方 正 巧 也 看 了 過 來 , 視 線 的 交 錯 僅 僅 只 是 剎 那 ,

所 營 造 的 小 小 世 界 , 但 是 一 個 熟 悉 的 身 影 讓 少 女 不 自 主 的 脫 離 自 己

景 物 不 停 的 轉 換 著 , 不 停 從 身 邊 超 越 的 身 影 都 無 法 讓 少 女 脫 離 自 己

聽 著 音 樂 慢 跑 , 少 女 獨 自 沉 醉 在 自 我 的 世 界 當 中 , 身 邊 的 人 跟

場 慢 跑 是 少 女 每 日 必 備 的 事 項 。

才 能 有 足 夠 的 體 力 面 對 挑 戰 , 當 然 , 還 要 保 持 好 身 材 阿 ! 每 日 去 操

開 學 後 , 生 活 都 變 得 忙 碌 , 但 是 不 管 再 忙 碌 , 還 是 要 保 持 運 動 ,


「 沒 問 題 ! 這 次 我 就 盯 著 妳 , 不 會 讓 妳 再 跑 掉 了 。 」

情 的 要 阿 愣 謝 。 了 , 「 一 也 喔 下 請 ! , 妳 我 這 先 叫 表 等 許 情 我 佳 還 跑 穎 真 完 , 可 囉 叫 愛 ! 我 , 」 佳 原 佳 穎 來 穎 就 看 貌 可 起 似 以 來 被 了 帥 我 。 帥 的 抱 的 舉 歉 她 動 , 也 嚇 我 會 到 還 有 了 在 這 , 練 種 小 習 表 小 ,

抓 著 她 問 到 。

不 知 道 妳 的 名 字 耶 ? 我 叫 何 雅 妍 , 妳 呢 ? 」 雅 妍 停 下 了 慢 跑 的 腳 步 ,

沒 說 妳 就 走 掉 了 , 這 樣 可 不 行 呢 ! 我 一 定 要 好 好 謝 謝 妳 ! 對 了 ! 還

「 等 等 ! 終 於 又 見 到 妳 了 , 上 次 妳 幫 了 我 的 忙 , 我 連 謝 謝 都 還

再 讓 對 方 跑 掉 了 。

她 了 , 這 就 是 俗 稱 的 緣 份 吧 ! 這 次 一 定 要 好 好 謝 謝 對 方 , 絕 對 不 會

擦 身 而 過 的 她 就 是 之 前 幫 助 過 少 女 的 救 命 恩 人 ! 終 於 又 見 到


著 彼 此 吸 引 對 方 的 元 素 , 她 們 一 定 能 成 為 最 要 好 的 朋 友 吧 !

上 的 交 流 , 少 女 喜 歡 對 方 散 發 出 來 的 感 覺 , 對 方 也 是 一 樣 , 她 們 有

的 , 想 著 就 覺 得 有 趣 , 晚 餐 時 的 對 話 , 從 聊 天 逐 漸 深 入 , 開 始 想 法

人 的 好 奇 心 , 少 女 想 更 了 解 她 , 她 還 有 哪 些 面 向 是 等 著 被 少 女 發 覺

想 要 多 了 解 “ 她 ” , 當 一 個 人 發 現 她 不 為 人 知 的 一 面 時 , 會 激 起 別

一 頓 晚 餐 , 其 實 包 含 著 別 樣 的 心 思 , 雅 妍 想 要 認 識 對 方 , “ 她 ”

一 起 出 去 吃 晚 餐 , 就 當 上 次 妳 幫 我 的 答 謝 ! 」

「 我 都 還 沒 跟 妳 說 謝 謝 , 妳 就 先 搶 著 跟 我 道 謝 阿 , 好 啦 ! 我 們

雅 妍 一 眼 接 了 過 去 , 在 她 擦 臉 的 時 候 傳 來 了 一 聲 「 謝 謝 ! 」

滴 一 滴 的 落 在 地 上 , 雅 妍 拿 著 因 為 跑 步 而 攜 帶 的 毛 巾 給 她 , 她 看 了

看 著 練 習 完 的 佳 穎 , 她 雙 手 撐 在 膝 上 , 彎 著 腰 喘 著 氣 , 汗 水 一

夠 將 整 個 操 場 放 入 眼 底 的 地 方 , 這 下 就 算 對 方 想 跑 都 跑 不 掉 啦 !

雅 妍 燦 爛 的 笑 著 , 轉 身 走 到 了 操 場 邊 的 看 台 上 , 因 為 這 裡 是 能


是 很 奇 怪 ? 」 應 該 只 是 … 好 朋 友 吧 ?

女 生 與 女 生 間 的 情 感 , 開 始 讓 少 女 感 到 迷 惘 , 她 們 之 間 ,

「 才 沒 有 咧 ! 妳 不 要 在 那 亂 說 , 而 且 , 女 生 喜 歡 女 生 不


著 腳 踏 車 遊 玩 。 看 著 風 景 溜 過 身 旁 , 思 緒 也 會 變 得 開 朗 。

覺 真 的 很 奇 妙 , 因 為 腳 踏 車 是 她 們 相 遇 的 契 機 , 所 以 她 們 也 常 常 騎

佳 穎 也 喜 歡 往 外 到 處 跑 , 上 次 她 們 去 森 林 公 園 騎 腳 踏 車 , 這 感

真 的 ! 有 她 陪 在 身 邊 的 感 覺 真 好 !

是 非 常 不 舒 服 的 , 但 她 還 是 願 意 配 合 雅 妍 的 任 性 , 跟 她 一 起 打 鬧 ,

來 的 結 果 就 是 , 佳 穎 她 連 走 路 都 不 會 走 了 , 看 她 全 身 彆 扭 , 明 明 就

著 可 愛 的 娃 娃 , 穿 著 漂 亮 的 衣 服 , 把 她 像 娃 娃 一 樣 的 擺 弄 , 這 樣 胡

當 然 , 雅 妍 從 沒 有 放 棄 逗 弄 家 穎 的 想 法 , 雅 妍 總 是 想 讓 佳 穎 拿

的 時 候 , 那 面 色 凝 重 的 表 情 , 總 是 讓 雅 妍 覺 得 很 有 趣 很 想 笑 。

別 的 是 去 逛 運 動 用 品 店 。 看 著 佳 穎 非 常 的 認 真 在 考 慮 要 買 什 麼 東 西

距 離 越 來 越 近 , 她 們 開 始 會 出 去 逛 街 、 去 遊 樂 場 、 去 逛 夜 市 , 最 特

也 會 在 她 練 習 的 時 候 去 操 場 看 她 , 每 一 次 的 相 處 , 都 讓 兩 人 之 間 的

有 過 上 次 愉 快 的 聊 天 經 驗 後 , 雅 妍 漸 漸 的 會 主 動 去 找 佳 穎 出 去 ,


情 緒 構 成 的 音 符 , 這 是 她 們 的 享 受 , 這 屬 於 她 們 , 兩 人 的 世 界 。

互 相 傾 訴 著 自 己 的 心 情 , 辦 隨 著 海 浪 的 起 伏 , 少 女 們 也 畫 下 了 許 多

海 , 也 是 她 們 最 常 去 的 地 方 。 在 海 邊 的 咖 啡 廳 , 啜 飲 香 濃 的 咖 啡 著 ,

海 的 波 濤 是 樂 章 的 節 奏 , 雅 妍 喜 歡 在 海 邊 , 聽 海 、 感 受 著 風 ,

會 浮 現 她 的 臉 龐 , 少 女 也 無 法 控 制 嘴 角 的 上 揚 。

是 不 由 自 主 的 想 到 對 方 , 尤 其 是 路 經 運 動 用 品 店 的 時 候 , 腦 海 中 總

跟 的 她 的 朋 友 出 去 , 雅 妍 當 然 也 會 , 只 是 在 跟 朋 友 出 去 的 時 候 , 總

也 不 可 能 無 時 無 刻 都 在 一 起 , 她 們 還 是 擁 有 著 各 自 的 生 活 。 佳 穎 會

身 旁 , 這 是 種 默 契 。 她 們 都 是 對 方 生 活 中 的 一 種 習 慣 , 但 是 , 她 們

雅 妍 開 始 習 慣 她 常 常 待 在 的 身 邊 , 少 女 也 會 常 常 會 伴 隨 在 她 的

真 是 英 明 , 才 能 夠 交 到 這 麼 好 的 朋 友 。

是 卻 能 帶 給 她 厚 實 的 安 全 感 , 有 她 真 好 , 想 到 這 少 女 總 是 覺 得 自 己

快 速 的 滑 下 坡 道 , 看 著 眼 前 的 身 影 , 雖 然 不 是 廣 闊 的 背 膛 , 但


她 們 之 間 , 應 該 只 是 … 好 朋 友 吧 ?

的 心 底 喀 登 了 一 下 , 女 生 與 女 生 間 的 情 感 , 開 始 讓 少 女 感 到 迷 惘 ,

很 奇 怪 ? 」 聽 著 是 有 的 玩 笑 話 , 雖 然 知 道 對 方 並 沒 有 惡 意 , 但 是 她

「 才 沒 有 咧 ! 妳 不 要 在 那 亂 說 , 而 且 , 女 生 喜 歡 女 生 不 是

因 為 … 她 們 時 再 是 太 過 要 好 了 。

聽 到 回 答 如 自 己 預 料 時 , 晴 雯 忍 不 住 開 起 了 她 們 的 玩 笑 ,

「 喔 喔 ! 看 你 跟 佳 穎 這 麼 好 , 老 實 說 … 妳 們 在 一 起 對 吧 ! 」

「 嗯 ! 我 剛 剛 跟 佳 穎 出 去 阿 。 」 雅 妍 哼 著 小 曲 回 道 。

心 情 , 雖 然 大 概 猜 道 發 生 了 甚 麼 是 , 但 還 是 問 了 一 下 。

雅 妍 才 剛 剛 回 到 房 間 , 晴 雯 馬 上 就 發 現 雅 妍 那 掩 蓋 不 了 的 好

「 唉 喲 ! 心 情 這 麼 好 , 發 生 什 麼 好 事 啦 ? 還 是 跟 誰 出 去 玩 拉 ? 」


樣 應 和 著 , 但 心 底 闖 出 的 人 卻 是 佳 穎 , 她 們 到 底 是 甚 麼 樣 的 關 係 呢 ?

為 父 親 要 說 甚 麼 嚴 肅 的 話 題 , 結 果 是 跟 男 朋 友 有 關 , 雖 然 嘴 上 是 這

「 爸 ! 討 厭 耶 , 還 沒 有 啦 , 有 的 話 我 一 定 會 跟 你 說 的 。 」 還 以

「 交 男 朋 友 要 記 得 跟 爸 爸 說 , 不 可 以 隱 瞞 喔 ! 哈 哈 」

「 恩 ? 」

件 是 想 要 交 代 。 」 父 親 的 語 氣 突 然 顯 得 有 些 沉 重 。

「 好 啦 , 也 不 再 多 說 了 , 你 注 意 好 自 己 的 狀 況 吧 , 只 是 爸 爸 有

卻 包 含 著 無 比 思 念 的 沉 重 。

家 人 的 關 愛 , 是 離 家 的 遊 子 拼 搏 的 力 量 , 雖 然 只 是 簡 單 的 問 候 ,

「 沒 有 問 題 啦 ! 你 不 用 擔 心 , 我 很 好 。 」

「 最 近 學 校 過 的 如 何 ? 」


要 是 無 法 猜 測 對 方 的 想 法 , 那 就 等 待 對 方 的 回 應 吧 。

“ 他 … 喜 歡 我 嗎 ? ”


方 , 要 是 無 法 猜 測 對 方 的 想 法 , 那 就 等 待 對 方 的 回 應 吧 。

就 是 件 令 人 開 心 的 事 。 雅 妍 雀 躍 般 的 踮 著 腳 步 , 往 著 他 們 約 定 的 地

嗎 ? 雅 妍 開 心 的 想 著 , 不 管 是 否 接 受 的 問 題 , 只 要 有 人 喜 歡 自 己 ,

這 是 告 白 前 說 的 話 嗎 ? 也 許 在 今 天 , 我 會 有 不 一 樣 的 大 學 生 活

“ 他 … 喜 歡 我 嗎 ? ”

話 , 讓 雅 妍 的 臉 紅 了 起 來 , 想 起 當 時 他 侷 促 的 模 樣 , 讓 人 不 禁 遐 想 。

突 然 想 到 就 在 幾 小 時 前 , 一 位 交 情 不 錯 的 男 性 友 人 突 然 留 下 的

「 我 在 校 門 口 等 妳 」

也 許 白 馬 王 子 到 來 的 那 天 , 不 經 意 的 就 來 臨 了 。

都 說 戀 愛 是 大 學 必 修 的 學 分 , 而 雅 妍 也 還 在 等 待 他 的 白 馬 王 子 ,


在 喉 中 , 脹 紅 了 整 張 臉 。

瀚 元 才 剛 講 出 一 句 話 , 便 又 吱 吱 嗚 嗚 的 說 不 出 話 來 , 一 口 氣 卡

「 我 … 我 有 話 想 跟 妳 說 ! 」

看 著 瀚 元 些 許 慌 亂 的 舉 動 , 其 實 還 埋 有 趣 的 說 。

「 怎 麼 啦 ! 今 天 特 別 找 我 出 來 ? 」

雅 妍 稍 微 繞 了 一 下 從 瀚 元 的 背 後 拍 了 他 一 下

裡 , 是 屬 於 較 害 羞 內 向 的 人 , 但 是 今 天 她 給 人 的 感 覺 好 像 不 太 一 樣 ,

看 著 已 經 在 等 待 的 人 不 安 的 徘 徊 著 , 他 … 瀚 元 , 在 我 們 的 朋 友


是 屬 於 正 常 講 話 的 範 圍 了 , 就 不 再 勉 強 他 了 。

元 在 反 覆 深 呼 吸 的 過 程 中 平 復 了 緊 張 , 雖 然 還 是 有 些 結 巴 , 但 已 經

在 心 中 已 經 默 默 的 做 下 了 決 定 , 剩 下 的 就 順 其 自 然 吧 ! 看 著 瀚

待 , 也 許 … 那 才 是 我 該 選 擇 的 決 定 吧 。

個 畫 面 更 蠻 橫 般 的 衝 出 , 那 是 父 親 慈 祥 的 笑 臉 , 從 那 口 中 說 出 的 期

濃 烈 感 情 的 眼 神 , 那 個 感 覺 … 貌 似 比 現 在 更 加 的 強 烈 , 忽 然 , 另 一

正 迴 盪 著 問 題 時 , 突 然 彈 出 的 畫 面 卻 是 那 天 , 佳 穎 壓 在 身 上 那 充 滿

我 喜 歡 他 嗎 ? 好 像 也 還 好 , 談 不 上 很 喜 歡 , 但 也 不 討 厭 , 腦 中

我 告 白 的 話 , 我 要 答 應 嗎 ?

她 一 邊 再 等 待 著 , 一 邊 則 在 想 著 , 如 果 … 只 是 如 果 , 如 果 他 真 的 跟

妍 只 是 靜 靜 的 注 視 著 瀚 元 , 讓 瀚 元 知 道 , 她 很 認 真 的 在 等 待 他 說 話 ,

如 果 想 要 讓 瀚 元 能 說 出 他 想 說 的 話 , 就 只 能 跟 著 他 的 情 緒 引 導 。 雅

雖 然 在 這 時 候 雅 妍 很 想 開 玩 笑 捉 弄 他 , 但 顯 然 不 適 合 在 現 在 ,


於 這 次 告 白 已 經 不 抱 持 任 何 的 期 待 了 , 反 正 , 他 已 經 把 他 想 要 表 達

到 被 口 水 嗆 到 , 整 個 就 超 遜 … 也 許 , 她 不 會 接 受 吧 ! 瀚 元 在 心 中 對

瀚 元 在 說 完 後 只 敢 低 著 頭 , 因 為 太 過 緊 張 跟 害 羞 了 , 居 然 還 講

能 肯 定 這 個 , 妳 … 妳 願 意 , 願 意 跟 我 交 往 嗎 ? 」

我 不 會 表 達 , 我 也 不 知 道 要 怎 麼 說 , 但 我 只 知 道 , 我 喜 歡 妳 , 我 只

但 是 ...

走 來 已 的 時 了 經 說 。 , 想 出 如 要 來 今 轉 了 他 身 , 只 離 剩 想 開 下 要 , 的 逃 今 也 離 天 不 這 做 是 份 的 他 壓 事 能 抑 已 決 , 經 定 就 讓 的 在 他 了 他 羞 。 向 到 還 後 想 沒 踏 挖 有 出 個 聽 一 洞 到 步 把 回 , 自 應 正 己 , 要 埋 瀚 跑 起 元

就 … 我 就 只 是 想 跟 妳 說 , 我 … 我 … 我 好 像 , 咳 咳 , 我 喜 歡 妳 !

「 雅 妍 , 或 許 妳 只 覺 得 我 是 朋 友 , 或 許 … 妳 也 沒 有 注 意 過 我 ,

「 嗯 ? 」

心 意 … 「 」 我 … 我 其 實 不 知 道 該 怎 麼 說 , 但 我 還 是 想 要 , 想 要 表 達 我 的


這 樣 對 所 有 人 才 是 最 好 的 樣 子 吧 !

看 個 瀚 元 像 個 孩 子 般 的 笑 著 , 那 股 喜 悅 也 感 染 著 雅 妍 , 也 許 …

「 嗯 ! 只 要 能 跟 你 在 一 起 就 夠 了 ! 」

的 男 人 是 不 會 讓 人 喜 歡 的 ! 」

「 不 過 … 我 們 還 是 慢 慢 來 吧 , 進 展 太 快 會 讓 我 感 到 不 安 , 急 躁

害 羞 的 性 格 , 現 在 只 想 歡 呼 跟 大 笑 。

的 這 兩 個 字 如 同 仙 樂 般 的 悅 耳 , 瀚 元 忍 不 住 歡 呼 了 起 來 , 一 反 他

「 我 說 ” 好 喔 ! ” 你 想 讓 女 生 說 幾 次 啊 ! 」 雅 妍 的 臉 也 是 羞 紅

瀚 元 不 可 置 信 的 抬 起 頭 , 呆 呆 的 看 著 雅 妍 「 妳 說 … ? 」

「 好 喔 」


無 法 盲 目 的 追 尋 自 己 的 心 , 那 就 … 回 應 家 人 的 期 待 吧 !


線 交 錯 的 瞬 間 , 露 出 的 不 是 悲 傷 , 而 是 笑 容 。

我 也 是 會 陪 妳 淋 雨 的 那 個 人 」

「 相 信 我 , 如 果 妳 的 世 界 下 雨 了 , 就 算 我 不 能 替 妳 撐 傘 ,


清 , 能 知 道 的 只 有 對 方 說 出 的 話 :

隨 著 她 的 起 身 , 雅 妍 也 將 頭 抬 了 起 來 。 背 向 陽 光 的 臉 也 無 法 讓 人 看

現 在 的 表 情 。 低 著 頭 雖 然 看 不 到 表 情 , 但 能 知 道 身 旁 的 人 站 了 起 來 ,

驟 變 的 氣 氛 讓 佳 穎 的 笑 容 僵 在 臉 上 , 雅 妍 低 著 頭 , 不 敢 看 佳 穎

「 佳 穎 , 我 交 男 朋 友 了 。 」

了 一 句 話

台 上 , 看 著 夕 陽 聊 著 天 。 兩 人 正 有 說 有 笑 的 時 候 , 忽 然 , 雅 妍 插 出

夕 陽 下 的 操 場 , 是 兩 位 少 女 共 同 欣 賞 的 風 景 , 他 們 一 起 坐 在 看

一 次 , 他 只 能 默 默 的 等 待 , 也 許 過 段 時 間 , 他 … 能 接 受 巴 。

默 默 的 將 問 題 往 心 底 擺 去 , 因 為 他 知 道 , 這 是 第 一 次 也 不 會 是 最 後

密 接 觸 時 , 總 是 被 雅 妍 不 經 意 的 迴 避 。 瀚 元 默 然 的 看 著 被 躲 開 的 手 ,

處 十 分 融 洽 , 卻 像 是 有 到 無 形 的 膜 將 兩 人 隔 開 , 當 瀚 元 想 要 有 些 親

常 的 的 緩 慢 , 根 本 不 像 是 兩 個 交 往 中 的 人 的 情 況 。 雖 然 兩 個 人 的 相

雅 妍 跟 瀚 元 之 間 的 感 情 , 逐 漸 升 溫 著 , 但 是 這 個 逐 漸 , 卻 易 異


來 顯 得 暴 躁 , 佳 穎 轉 身 便 自 行 離 開 了 , 像 是 想 盡 快 逃 離 這 個 地 方 。

「 別 說 了 , 雅 妍 , 我 今 天 累 了 , 先 回 去 了 ! 」 疲 累 的 聲 音 聽 起

「 佳 穎 … 」 看 著 那 疲 累 的 身 軀 , 雅 妍 有 點 擔 心 對 方 。

還 是 等 到 佳 穎 跑 完 。

雖 然 說 對 方 叫 雅 妍 先 離 開 , 但 是 怎 麼 可 能 放 心 的 先 離 開 阿 , 她

吧 雅 ! 妍 看 著 操 場 上 的 身 影 , 那 不 像 平 常 練 習 的 狀 況 , 那 比 較 像 … 洩 憤

「 反 正 妳 就 先 回 去 吧 ! 」 佳 穎 說 完 便 跑 下 了 看 台 , 開 始 奔 跑 著 。

形 容 , 這 是 糾 結 , 還 是 在 生 悶 氣 ?

「 佳 穎 … 我 … 」 雖 然 對 方 不 像 在 生 氣 , 但 感 覺 … 不 知 道 該 怎 麼

「 我 … 再 去 跑 一 下 步 , 妳 先 回 去 吧 。 」


展 現 過 。 雖 然 思 考 著 , 但 還 是 走 了 出 去 打 了 聲 招 呼 。

的 刺 進 瀚 元 的 心 , 割 在 瀚 元 的 身 上 , 這 最 燦 爛 的 笑 容 , 並 不 曾 對 他

的 朋 友 。 但 站 在 操 場 邊 看 著 她 們 嬉 鬧 的 時 候 , 雅 妍 臉 上 的 笑 容 深 深

瀚 元 走 往 操 場 的 路 上 , 他 知 道 雅 妍 的 習 慣 , 他 也 知 道 雅 妍 最 好

笑 是 容 會 。 陪 「 妳 相 淋 信 雨 我 的 , 那 如 個 果 人 妳 」 的 視 世 線 界 交 下 錯 雨 的 了 瞬 , 間 就 , 算 露 我 出 不 的 能 不 替 是 妳 悲 撐 傷 傘 , , 而 我 是 也

「 他 過 來 找 我 了 。 」 雅 妍 站 了 起 來 , 手 卻 忽 然 被 加 穎 抓 住

某 天 坐 在 看 台 邊 , 雅 妍 忽 然 看 著 遠 處 走 來 的 身 影 說 道 :

男 朋 友 的 關 係 , 讓 兩 人 的 感 情 有 點 下 沉 , 但 他 們 依 然 離 不 開 對 方 。

已 經 互 相 習 慣 對 方 的 彼 此 , 日 子 還 是 照 常 的 在 過 , 雖 然 因 為 有


妍 。 雅 妍 有 點 心 不 在 焉 的 問 道 。

「 甚 麼 日 子 ? 」

「 今 天 是 特 別 的 日 子 妳 知 道 嗎 ? 」 瀚 元 帶 著 期 待 的 眼 神 看 著 雅

的 身 旁 , 沒 注 意 到 的 是 , 佳 穎 那 眼 底 的 不 甘 。

「 好 喔 ! 那 我 先 走 了 , 掰 掰 ! 」 雅 妍 向 好 友 道 別 後 便 跟 上 男 友

「 小 妍 , 走 吧 ! 我 們 去 吃 飯 吧 。 」

難 受 。 「 嗯 , 妳 好 。 」 簡 單 的 言 語 問 候 , 也 沒 有 辦 法 掩 蓋 佳 穎 眼 中 的


「 抱 歉 … 我 … 」 看 著 瀚 元 傷 心 的 臉 , 雅 妍 也 覺 得 很 痛 心 , 但 …

那 瞬 間 , 一 隻 手 擋 住 了 瀚 元 , 這 短 短 的 距 離 , 卻 已 經 是 鴻 溝 了 。

雅 妍 , 逐 漸 俯 身 的 動 作 , 無 不 顯 示 出 他 的 意 圖 。 在 雙 唇 快 接 觸 到 的

瀚 元 顯 得 有 點 無 助 , 默 默 的 凝 視 著 雅 妍 , 漸 漸 的 , 慢 慢 的 靠 向

我 不 急 , 但 我 不 安 , 好 像 妳 … 隨 時 會 離 開 我 一 樣 , 雅 妍 … 」

不 開 心 嗎 我 們 都 這 樣 走 過 來 了 , 而 我 們 卻 , 還 是 像 朋 友 一 般 , 不 急 ,

答 應 了 , 我 真 的 很 開 心 , 真 的 , 開 心 到 都 要 飛 起 來 了 。 只 是 … 妳 很

天 , 我 做 了 很 久 的 心 理 準 備 , 我 也 做 好 了 被 拒 絕 的 準 備 , 但 是 … 妳

「 今 天 是 我 們 交 往 的 第 100

她 真 的 不 知 道 該 怎 麼 辦 , 因 為 這 不 是 她 要 的 感 覺 , 她 還 是 沒 辦 法 接

?

受 … 「 他 」 。

天 , 在 當 初 下 定 決 心 跟 妳 告 白 的 那


不 停 的 重 複 著 對 不 起 。

看 著 已 經 淚 流 滿 面 的 瀚 元 , 雅 妍 真 的 不 知 道 該 怎 麼 反 應 , 只 會

麼 容 易 放 下 , 這 段 感 情 反 而 像 虛 假 一 般 。 」

是 , 事 實 證 明 我 沒 辦 法 , 我 沒 有 辦 法 這 麼 簡 單 的 放 下 , 如 果 真 的 這

「 我 很 想 豁 達 的 說 出 ” 沒 關 係 , 只 要 妳 知 道 我 在 妳 身 旁 ” , 但

崩 潰 的 哭 了 出 來 , 雖 然 說 他 早 有 預 料 了 。

「 對 不 起 … 哈 哈 , 道 歉 … 沒 辦 法 彌 補 傷 口 阿 ! 」 瀚 元 這 時 已 經

「 對 不 起 」

原 本 沉 默 不 語 的 雅 妍 , 只 淡 淡 地 說 了 一 句

在 , 妳 是 喜 歡 她 的 對 吧 ? 」 說 道 這 邊 , 瀚 元 的 聲 音 已 經 開 始 顫 抖 了

「 雅 妍 … 坦 白 說 , 我 可 以 感 覺 到 佳 穎 對 妳 來 說 是 一 個 特 別 的 存


望 , 我 們 還 能 做 朋 友 吧 ! 」

自 己 , 反 正 事 情 到 這 種 程 度 了 , 我 們 也 就 分 手 吧 ! 希 望 … 也 許 是 奢

「 我 不 是 要 來 聽 妳 的 抱 歉 的 ! 而 是 妳 到 底 能 不 能 好 好 面 到 妳

瀚 元 努 力 的 抑 制 住 自 己 崩 潰 的 情 緒 說 道 。


相 合 的 兩 個 世 界 , 即 使 再 貼 近 也 只 是 … 兩 個 世 界


我 都 不 明 白 我 要 甚 麼 , 那 我 該 如 何 去 追 求 ?


「 心 」

我 穎 的 的 嗎 心 ? 不 會 停 不 的 會 在 … 對 這 我 一 訴 切 說 都 , 只 我 是 愛 自 的 我 人 催 不 眠 是 , 瀚 我 元 搞 , 不 那 懂 我 , 我 … 真 又 的 真 搞 的 不 喜 懂 歡 … 佳

愛 情 應 該 是 愉 悅 並 且 自 由 的 吧 ? 那 為 何 我 會 如 此 的 痛 苦 ? 我

從 當 中 獲 得 一 絲 舒 緩 。

清 的 情 感 , 只 能 沉 思 … 望 著 波 瀾 的 海 面 , 看 著 無 垠 的 大 海 , 希 望 能

平 擰 成 山 川 的 眉 頭 。 獨 自 一 人 坐 在 海 邊 , 少 女 眼 中 中 滿 混 亂 , 說 不

海 邊 的 風 在 喧 囂 , 理 不 清 的 是 混 亂 的 思 緒 , 風 輕 撫 著 , 也 撫 不


「 朋 友 會 怎 麼 看 我 ? 」

「 爸 爸 能 接 受 嗎 ? 」

「 如 果 我 真 的 跟 佳 穎 在 一 起 ? 」

歡 ? 但 是 … 我 跟 瀚 元 也 已 經 …

實 我 也 是 喜 歡 瀚 元 , 卻 被 佳 穎 的 感 情 影 響 ? 還 是 我 其 實 兩 個 人 都 喜

卻 給 不 出 應 有 的 回 應 , 那 還 不 如 早 早 結 束 對 彼 此 都 好 , 還 是 說 … 其

那 瀚 元 呢 ? 他 為 我 付 出 這 麼 多 , 說 不 動 心 是 騙 人 的 , 但 是 我 …

「 我 真 的 喜 歡 佳 穎 嗎 ? 」

我 都 不 明 白 我 要 甚 麼 , 那 我 該 如 何 去 追 求 ?

「 我 到 底 想 要 甚 麼 ? 」


她 一 點 點 的 包 容 , 包 容 這 紛 亂 的 情 緒 。

考 了 , 放 空 是 唯 一 的 選 擇 , 呆 呆 的 看 著 大 海 , 渴 求 著 那 大 海 能 給 予

到 最 後 剩 下 的 只 是 死 結 , 腦 袋 已 經 疲 累 了 , 沒 有 辦 法 再 做 更 多 的 思

並 衝 擊 著 雅 妍 , 思 路 如 同 交 雜 的 線 球 , 找 不 清 頭 尾 , 理 不 開 , 拉 扯

少 女 的 心 非 常 的 亂 , 真 的 好 亂 , 有 著 太 多 太 多 問 題 不 停 的 出 現

另 一 名 少 女 的 心 了 呢 ?

嗎 ? 雅 妍 把 臉 埋 進 雙 臂 中 , 上 次 她 的 逃 避 , 是 否 已 經 深 深 的 傷 害 到

我 真 的 做 好 準 備 面 對 困 難 了 嗎 ? 但 是 到 最 後 … 她 , 還 能 接 受 我

爸 爸 反 對 的 話 , 這 個 戀 情 是 有 意 義 的 嗎 ?

受 並 給 予 祝 福 的 嗎 ? 如 果 他 不 能 接 受 的 話 , 這 個 感 情 值 得 嗎 ? 如 果

好 歸 宿 , 他 多 麼 希 望 看 到 我 幸 福 的 樣 子 , 這 樣 子 的 戀 情 , 是 他 能 接

我 有 辦 法 承 受 親 朋 好 友 間 的 壓 力 嗎 ? 爸 爸 著 麼 期 望 我 能 有 個


我 要 的 … 到 底 是 「 她 」 還 是 「 他 」 ?


做 的 決 定 我 都 會 支 持 妳 的 ! 因 為 … 我 是 … 妳 的 朋 友 ! 」

「 我 不 知 道 該 跟 妳 說 些 甚 麼 , 但 我 能 跟 妳 說 , 只 要 妳


好 像 又 抽 了 一 下 。

就 算 要 說 也 是 我 欺 負 他 吧 , 忽 然 又 想 起 瀚 元 那 故 作 堅 強 的 笑 容 , 心

「 沒 有 拉 , 他 怎 麼 會 欺 負 我 , 只 是 我 們 … 」 雅 妍 苦 笑 了 一 下 ,

我 說 , 我 幫 妳 出 氣 ! 」

「 怎 麼 啦 ! 看 妳 最 近 這 麼 冷 淡 ? 怎 樣 ? 瀚 元 欺 負 妳 啊 ! 快 跟

輕 地 推 了 她 一 下 , 看 了 一 下 晃 到 自 己 眼 前 的 身 影 , 原 來 是 晴 雯 。

「 幹 嘛 一 個 人 悶 悶 不 樂 的 啊 ? 」 忽 然 一 個 人 從 雅 妍 身 後 出 現 輕

面 的 葉 子 , 盪 起 了 一 圈 一 圈 的 漣 漪 , 打 破 了 當 下 停 滯 的 時 間 。

放 空 的 寧 靜 , 讓 她 連 手 中 的 葉 子 都 掉 落 了 也 渾 然 不 覺 , 落 在 湖

靜 地 放 空 著 。

的 湖 邊 , 默 默 地 撿 起 一 片 樹 葉 在 手 中 戳 揉 著 , 呆 呆 地 看 著 湖 面 , 靜

就 算 是 思 考 過 了 的 問 題 , 依 然 是 紛 亂 不 清 , 雅 妍 走 到 了 校 園 裡


「 等 、 等 等 … 妳 不 會 真 的 … 妳 確 定 嗎 ? 」

直 到 現 在 的 氣 氛 , 晴 雯 才 發 現 不 太 對 勁 , 錯 愕 地 看 向 雅 妍

「 我 … 我 不 知 道 。 」

也 只 剩 苦 笑 地 說 到

到 沒 有 辦 法 再 偽 裝 了 , 她 沒 有 辦 法 在 控 制 自 己 的 情 緒 了 , 只 能 苦 笑 ,

這 句 話 如 同 針 一 般 深 深 地 刺 到 了 雅 妍 的 心 裡 , 她 的 心 很 痛 , 痛

最 愛 的 佳 穎 的 懷 抱 了 嗎 ? 哈 ! 」

「 他 沒 欺 負 妳 , 妳 還 這 麼 心 煩 , 還 是 說 … 妳 要 拋 棄 瀚 元 投 奔 妳

心 一 點 。

事 情 的 樣 子 , 晴 雯 也 沒 有 察 覺 , 只 是 自 顧 自 地 開 著 笑 想 要 讓 雅 妍 開

雅 妍 心 裡 早 有 無 數 的 情 緒 在 翻 騰 , 但 表 面 卻 裝 的 沒 有 發 生 任 何


晴 雯 眼 中 的 情 緒 , 不 是 鄙 視 也 不 是 敷 衍 , 而 是 支 持 與 堅 定 。

我 都 會 支 持 妳 的 ! 因 為 … 我 是 … 妳 的 朋 友 ! 」

「 我 不 知 道 該 跟 妳 說 些 甚 麼 , 但 我 能 跟 妳 說 , 只 要 妳 做 的 決 定

開 腳 步 時 , 她 的 手 卻 已 經 被 抓 住 。

越 想 只 是 更 加 的 恐 懼 , 逃 離 至 少 還 可 以 暫 時 避 免 , 正 當 雅 妍 邁

對 方 會 用 什 麼 樣 的 眼 神 看 她 , 鼓 勵 ? 支 持 ? 還 是 … 厭 惡 ?

都 出 了 一 句 話 後 只 想 馬 上 離 開 , 她 不 敢 再 待 下 去 , 因 為 她 不 敢 保 證

看 到 朋 友 那 難 以 置 信 的 表 情 , 讓 雅 妍 感 到 難 受 跟 暴 躁 , 她 隨 口

「 我 不 知 道 啦 ! 」


氣 去 面 對 自 己 。

外 乎 是 一 道 破 曉 的 曙 光 , 至 少 , 這 是 一 劑 強 心 針 , 讓 她 能 夠 更 有 勇

雖 然 只 是 一 句 簡 單 的 支 持 , 但 對 現 在 雅 妍 昏 暗 的 心 情 而 言 , 不

到 胸 口 那 鬱 結 的 大 石 稍 微 的 紓 解 開 來 。

看 到 屬 於 朋 友 的 那 份 支 持 , 雅 妍 心 中 的 感 動 無 法 言 喻 , 只 感 覺

「 晴 雯 … 」


「 爸 … 如 果 我 喜 歡 的 是 女 生 , 你 … 會 生 氣 嗎 ? 」


做 不 到 。

現 在 只 想 逃 離 這 里 , 但 是 我 已 經 害 怕 到 連 腳 都 不 聽 使 喚 , 連 離 開 都

在 現 在 我 才 明 白 , 自 己 以 為 建 立 好 的 提 防 , 如 同 紙 一 樣 的 薄 弱 , 我

當 我 以 為 我 已 經 做 好 心 理 準 備 , 可 以 面 對 父 親 的 反 應 了 , 但 是

「 爸 … 如 果 我 喜 歡 的 是 女 生 , 你 … 會 生 氣 嗎 ? 」

出 了 一 句 話

說 詞 , 也 在 不 停 的 猶 豫 中 消 磨 掉 , 終 於 在 最 後 壓 榨 出 全 身 的 勇 氣 問

壓 力 和 恐 懼 形 成 一 個 慌 亂 的 旋 渦 , 吞 噬 掉 腦 中 的 一 切 。 原 先 設 想 的

看 著 父 親 , 反 覆 演 練 過 的 對 話 都 哽 咽 在 喉 中 , 發 不 出 一 絲 聲 響 ,

息 , 卻 像 千 年 的 漫 長 。

卻 變 的 重 如 千 斤 , 雙 腳 也 像 生 根 般 的 無 法 踏 出 下 一 步 , 打 開 門 的 瞬

踏 著 沉 重 的 腳 步 走 到 家 門 前 , 平 時 很 輕 易 就 能 打 開 的 門 , 如 今


出 來 的 情 感 只 是 讓 我 的 哭 聲 更 加 的 響 亮 。

里 。 熟 悉 的 安 全 感 就 像 一 個 出 口 , 讓 壓 抑 的 情 緒 獲 得 了 釋 放 , 爆 發

父 親 沒 有 多 說 什 麼 , 只 是 默 默 的 走 到 我 的 面 前 , 將 我 摟 進 了 懷

剩 下 的 只 有 不 停 重 複 的 呢 喃 。

「 爸 … 別 丟 下 我 … 我 … 我 … 」 哽 咽 的 抽 蓄 讓 我 的 話 語 變 的 破 碎 ,

「 爸 … 你 不 要 生 氣 。 」

「 爸 我 好 怕 , 你 會 不 會 不 要 我 ? 」

他 ” , 我 喜 歡 的 人 是 ” 她 ” 」

「 我 試 過 了 , 我 真 的 試 過 了 , 但 我 沒 有 辦 法 , 我 沒 有 辦 法 接 受 ”

下 最 時 。 後 空 緊 彷 繃 彿 了 都 理 凝 智 固 線 了 終 , 於 無 斷 聲 去 的 , 壓 臉 力 淚 不 潰 斷 堤 的 般 壓 的 往 湧 身 出 上 , , 好 淚 沉 痕 重 畫 … 過 好 臉 痛 龐 苦 落 … ,

父 親 聽 完 沒 有 說 任 何 的 話 , 比 較 像 呆 愣 在 那 兒 , 沉 默 的 空 間 讓


「 爸 , 謝 謝 你 … 有 你 真 好 。 」

的 一 句 話 。

後 的 便 是 一 陣 倦 意 襲 來 , 她 靠 在 父 親 的 懷 裡 睡 去 , 依 稀 記 得 最 後 說

道 父 親 能 夠 理 解 我 , 壓 在 心 上 的 那 個 大 石 頭 終 於 粉 碎 了 , 在 放 鬆 過

「 嗯 ! 」 哭 到 累 了 , 也 沒 力 氣 再 做 更 多 了 回 應 了 , 但 是 雅 妍 知

「 只 要 妳 認 為 妳 幸 福 。 」

「 爸 爸 只 是 想 看 妳 幸 福 而 已 , 如 果 這 是 妳 的 決 定 , 我 會 支 持 妳 。 」

「 乖 ! 不 哭 ! 爸 爸 不 會 不 要 妳 的 。 」


「 晚 安 , 祝 妳 有 個 好 夢 , 我 的 小 公 主 。 」

爸 爸 將 我 抱 了 起 來 放 回 我 的 床 上 , 他 親 吻 了 一 下 雅 妍 的 額 頭 。

父 親 看 著 懷 中 的 孩 子 寵 溺 的 笑 了 , 在 注 意 到 我 已 經 睡 著 之 後 ,

「 這 孩 子 真 不 讓 人 放 心 啊 ! 」


到 雅 妍 這 麼 輕 鬆 的 笑 著 了

佳 穎 看 著 雅 妍 問 到 , 她 已 經 有 段 時 間 沒 有 看

「 怎 麼 突 然 想 看 海 ? 」


是 發 自 心 底 開 懷 的 笑 , 這 是 那 麼 的 燦 爛 , 那 麼 的 美 。

都 有 一 到 無 形 的 牆 , 好 像 將 兩 個 緊 密 的 心 微 微 的 隔 開 。 但 現 在 , 這

笑 著 了 , 過 去 這 一 小 段 時 間 , 雖 然 兩 人 的 相 處 還 是 很 開 心 , 都 始 終

佳 穎 看 著 雅 妍 問 到 , 她 已 經 有 段 時 間 沒 有 看 到 雅 妍 這 麼 輕 鬆 的

「 怎 麼 突 然 想 看 海 ? 」

己 把 的 ! 過 , 去 因 糾 為 結 她 在 不 心 再 中 迷 的 惘 煩 。 惱 雅 喊 妍 出 開 來 心 , 的 我 歡 要 笑 做 著 我 , 自 情 己 不 ! 自 我 禁 要 對 面 著 對 海 我 吶 自 喊 ,

也 隨 之 高 漲 。 她 的 心 是 舒 暢 的 , 因 為 她 不 再 畏 懼 ; 我 她 的 意 是 清 晰

雅 妍 拉 著 佳 穎 的 手 歡 快 地 跑 在 沙 灘 上 , 看 著 旭 日 初 昇 , 她 的 心


「 許 佳 穎 , 我 喜 歡 妳 ! 」

深 吸 了 一 口 氣 , 清 晰 嘹 亮 的 聲 音 從 她 的 口 中 喊 出

情 , 深 厚 的 太 陽 更 加 閃 耀 了 雅 妍 的 身 影 。 突 然 , 雅 妍 轉 身 面 向 大 海 ,

來 , 在 最 後 一 個 問 句 出 口 後 雅 妍 看 向 了 佳 穎 , 眼 中 充 滿 的 濃 烈 的 感

了 準 備 了 , 但 是 , 妳 還 願 意 接 受 我 嗎 ? 」 雅 妍 一 邊 講 著 一 邊 站 了 起

人 跟 朋 友 給 了 我 勇 氣 , 而 我 也 從 妳 的 身 上 獲 得 了 信 心 , 如 今 我 做 好

「 佳 穎 … 我 跟 妳 說 喔 … 現 在 , 我 有 勇 氣 面 對 我 自 己 了 , 因 為 家

有 說 話 因 為 她 知 道 , 雅 妍 一 定 還 有 話 要 說 。

雅 妍 蹲 了 下 來 , 看 著 海 說 出 了 跟 問 題 不 太 相 關 的 話 , 但 佳 穎 沒

事 情 。 「 」 我 喜 歡 在 想 事 情 的 時 候 看 著 海 , 因 為 海 可 以 包 容 廣 闊 無 盡 的


影 子 , 表 達 出 主 人 們 的 愛 戀 、 交 融 ,

彼 此 知 道 對 方 都 屬 於 自 己 , 相 擁 而 吻 , 朝 陽 映 照 出 的 是 兩 人 纏 綿 的

聽 到 身 邊 人 的 回 覆 , 雅 妍 欣 喜 地 抬 起 頭 , 兩 人 的 眼 神 交 會 , 讓

「 何 雅 妍 , 我 也 喜 歡 妳 ! 」

著 對 方 的 回 應 , 但 她 能 感 覺 到 , 身 旁 的 人 也 深 深 的 吸 了 一 口 氣

到 了 雅 妍 的 身 旁 , 低 著 頭 的 雅 妍 無 法 看 到 佳 穎 的 表 情 她 只 能 默 默 等

怕 , 如 果 換 她 不 接 受 我 的 話 怎 麼 辦 , 不 安 漸 漸 從 心 底 爬 起 , 佳 穎 走

雅 妍 不 敢 轉 身 , 因 為 不 知 道 現 在 佳 穎 會 是 怎 樣 的 反 應 , 她 會 害


她 們 … 屬 於 彼 此 。


書名│《勇契》 鼓起勇氣,把握契機 小說作者│胡豈瑞 封面設計│李靜華、李瑞美 美術設計│李靜華 版面設計│胡豈瑞 發行人│沒事找肆 出版社│國立臺東大學_數位媒體與文教產業學系 總行銷│國立臺東大學_數位媒體與文教產業學系 出版日期:2013/6 初版一刷

定價 /200 元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數媒二 第四組 勇契 b5 電子書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