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葉書丞


失足 一個通往各個 盡頭的窄小長廊, 像是受困但也是 等待不定時快感。 走在一腳掌 寬的山脊或是懸 崖,左右太過傾斜 的不讓人有任何 餘地,每一腳每一 個踏步在抬起放 下的那最不穩定 的幾秒,或是跨坐 在山脊上稍作休 憩後的起身,重心 搖擺最激烈最謹 慎的那千萬剎那, 腳掌邊緣與地面 能結束生命之前讓自己好過的各種超速想法,一種處在不穩定狀態上突然震動的快 感,一種意外前的痲痹,一種失控到全面崩塌的幾秒。最後也許意外的又站了住腳 緊抓住平衡的重拾感,或者是墜落痛楚前的嗎啡或是亢奮劑,像是一生就是為了等 待這一秒。 如果是一個任何條件天馬行空的生活空間,對我來說舒適感變得沒那麼重要或 是沒那麼值得,我渴求的可能是一種經驗中最不常遇到的急限,也許是換一個什麼 代價去逃避現實,甚至換一個生命與未知的去試毒。


The model production


關於小模型的發展與想像,我試圖用偏直的形狀去模擬旋轉或 下陷的感受,或是用曲線曲型去扭轉材質,這是一種在比較有 限的材質下去對不規則空間的嘗試,逐漸出現兩種發展。


閱讀小屋 一個讀書環境,或是一 個暫時休息的場所,一個暫 時停留的位置,我不想讓只 能成為住家的另一種形式, 一種小屋小空間大改造的簡 單想法,對我來說他應該是 一個有各種可能的想法,也 許一個傾斜一個台階也可也 任一個人去認定他應該有的 功能或價值,而者整體上只 想呈現一個包圍的不太緊不 太鬆的,像是被從土裡延伸 的甚麼包圍。


DIAVOLO 關於把生存性、危險性帶入表演者這件事,危險和生存讓整個情緒變得很 單純,像是離地太久或是身體傾斜太不平常的心情共鳴,對我來說有種很奇 特的感覺,比方在最邊緣最臨界的那角落下一跳,或是伴著那種大道具大半 圓的隨著搖擺放身躺下,躺下後理所當然的下滑,下滑的太快速,卻不自然的 在最靠近懸崖的那端站起,伴隨著太多重力感或反重力的矛盾感。 對我而言的那個最危險視角,來自表演者與大型道具的彼此互相加速互 相拉扯,擺動雙手時整個平面搖晃得太激烈,又或是表演者與表演著之間互 相差擦身互相拋接的,往前一躍的離地太近又太快,或是往後一跳的離地太 遠,在空中的時間太舊,而在最邊緣的那端或是快結束快死亡的那端,總有個 快速接起或快速復原的反差;最奇特的視角,來自定點的想像,想像除了表 演著皆靜止的視覺效果,在曲折平面上的激烈滑動,非人的不自然跳躍,毫無 重力或不斷改變重力的太衝擊,突然跑太快跳太遠,或是忽然在最不平的地


Conceptual Model


一樓平面圖 S:1/50

地下一樓平面圖 S:1/50


一比一 關於從小建築發展這件事,我試著加強表演者的轉化,表演中舞者飛越的 瞬間,並不單只是特技雜耍的冒險或極限表演,在大道具大活動式建築的平行 依舊搖擺的同時,舞者的一躍或是一跳都有種時間暫停的錯覺,這可以是一種 垂直上升下降的另一種聯想。拋與接之中的地平線變化變成一種暫停或加速的 錯覺,而光與影佔了很大的影響。 我試圖用外力的加速讓洞口中的木網結構改變光鏡入的方式,進而加速周 圍較緩慢的光影變化,人在墜落或跳耀的瞬間一旁掠過之影也能加強失速的私 控感。



二下林 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