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民歌與中華文化 音樂是人類表達情感最直接的方式,甚至有說法表示,在語言出現之前, 就已經有音樂的存在,是人類思想的載體之一,也可說是社會行為的一種 形式,透過這樣的形式,人們得以互相交流情感和生活體驗,而其中作用 最為明顯的,就是「歌曲」。而語言則是記載人類情感思想的符號,與文 化之間的關係實密不可分,如極地國家愛斯基摩人的語言當中,同樣是 「雪」一個詞,他們又細分成「地上的雪」、「正在降落的雪」、「動霜 的雪」等特定名詞,許多的證據都顯示,語言與文化乃是互相影響的,語 言又可謂是文化的載體。而歌曲則是「音樂」和「語言」的結合體,它傳 達著人們的生活、情感、思想,因此想了解一個國家的文化民情,從當地 的歌曲著手是一個相當理想的方向。 歌曲又因生產方式的不同,分為民歌、藝術歌曲及現代歌曲,而其中最 具文化參考價值、最貼近人民生活的,則非「民歌」莫屬了。民歌就是民 間流行的歌曲,作者何人大多已失落,歌詞通俗,歌唱人民自身關心或身 邊的事物,甚至反映時代情況;若反應的是人們普遍的情緒,如愛情等, 則能在民間不斷地被傳唱、改編。早在中國古代,就已有「采詩」、「獻 詩」的政策,意即朝廷藉由採集當時民間流行的詩歌,了解當地民情的一 種做法。 中國的民歌最遠可追朔至 3000 年前左右,西周時代的「詩經」,尤其是 其中「十五國風」的部分,是蒐集自各國民間的詩歌作品,早期的國風多 為男女言情、歌詠神靈、勞動唱和之作,音調優美、迴旋反覆,反映著當 時豐衣足食、純樸的民風,如《十畝之間》、《野有蔓草》等。自厲王被 逐之後,出現了許多「變風」的作品,內容痛斥統治階級的剝削制度,如 《碩鼠》;寫征人之怨或寡婦之苦,如《何草不黃》等,在在都顯示出, 當時社會的動盪黑暗,動搖了人民的信仰,鬼神地位逐漸沒落,「天道遠、 人道邇」、「民為貴,君為輕」的人權思想抬頭了。 而後的「楚辭」繼承了詩經的精神,與詩經不同的是,詩經在西周之後, 鬼神思想便漸漸沒落,但楚國地處南方苗疆,巫教信仰本為大宗,加上楚 地高山大澤、雲霧瀰漫的地理環境,使得這樣的信仰更加深植民心,故楚 辭的內容大多與神鬼相關,並搭配音樂、舞蹈,用以娛神(也有娛人的效 果)。而相較於北方的中原,南方氣候溫和、謀生容易,政治組織、宗法制 度也教不嚴僅,因此楚國人大多較為浪漫、桀敖不馴,民歌的內容不同於 北方的「中正平和」,較多個人情感的宣洩,並以奇幻華麗的形式來表現。


漢武帝即位之後,設立了樂府官署,效仿周代的采詩制度,自全國各地 蒐集流行於民間的詩歌,以便「觀風俗,知薄厚」,其次也能與宮廷樂師 或文人所作詩歌配樂演唱,豐富宮廷生活。這些詩歌多記載人民的生活經 驗與感受,歌詞也相當的口語。內容包括戰爭搖曳之苦,如《戰城南》; 對貪官污吏的嘲諷,如《陌上桑》;更有對生命無常的感嘆,如《長歌 行》。其內容較之詩經時代的作品更富有個人特色,形式也不再拘泥於四 言,而是長短不等,更加的自由活潑。 而宋代以後的詞、曲更是民歌作品的代表。宋詞可說是詩經、樂府的延 續,乃是因應當時商業經濟繁榮,人民休閒娛樂需求的產品,伴隨當時新 興的流行音樂「燕樂」而興起,是一種外來胡樂 中國俗樂的結合。由於多用於瓦舍勾欄,因此內容以男女豔情為主,如 《敦煌曲子詞》中的《菩薩蠻》: 「枕前發盡百般願,要休且待青山爛…」。 但是到了宋代末期,宋朝國力衰退,即將面臨亡國,這樣的情調也充分的 反映在民歌當中,如《高陽台》: 「當年燕子知何處,但苔深韋曲,草暗斜 川。」。到了元代,北方少數民族入主中原,中國原有的民歌也從原本的 舒緩和美,感染了北曲特有的剛勁豪邁,歌詞也變得越來越厘俗。而在外 族的統治之下,中國文人往往備受打壓、冷落,心中憤恨難平,卻又無可 奈何,只能寄情山水,因此作品內容大多感嘆世道人心,或是借景懷古, 張養浩的《山坡羊》便是其中的經典: 「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 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道盡了當時中國人民的心聲。 到了近代,在歷經新文學運動之後,民歌有了新的變化。首先是語言方 面,再經過白話運動的洗禮後,歌詞變得更加的口語化,幾乎已完全脫離 了詩詞的形式。再者是傳播的方式,不同於以往發跡於鄉野,而是先由城 市竄起,再逆向流傳至巷弄田間。因應這樣的新風貌,因此我們稱之為 「現代民歌 。當時的時代背景,國民政府遷都來台不久,政治動盪不安,時有大型社 會事件發生,如「美麗島事件 。外交方面,退出了聯合國,中美斷交,激起了本土意識的崛起,台灣人 堅持要「唱自己的歌 。從經濟上來看,拜十大建設所賜,發展速度逐漸到達頂峰,酒足飯飽之 餘,人們對娛樂的要求也越來越大。在這樣「莊敬自強,處變不驚 的苦悶時局裡,台灣年經人最大的安慰和抒發就是詩歌文學。「現代民歌 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蓬勃發展了起來。如楊弦的《鄉愁四韻》,訴說著 台灣人民對中國故鄉的思念;李雙澤的《我知道》,表達的正是一種不崇 洋媚外,勇敢「唱自己的歌」的決心;羅大佑的《亞細亞的孤兒》: 「亞細


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沒有人要和他玩公平的遊戲。 唱出了台灣在國際外交上的悲哀處境。

民歌與中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