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破 批 西 陳 柏 銓 先 生

金 湖 休 閒 農 業 發 展 協 會 蔡 云 姍 小 姐 及 先 生 蘇 俊 傑

台 子 村 村 長 林 國 有 先 生

梧 南 社 區 發 展 協 會 總 幹 事 鄭 啟 章 先 生

水 井 社 區 發 展 協 會 林 文 欽 總 幹 事 及 邱 月 鳳 小 姐

牽 水 狀 文 化 維 護 協 會 理 事 長 曾 人 口 先 生

外 傘 頂 洲 老 夫 妻 陳 樹 杉 先 生 及 蘇 秀 愛 女 士

觀 樹 教 育 基 金 會 成 龍 溼 地 郭 淑 貞 小 姐

湖 口 村 理 事 長 羅 春 蘭 女 士

湖 口 村 村 長 李 登 進 一 家 人

龍 鬚 菜 養 殖 李 水 對 先 生 一 家 人

甩 採 茶 旦 林 珠 瑛 女 士

蕃 茄 果 農 許 清 水 先 生 一 家 人

曬 烏 魚 子 林 女 士 及 所 有 員 工

海 中 寶 李 佳 遠 先 生

鑿 井 師 傅 李 新 春 先 生

漁 民 吳 剳 先 生

綁 蚵 串 蘇 女 士

挖 蚵 李 女 士 及 其 孫 陳 家 佑 陳 品 佑

蚵 農 許 明 得 先 生 一 家 人

特 別 銘 謝


71

70


落 的 瑰 寶 —

跡 , 以 技 藝 讓 生 命 餘 韻 久 長 。

林 珠 瑛 阿 嬤 , 將 一 生 以 歌 聲 傳 唱 , 以 舞 步 留

在 這 裡 , 雲 林 , 尋 回 了 這 塊 在 人 們 記 憶 中 曾 經 存 留 的 寶 藏 , 遺

戲 臺 上 的 花 旦 , 逗 趣 討 喜 ; 戲 臺 下 的 花 旦 , 真 誠 爽 朗 。

蘊樂 藏天 驕笑 傲容 一中 生 的 寶 藏


69

68

阿嬤卸下濃妝後的面容更多了幾分慈祥和藹。


隨 記 憶 經 歷 永 恆 存 在 。

光 陰 的 滴 滴 點 點 。 戲 臺 下 的 人 生 是 場 不 會 散 場 不 會 落 幕 的 舞 台 ,

樸 實 , 就 是 最 珍 貴 的 幸 福 。 曾 經 的 苦 累 都 已 昇 華 成 笑 顏 , 點 綴 著

阿 嬤 對 現 在 的 愜 意 生 活 感 到 心 安 滿 足 , 子 孫 平 安 健 康 , 日 子 平 淡

和 我 莊 那 藹 們 , 天 。 每 幾 天 次 隻 空 來 小 不 訪 貓 再 時 在 飄 都 巷 雨 親 口 了 切 徘 , 招 徊 稻 待 嬉 穗 , 戲 色 卸 , 的 下 有 斜 濃 這 陽 妝 樣 徜 後 一 徉 的 位 在 面 恬 雲 容 淡 林 更 自 口 多 得 湖 了 的 鄉 幾 長 的 分 者 簡 慈 , 樸 祥 在 村

回不 憶落 依幕 然的 上舞 演台


67

66


樂音悠揚歌聲嘹亮,阿嬤的每一首歌曲都記載 著時光,歌詠著生命。


那 些 苦 與 笑 , 甜 與 淚 。

64

生 戲 碼 , 每 甩 出 一 次 採 籃 都 是 對 生 命 戲 曲 的 期 待 與 寄 託 , 小 小 的 竹

驗 , 面 對 採 籃 中 未 知 的 挑 戰 , 以 嫻 熟 經 驗 與 智 慧 底 蘊 去 詮 釋 每 一 齣 人

生 的 腳 本 再 多 麼 坎 坷 , 依 然 使 盡 全 力 演 出 每 一 場 劇 情 , 迎 接 每 一 次 考

彷 彿 身 為 配 角 的 甩 採 茶 技 藝 , 卻 是 林 珠 瑛 阿 嬤 一 生 最 重 要 的 角 色 , 人

拋 甩 手 中 採 籃   收 盡 人 生 甘 苦

傳 , 逐 漸 隱 沒 在 漫 漫 時 光 裡 , 遺 落 在 現 代 人 少 見 的 傳 統 歷 史 之 中 。

時 代 變 遷 , 娛 樂 場 所 愈 趨 多 元 化 , 這 樣 的 傳 統 特 技 在 現 代 已 近 乎 失

戲 開 演 前 暖 場 , 在 傳 統 台 灣 社 會 中 甩 採 茶 是 依 附 戲 團 而 存 在 。 但 隨 著

昔 日 甩 採 茶 表 演 , 台 上 台 下 的 詼 諧 互 動 總 是 與 觀 眾 打 成 一 片 , 為 歌 仔

眾 人 大 聲 驚 呼 。

在 空 中 擺 盪 幾 回 , 三 兩 下 的 身 手 便 將 採 籃 準 確 地 擲 入 觀 眾 懷 中 , 引 來

女 曾 孫 兒 都 齊 聚 一 堂 為 珠 瑛 阿 嬤 喝 采 掌 聲 笑 聲 此 起 彼 落 , 提 起 採 籃 ,

!

65

籃 , 牽 繫 著 阿 嬤 戲 劇 化 的 舞 台 , 乘 載 著 甩 採 茶 旦 一 生 數 不 盡 的 喜 悲 ,

在 這 樣 熱 鬧 的 午 後 廟 口 , 鄰 舍 村 民 包 圍 著 廟 埕 觀 賞 好 不 歡 喜 , 女 兒 孫

掌喚 聲醒 如歡 雷樂 的的 喝記 彩憶  


63

62


小小的竹籃,牽繫著阿嬤戲劇化的表演舞台。


61

60


跟 隨 著 音 樂 高 揚 直 攀 心 頭 , 我 安 靜 著 凝 望 許 久 。

那 一 刻 , 放 下 了 相 機 認 真 地 看 著 逐 漸 變 得 模 糊 的 身 影 , 感 動 情 緒

圓 潤 不 少 。

調 , 撫 弄 著 手 中 扇 巾 飄 然 起 舞 , 那 笑 顏 滿 溢 的 雙 頰 也 比 起 初 識 時

嬤 在 舞 台 上 依 然 奮 力 演 出 , 只 為 博 君 一 笑 , 聲 聲 高 歌 著 古 早 曲

為 了 這 次 正 式 的 演 出 , 在 家 中 練 習 多 日 , 看 著 體 力 不 如 以 往 的 阿

舞 弄 扇 巾   吟 唱 一 曲 時 光 之 歌

歌 舞 , 試 想 阿 嬤 內 心 必 然 感 觸 良 深 。

輕 舞 歌 唱 , 在 退 休 多 年 後 , 尚 能 以 如 此 姿 色 與 精 力 重 回 舞 台 演 唱

一 襲 緋 紅 豔 麗 的 戲 服 為 戲 場 增 色 不 少 , 從 容 緩 步 地 繞 著 場 中 婆 娑

熱 烈 的 擊 掌 聲 中 , 看 見 了 認 識 阿 嬤 以 來 最 開 懷 真 切 的 笑 容 。

管 弦 樂 伴 隨 其 豪 邁 的 演 歌 方 式 , 佐 以 輕 快 的 竹 板 節 奏 , 在 眾 人 的

車 鼓 戲 與 歌 仔 戲 之 優 柔 身 段 展 現 寶 刀 未 老 的 深 厚 底 子 , 悠 揚 的 南

採 茶 表 演 , 在 梧 北 村 的 調 天 府 廟 埕 粉 墨 登 場 ! 阿 嬤 以 活 潑 逗 趣 的

與 阿 嬤 幾 個 月 的 聯 繫 後 , 終 於 在 一 次 機 緣 下 , 親 臨 觀 賞 阿 嬤 的 甩

濃 妝 艷 服   粉 墨 登 場


阿嬤的甩採茶絕技,最遠曾拋給三層樓高的觀眾, 將近於十公尺。

59

58


57

56


過 , ﹁ 因 為 功 夫 下 得 深 ﹂ , 嘴 角 眼 光 都 滿 溢 著 得 意 神 色 。

體 態 嬌 小 的 珠 瑛 阿 嬤 卻 是 滿 腹 志 高 昂 揚 , 驕 傲 地 說 從 沒 表 演 失 誤

趣 的 甩 採 茶 表 演 詮 釋 淋 漓 。

練 就 扎 實 的 歌 仔 戲 班 底 子 , 演 出 詼 諧 的 花 旦 一 角 , 更 能 將 幽 默 風

三 年 的 光 景 習 得 甩 採 茶 功 夫 。 又 遠 赴 南 投 延 續 多 年 的 學 藝 生 涯 ,

伐 , 阿 嬤 翻 出 昔 日 留 下 的 泛 黃 四 句 曲 目 本 面 露 些 許 感 懷 。

不 太 識 字 的 她 只 能 靠 著 不 斷 練 習 去 牢 記 上 百 首 歌 詞 及 所 配 搭 的 步

採 茶 技 藝 , 從 基 本 的 化 妝 、 演 唱 技 巧 、 細 膩 舞 步 到 甩 籃 特 技 ,

十 三 歲 年 紀 便 離 鄉 背 井 出 外 拜 師 學 藝 , 到 屏 東 的 戲 班 子 裡 苦 練 甩

珠 瑛 - 戲 班 中 的 藝 名 , 伴 隨 著 阿 嬤 半 個 世 紀 , 從 小 家 境 貧 困 ,

苦 練 一 身 功 夫 一 生 驕 傲


在歲月鑿痕滿滿的臉龐,除了一層厚厚的紅粉胭脂, 還能依稀看見青春留下的淡淡風韻。

55

54


53

52


實 已 不 太 願 意 接 場 出 演 , 尚 特 地 為 我 們 秀 了 一 段 揮 扇 弄 巾 的 舞 步 。

整 的 頭 飾 與 首 飾 以 及 華 麗 的 衣 裳 仍 舊 保 存 如 新 , 年 長 且 身 有 微 恙 的 阿 嬤 其

為 了 我 們 的 前 來 , 阿 嬤 特 地 起 了 大 早 梳 化 裝 扮 成 正 式 的 表 演 造 型 , 收 藏 完

戲 裝 胭 脂 下 風 韻 猶 存


51

50


茶 旦 那 般 風 采 豐 腴 。

茶 旦 翩 翩 起 舞 , 而 阿 嬤 年 長 消 瘦 的 身 影 已 不 如 往 昔 相 片 中 的 甩 採

梧 南 之 光 匾 額 等 光 輝 , 照 亮 了 整 座 儉 樸 屋 宇 , 我 想 像 著 那 過 往 的

歷 史 光 榮 的 一 隅 , 電 視 台 採 訪 照 片 、 大 大 小 小 的 獎 狀 及 感 謝 狀 、

領 進 。 輕 輕 踏 進 屋 舍 中 便 注 目 於 左 側 的 灰 白 牆 上 , 那 面 佈 滿 過 往

濛 濛 細 雨 伴 隨 我 們 的 腳 步 到 來 , 於 街 上 問 道 , 熱 情 村 民 便 將 我 們

茶 開 八 旦 故 旬 。 鄉 的 高 林 雄 皆 , 得 嫁 阿 來 嬤 雲 , 林 在 五 口 十 湖 多 鄉 年 梧 歲 南 , 村 是 的 街 巷 頭 口 巷 裡 尾 , 無 一 人 個 不 人 曉 獨 的 居 甩 , 採 離

照滿 亮牆 儉的 樸過 屋往 宇光 輝


戲 曲 國 寶 的 甩 採 茶 旦

49

48

人 物 | 身 懷 絕 技 的 林 皆 得 女 士

場 景 | 雲 林 . 口 湖 鄉 . 梧 南 村

動 回籃籃眾煙的表戲甩 中 後中中手或採演前採 總 再甩的中糖茶當戲茶 為 編回物,果旦時,是 場 唱給品觀等須的也屬 面 一觀即眾,在情稱於 製 首眾興領以綁境作早 造 歌,編起熟上,﹁期 不 表觀唱這練線以換鄉 少 達眾一杯精的演茶村 樂 謝則首茶準籃唱車歌 趣 意依歌或地中的鼓仔 。 ,例演香身擺方﹂戲 一放唱煙段上式,開 來入,後將一即甩演 一禮再,採杯興採前 往金將隨籃茶演茶一 的,物觀拋、出旦種 精茶品眾甩一,必暖 采旦放放到根傳須場 互收入入觀香統將的

茶 湯 , 流 金 歲 月

八技細小 旬藝膩巧 國失舞採 寶傳步籃 猶光走滿 高陰踏載 歌裡過著 ,,,, 永乘歌採 不載仔茶 落歲戲旦 幕月一一 的於段生 戲記歷歷 曲憶史練 。,,,


47

46

意 時 光 。 這 是 雲 林 水 井 人 為 自 己 也 為 家 鄉 奮 鬥 的 傳 奇 , 猶 記 那 飽

而 蕃 茄 也 讓 多 年 的 客 戶 成 了 摯 友 , 總 是 與 朋 友 們 相 約 午 後 共 享 愜

恬 淡 生 活 , 與 世 無 爭 的 自 在 自 由 。 經 常 全 家 人 開 心 地 踏 青 出 遊 ,

滿 韌 性 , 也 是 為 土 地 及 人 生 拓 展 廣 度 與 深 度 的 執 著 , 怡 然 自 得 的

心 翼 翼 地 珍 藏 在 人 生 的 寶 盒 裡 。 ﹁ 我 會 一 直 種 下 去 ﹂ 堅 定 口 吻 充

!

滿 的 甜 美 像 是 許 先 生 全 家 人 的 笑 顏 , 還 在 腦 海 中 久 久 盤 旋 不 去 。

對 許 先 生 而 言 , 安 定 的 家 庭 與 豐 收 的 果 實 就 是 最 貴 重 的 寶 石 , 小

猶 記 那 飽 滿 的 甜 美 像 是 全 家 人 的 笑 顏

平 凡 的 溫 暖 人 情 。

華 美 熱 鬧 , 但 有 鄉 村 樸 實 寧 靜 。 這 裡 沒 有 城 市 的 冷 漠 喧 囂 , 只 有

這 個 最 貧 窮 的 村 莊 裡 安 住 著 心 靈 最 富 足 的 人 們 , 這 裡 沒 有 都 會 的

載 的 園 地 。

地 , 蕃 茄 果 農 的 人 生 彷 彿 也 蒸 散 了 不 堪 的 過 去 , 留 下 今 日 幸 福 滿

陽 光 依 然 閃 耀 土 地 上 的 晶 白 鹽 粒 , 也 照 亮 了 這 片 並 不 沉 寂 的 土

幸 福 是 最 平 凡 的 無 價 之 寶


45

44


福 惜 福 再 造 福 , 我 想 這 就 是 水 哥 在 人 生 中 最 豐 收 的 耕 耘 方 式 。

43

42

款 給 地 方 上 的 教 育 單 位 , 德 澤 許 多 共 同 生 存 在 這 塊 土 地 的 人 。 知

而 水 哥 不 僅 溫 飽 自 家 人 也 帶 給 村 人 安 定 的 工 作 。 更 資 助 了 許 多 捐

枝 採 果 與 灌 溉 , 每 日 與 田 園 中 的 蕃 茄 為 伍 。

哥 的 果 園 為 村 民 提 供 就 業 機 會 , 僱 請 這 些 大 哥 大 姐 在 園 裡 幫 忙 疏

住 在 水 井 村 的 居 民 , 在 這 鄉 下 地 方 很 少 有 大 型 的 產 業 發 展 , 而 水

中 , 雙 手 捧 著 這 些 甜 美 的 果 實 , 裝 著 一 桶 豐 碩 的 幸 福 。 他 們 多 是

星 芒 花 , 幾 位 果 農 忙 著 採 收 著 這 一 季 的 新 鮮 蕃 茄 , 來 回 穿 梭 在 園

在 溫 柔 晨 光 中 , 雙 腳 踏 入 蕃 茄 溫 室 裡 , 腰 際 糝 落 著 朵 朵 嫩 黃 色 的

釀土 就壤 生的 命鹽 的  甜


41

40


寶 地 裡 尋 獲 寶 藏 。

得 意 笑 說 。 的 確 , 種 蕃 茄 是 他 人 生 轉 彎 的 路 口 , 才 能 來 到 生 命 的

中 最 重 要 也 最 成 功 的 一 場 賭 注 , ﹁ 蕃 茄 帶 給 我 生 命 的 一 切 ﹂ 水 哥

過 , 才 成 就 今 日 的 自 己 與 家 庭 。 種 蕃 茄 第 十 三 年 了 , 這 是 他 人 生

上 的 報 導 而 結 下 良 緣 。 歷 經 多 年 的 洗 鍊 , 不 斷 研 發 培 育 , 苦 過 熬

而 至 , 高 知 名 度 促 使 果 園 種 植 更 多 的 產 量 , 愛 妻 也 是 因 為 電 視

奇 人 物 , 在 品 質 優 良 的 玫 瑰 蕃 茄 大 放 異 彩 之 後 , 許 多 媒 體 也 接 踵

如 今 , 土 地 予 以 結 實 累 累 的 幸 福 人 生 當 作 回 報 , 這 樣 貧 村 裡 的 傳

蕃回 茄甘 帶的 來人 生生 命  的 一 切


39

38


37

36

用心耕耘貧瘠土地,安居一方沃土, 用心灌溉貧乏人生,豐收一片幸福。


滋 養 了 貧 瘠 匱 乏 的 心 靈 。

年 的 血 淚 與 辛 酸 , 鹹 鹹 的 汗 水 也 澆 灌 了 這 片 鹽 地 , 踏 實 地 付 出 也

腳 下 的 土 地 愈 是 貧 瘠 , 他 愈 是 深 耕 用 心 。 多 次 的 嘗 試 與 失 敗 , 多

賭 注 , 背 負 著 身 後 的 冷 嘲 熱 諷 , 愈 是 被 看 不 起 他 愈 是 精 進 , 踩 在

一 次 , 在 哥 哥 的 勸 誡 下 返 回 故 鄉 , 決 心 改 頭 換 面 , 搏 下 最 後 一 場

在 台 北 與 朋 友 過 著 頹 靡 的 生 活 , 三 天 兩 頭 換 工 作 總 是 入 不 敷 出 。

眼 前 對 事 業 與 家 庭 都 心 滿 意 足 的 許 先 生 , 年 少 時 確 曾 迷 失 自 我 ,

愈人 是生 深愈 耕是 用貧 心瘠  


35

34


長 得 更 天 然 更 營 養 。

使 用 的 工 業 農 藥 及 肥 料 , 讓 這 裡 的 蕃 茄 隨 手 摘 來 便 可 嚐 鮮 , 也 生

粉 所 製 作 而 成 的 生 物 鈣 , 搭 配 菌 類 發 酵 液 , 取 代 一 般 傳 統 農 業 所

層 薄 薄 的 白 粉 是 收 集 雲 林 濱 海 地 區 四 處 可 見 的 蚵 殼 , 加 工 磨 成 細

滋 味 有 賴 於 天 然 有 機 的 種 植 方 式 , 讓 果 實 健 康 無 污 染 , 果 皮 上 一

果 園 , 水 哥 便 順 手 摘 了 幾 個 小 蕃 茄 給 我 們 品 嚐 , 皮 薄 多 汁 的 甜 美

手 , 客 源 愈 來 愈 茁 壯 , 客 戶 下 單 後 一 等 就 要 一 季 。 初 次 來 到 蕃 茄

即 使 價 格 是 市 面 一 般 小 蕃 茄 的 三 至 五 倍 , 仍 然 讓 吃 過 的 人 愛 不 釋

大 的 ﹁ 玫 瑰 蕃 茄 ﹂ , 這 裡 的 蕃 茄 在 短 暫 的 產 季 中 總 是 供 不 應 求 ,

水 哥 住 家 就 在 果 園 邊 , 成 疊 的 出 貨 紙 箱 堆 滿 了 前 廳 , 上 頭 寫 著 斗

努 力 不 懈 便 是 生 存 之 道


長 得 更 天 然 更 營 養 。

33

32

使 用 的 工 業 農 藥 及 肥 料 , 讓 這 裡 的 蕃 茄 隨 手 摘 來 便 可 嚐 鮮 , 也 生

粉 所 製 作 而 成 的 生 物 鈣 , 搭 配 菌 類 發 酵 液 , 取 代 一 般 傳 統 農 業 所

層 薄 薄 的 白 粉 是 收 集 雲 林 濱 海 地 區 四 處 可 見 的 蚵 殼 , 加 工 磨 成 細

滋 味 有 賴 於 天 然 有 機 的 種 植 方 式 , 讓 果 實 健 康 無 污 染 , 果 皮 上 一

果 園 , 水 哥 便 順 手 摘 了 幾 個 小 蕃 茄 給 我 們 品 嚐 , 皮 薄 多 汁 的 甜 美

手 , 客 源 愈 來 愈 茁 壯 , 客 戶 下 單 後 一 等 就 要 一 季 。 初 次 來 到 蕃 茄

即 使 價 格 是 市 面 一 般 小 蕃 茄 的 三 至 五 倍 , 仍 然 讓 吃 過 的 人 愛 不 釋

大 的 ﹁ 玫 瑰 蕃 茄 ﹂ , 這 裡 的 蕃 茄 在 短 暫 的 產 季 中 總 是 供 不 應 求 ,

水 哥 住 家 就 在 果 園 邊 , 成 疊 的 出 貨 紙 箱 堆 滿 了 前 廳 , 上 頭 寫 著 斗

人 回 歸 自 然   土 地 給 予 天 然


31

30


土 地 的 瑰 麗 寶 石 。

戴 著 翠 綠 的 蒂 帽 , 玫 瑰 紅 般 的 臉 頰 , 顆 顆 圓 潤 飽 實 , 是 閃 爍 這 片

一 家 生 計 的 經 濟 作 物 , 更 是 聲 名 遠 播 的 ﹁ 玫 瑰 蕃 茄 ﹂ 。

才 萃 得 果 實 的 甜 味 , 腳 邊 那 累 累 成 串 的 鮮 甜 蕃 茄 , 不 僅 只 是 維 繫

得 晶 亮 , 是 水 分 蒸 發 後 披 覆 於 一 地 的 結 晶 。 因 著 富 含 鹽 份 的 質 地

疏 的 果 園 。 和 煦 陽 光 烘 暖 著 土 地 , 蹲 低 細 看 , 土 表 的 鹽 粒 被 照 耀

下 了 希 望 與 奇 蹟 。 父 親 的 ��� 分 地 在 他 一 手 培 植 下 , 綿 延 成 青 翠 扶

十 三 年 前 肩 負 著 責 任 與 不 認 輸 的 信 念 回 來 耕 耘 這 片 磽 薄 鹽 地 , 種

先 生 , 人 稱 水 哥 。

狀 似 毫 無 生 機 的 貧 瘠 之 地 , 一 個 回 到 原 鄉 打 拚 的 出 外 人 - 許 清 水

是蕃 土茄 地圓 上潤 的飽 瑰實 麗  寶 石


貧 土 盛 放 的 玫 瑰 蕃 茄

29

28

人 物 | 傳 奇 果 農 許 清 水 先 生

場 景 | 雲 林 . 口 湖 鄉 . 水 井 村

水是質水港破乎了這 井休嚴層溪的少在裡 村耕重日畔屋有菜, 。便鹽積下瓦人市從 是化月游磚煙場事 廢幾累出牆。及農 耕乎,海錯走廟耕 ,無促口落在口不 這法使約其這看易 裡從這在中雲得; 是事片一,林見這 人耕土公寂口人裡 們作地里靜湖群, 口生上外蔓最聚居 中產廣,延南集住 的,闊海整隅,人 雲舉的水個的街口 林目農滲村村道不 貧曠地入景莊巷多 村野因地。,弄。 不土下北殘幾除

惜 地 , 鹹 鹹 幸 福

如在灌耕 玫最溉耘 瑰貧貧貧 紅窮乏瘠 的的的的 蕃村人鹽 茄莊生地 ,,,, 綻有豐安 放最收居 在富於在 窮麗一一 壤的片方 鄉鮮幸沃 野甜福土 。,,,


27

26


但冬 我日 們並 必不 須時 學常 會艷 如陽 何高 珍照 藏 陽 光

人 的 光 芒 。

臨 了 這 場 金 黃 色 慶 典 , 這 裡 有 著 悠 然 自 得 的 生 活 風 采 以 及 耀 眼 迷

在 這 歲 末 的 烏 魚 子 季 節 裡 , 發 覺 我 們 並 非 身 處 窮 鄉 僻 壤 , 我 們 親

學 會 如 何 珍 藏 陽 光 。

烏 魚 子 般 充 滿 光 芒 與 豐 潤 , 冬 日 並 不 時 常 艷 陽 高 照 , 但 我 們 必 須

兩 面 , 不 斷 交 替 著 , 不 論 是 喜 是 悲 , 都 要 努 力 地 向 陽 , 生 命 便 如

反 覆 翻 著 烏 魚 子 , 讓 兩 面 都 能 均 勻 曝 曬 到 陽 光 , 像 是 照 著 人 生 的

蒸 發 , 而 冬 天 的 短 暫 暖 陽 依 然 曬 著 阿 嬤 身 後 那 片 金 黃 。

意 , 在 辛 勤 工 作 下 , 內 心 依 然 恬 淡 自 逸 , 彷 彿 生 活 的 憂 慮 也 隨 風

阿 嬤 正 在 一 旁 晾 著 這 些 清 洗 過 後 的 布 條 , 在 風 中 飄 揚 著 無 盡 愜

魚 子 的 卵 黃 更 加 紮 實 綿 密 。

木 板 用 磚 頭 重 壓 在 上 方 , 吸 收 卵 內 不 斷 蒸 散 的 水 分 , 這 得 以 讓 烏

烏 魚 子 在 多 日 的 曝 曬 過 程 中 , 需 隔 一 段 時 間 以 棉 布 覆 蓋 , 再 隔 著


25

24


23

22


21

20


19

18


我 們 的 體 會 以 光 影 瞬 間 收 藏 永 恆 。

在 林 阿 嬤 這 雙 歲 月 爬 滿 足 跡 的 雙 手 ,

回 到 時 光 的 醞 釀 下 , 一 切 缺 陷 才 以 然 成 熟 圓 滿 。

在 陽 光 照 耀 下 那 薄 衣 便 與 烏 魚 子 本 身 融 為 一 體 , 毫 無 痕 跡 。 就 像

形 狀 , 修 飾 至 平 整 光 滑 。

為 破 洞 穿 上 薄 薄 的 腸 衣 , 細 心 撫 平 不 完 美 的 地 方 , 並 以 雙 手 捏 整

工 過 程 中 受 到 擠 壓 而 有 破 裂 , 因 此 需 剪 取 腸 衣 來 彌 補 這 些 傷 口 ,

綿 細 的 烏 魚 卵 相 當 柔 軟 , 在 取 魚 卵 時 不 免 被 刀 尖 劃 傷 , 或 是 在 加

在 時 光 的 醞 釀 下 一 切 缺 陷 才 以 然 成 熟 圓 滿

三 五 成 群 一 起 工 作 , 話 語 談 笑 間 便 已 讓 烏 魚 子 彷 彿 做 完 了

透 亮 的 水 流 , 沖 洗 掉 表 面 的 留 白 , 保 留 住 適 宜 的 風 味 。 大 。 姐 們

SPA

生 活 中 難 免 有 許 多 缺 點 與 不 完 美 , 但 必 須 親 手 努 力 去 修 補 整 頓 ,

再 將 醃 製 完 成 的 烏 魚 子 , 泡 入 清 水 裡 清 洗 其 表 面 殘 餘 的 鹽 , 清 澈

透 入 顆 顆 綿 密 魚 卵 間 。

待 鹽 份 滲 入 魚 子 內 部 , 那 微 鹹 的 鮮 香 滋 味 , 在 雪 白 鹽 裡 蔓 延 ,

勻 沾 抹 上 鹽 巴 , 排 列 於 層 層 木 板 上 , 並 相 疊 在 一 起 以 磚 塊 加 壓 ,

烏 魚 子 的 加 工 程 序 十 分 繁 複 , 需 用 棉 線 先 將 魚 卵 頭 繫 緊 , 整 片 均

在微 雪鹹 白的 鹽鮮 裡香 蔓滋 延味


17

16


而 厚 實 的 豐 盈 。

這與 寒陽 冬光 的共 禮同 讚讚 揚

架 之 間 , 巡 視 著 , 看 護 著 , 與 日 光 共 同 讚 揚 這 寒 冬 的 禮 讚 , 飽 滿

傴 僂 身 影 , 跟 著 一 個 步 伐 緩 慢 的 影 子 , 來 回 在 排 排 陳 列 的 烏 魚 子

這 裡 的 家 鄉 味 是 再 熟 悉 不 過 。

作 已 數 十 年 , 從 小 便 生 活 在 口 湖 鄉 , 未 曾 到 過 遠 方 , 對 阿 嬤 來 說

恩 惠 。 今 年 欲 八 十 歲 的 林 阿 嬤 , 從 前 村 莊 口 騎 著 鐵 馬 來 到 這 裡 工

內 層 的 香 味 , 也 去 除 掉 些 許 腥 味 , 光 的 悠 然 , 讓 大 地 充 滿 喜 悅 的

烏 魚 子 和 萬 物 一 樣 仰 賴 著 日 光 , 曬 飽 陽 光 的 烏 魚 子 不 但 能 夠 提 出


怡 然 氣 息 在 街 道 上 隨 著 一 整 排 曬 場 蔓 延 著

15

14

人 物 | 開 朗 員 工 林 奶 奶 、 熱 情 員 工 大 姐 們

場 景 | 雲 林 . 口 湖 鄉 . 口 湖 村 海 中 寶 食 品 公 司

中不求每 的等,到 烏,市了 金屬場年 ,高上節 價價一 值位片送 不的烏禮 菲禮魚時 , 。 品子 ,價烏 這位魚 些從子 就七總 是百是 人到供 們兩不 口千應

|日 曬 光 烏 魚 下 子 的 閃 閃 烏 金

紅著怡家著黃冬 色,然門,,日 澤放氣口享曬的 ,眼息前受得淺 整望在的在暖陽 齊去 院陽暖下 並閃街子光的, 列爍道,和烏空 好一上一微魚氣 不 隨 壯片著一風子被 觀金一成的正染 。黃整了來被成 , 烏回一一 有排魚巡雙片 的曬子禮雙和 已場曬中手煦 呈蔓場,翻的 酒延,自面金


13

12


湖 人 的 溫 飽 與 驕 傲 。

成 千 上 萬 的 生 命 。 養 殖 的 烏 魚 卵 雖 未 能 孵 化 成 魚 , 卻 轉 化 成 了 口

們 而 言 不 僅 僅 是 生 財 工 具 , 更 是 以 照 顧 家 人 小 孩 的 用 心 去 呵 護 這

但 投 入 多 年 的 研 究 心 血 , 依 然 堅 持 著 與 烏 魚 相 互 依 存 , 烏 魚 對 他

敷 成 本 。

也 較 往 年 少 , 就 算 烏 魚 子 賣 得 再 昂 貴 , 不 少 養 烏 魚 業 者 仍 然 是 不

更 是 口 湖 人 引 以 為 傲 的 特 產 , 然 而 近 年 水 電 與 飼 料 都 上 漲 , 產 量

料 來 源 與 良 好 品 質 管 理 , 其 實 養 殖 的 烏 魚 在 在 勝 過 野 生 的 品 質 ,

工 技 術 完 全 養 殖 , 也 為 本 省 淺 海 養 殖 之 重 要 魚 種 。 有 了 穩 定 的 飼

過 去 台 灣 有 七 成 的 烏 魚 都 是 野 生 種 , 但 這 數 十 年 來 漸 漸 可 仰 賴 人

卻烏 轉魚 化卵 成雖 了未 口能 湖孵 人化 的成 溫魚 飽 與 驕 傲


11

10


持 其 鮮 度 與 溼 度 。

為 工 作 場 , 大 夥 正 忙 得 不 可 開 交 。 清 晨 時 分 , 養 殖 業 者 便 要 忍 著

號 道 路 旁 , 陣 陣 魚 腥 味 瀰 漫 在 街 道 上 。 村 民 們 搭 起 簡 易 的 棚 子 做

寒 流 乘 著 北 風 吹 拂 著 大 地 , 漫 舞 著 綿 綿 細 雨 , 在 雲 林 口 湖 鄉 台

17

天 寒 , 從 魚 塭 裡 將 這 些 烏 魚 捕 撈 上 岸 , 並 以 碎 冰 包 覆 於 帆 布 內 維

還 順 有 延 醞 而 釀 下 了 的 一  年 的 期 待 與 滿 心 歡 喜

歸 , 彷 彿 新 興 魚 市 般 熱 絡 不 已 。

著 一 尾 一 百 五 十 元 , 不 論 是 特 地 前 來 的 人 亦 是 路 過 遊 客 都 滿 載 而

趁 著 新 鮮 村 民 們 即 刻 送 上 磅 秤 , 裝 箱 鋪 冰 , 甚 至 在 現 場 立 即 叫 賣

美 烏 魚 , 在 眾 人 分 工 合 作 下 , 不 到 兩 個 鐘 頭 僅 剩 下 一 片 烏 魚 殼 。

整 個 取 烏 魚 子 的 處 理 過 程 , 每 尾 用 不 著 一 分 鐘 , 約 莫 兩 千 尾 的 肥

弧 線 是 他 們 臉 上 的 笑 臉 。

序 取 出 黃 澄 澄 的 烏 魚 卵 , 望 見 滿 滿 一 簍 未 及 孵 化 的 鮮 黃 , 最 美 的

塊 小 小 醃 過 的 魚 肚 肉 口 感 更 是 讓 人 愛 不 釋 手 。 看 著 這 道 生 產 線 依

及 其 他 地 方 出 產 的 烏 魚 子 。 口 湖 人 自 己 發 明 了 這 個 方 法 , 然 而 這

屬 於 口 湖 出 品 的 記 號 , 好 似 鑲 著 知 名 品 牌 的 商 標 , 以 便 區 別 進 口

線 , 分 割 出 一 塊 白 鰭 肉 與 烏 魚 卵 相 連 , 像 是 母 與 子 的 連 繫 , 這 是

速 , 敏 捷 俐 落 的 身 手 一 刀 劃 開 銀 白 色 的 魚 腹 , 以 兩 道 美 麗 的 弧

成 群 的 大 哥 大 姊 們 坐 成 一 直 排 , 兵 分 三 支 隊 伍 , 彷 彿 競 賽 般 快

臉最望 上美見 的的滿 笑弧滿 臉線一 其簍 實未 是 他及 們孵 化 的 鮮 黃


09

08

這樣的工作場景,在這時令會延續好幾天,一片片橙黃烏魚子,滿載著一簍簍喜悅。


都 有 穩 定 漁 獲 , 這 也 是 許 多 先 民 來 台 沿 岸 落 地 生 根 的 原 因 之 一 。

07

岸 。 自 荷 蘭 人 佔 領 以 來 便 開 始 有 記 載 , 烏 魚 的 守 信 讓 每 年 的 漁 民

方 洄 游 , 游 過 台 灣 海 峽 到 台 灣 西 南 部 產 卵 後 , 再 逆 流 回 到 大 陸 沿

季 時 約 傳 統 冬 至 前 後 十 天 , 烏 魚 會 成 群 隨 著 大 陸 海 潮 向 較 暖 的 南

﹁ 烏 魚 ﹂ 古 稱 ﹁ 烏 鯔 魚 ﹂ 或 ﹁ 鯔 魚 ﹂ 本 棲 息 於 中 國 大 陸 沿 岸 , 冬

靠 海 吃 海   一 直 是 在 這 裡 生 存 不 變 的 道 理

個 高 經 濟 價 值 的 魚 種 , 也 為 當 地 居 民 帶 來 許 多 生 機 。

紛 紛 , 迎 接 烏 魚 的 到 來 , 家 家 戶 戶 曬 起 金 黃 烏 魚 子 成 列 成 排 , 這

烏 魚 的 主 要 漁 期 在 冬 至 前 後 , 每 年 到 了 這 年 末 時 節 , 村 裡 便 熱 鬧

的 是 日 光 , 那 在 這 個 鄉 村 裡 , 最 珍 貴 的 就 是 烏 魚 子 。

的 地 方 , 這 裡 彷 彿 就 是 烏 魚 子 的 故 鄉 。 若 在 冷 冽 冬 季 裡 , 最 珍 貴

在 雲 林 地 區 , 烏 魚 養 殖 佔 全 台 八 成 , 口 湖 鄉 又 是 全 雲 林 產 量 最 盛

烏 魚 的 守 信   延 續 千 萬 生 命

06

台灣烏魚子一年需求量約300到400萬台斤,本土養殖可供應約50萬台斤, 其中口湖產量佔六成左右。`


繁 衍 希 望 的 烏 魚 子

05

04

人 物 | 街 上 取 魚 卵 的 大 哥 大 姐 們

場 景 | 雲 林 . 口 湖 鄉 . 口 湖 村

風 乾 , 天 長 地 久

北以烏孕 風汗魚育 吹水卵著 拂鹽未千 起漬及萬 感魚孵生 謝子育命 ,,,, 冬用化奉 陽雙作獻 中手成予 綿堆村金 延疊民黃 不心溫希 絕血飽望 。,,,


這 是 雲 林 口 湖 人 的 悠 活

03

02

轉 化 原 有 的 生 命 , 綻 放 故 鄉 的 姿 態 。

傳 承 原 鄉 的 情 感 , 結 實 土 地 的 記 憶 ;

活 步 調 , 這 裡 是 他 們 用 心 構 築 的 樂 園 。

悠 然 自 逸 與 世 無 爭 , 享 受 愜 意 與 恬 淡 的 生


01

01


以 半 黑 白 攝 影 描 繪 身 影 , 淺 透 彩 度 蘊 藏 生 命 力 。

鑿 井 人 才 活 泉 尋 覓 , 手 工 水 井 灌 溉 記 憶 。

討 海 漁 夫 漂 流 堅 毅 , 一 生 乘 浪 執 著 韌 性 。

海 上 農 夫 蚵 田 耕 耘 , 深 愛 大 海 堅 定 不 移 。

也 是 最 安 然 自 在 的 生 活 態 度 。

樂 天 知 足 是 最 珍 貴 的 財 富 ,

紀 錄 雲 林 人 最 刻 苦 耐 勞 真 情 流 露 的 一 幕 ,

本 冊 為 討 生 活 系 列 ,

分 別 收 錄 三 則 故 事 , 集 結 成 九 章 篇 幅 。

三 種 生 活 頻 率 討 生 活 享 悠 活 惜 綠 活 ,

試 圖 在 最 窮 鄉 僻 壤 的 角 落 , 發 現 雲 林 最 不 平 凡 的 生 活 。

走 進 濱 海 貧 鄉 裡 , 探 索 獨 特 產 業 環 境 與 人 文 風 情 ,

全 口 湖 最 貧 窮 村 莊

全 雲 林 最 貧 窮 鄉 鎮

全 臺 灣 最 貧 窮 縣 市

水 井 村 。

口 湖 鄉 ,

雲 林 縣 ,

這 片 土 地 上 的 人 , 窮 到 只 剩 不 怕 窮 !

序 言 Preface

編 織 細 膩 字 句 雋 刻 骨 氣 , 堅 守 著 家 園 不 曾 離 棄 。

── ── ──

雲 林 人 擁 有 富 饒 的 心 靈 , 感 恩 老 天 爺 始 終 疼 惜 ,

──

這 片 土 地 依 然 綿 延 希 望 蘊 藏 生 機 。


048 茶 湯 , 流 金 歲 月

惜 地 , 鹹 鹹 幸 福 貧 土 盛 放 的 玫 瑰 蕃 茄

004 雙 手 反 覆 翻 著 烏 魚 子 , 讓 正 反 都 能 均 勻 曝 曬 到 陽 光 , 像 是 照 著 人 生 的 兩 面 。

風 乾 , 天 長 地 久 ─

戲 曲 國 寶 的 甩 採 茶 旦

踏多 實年 地的 付血 出淚 滋與 養辛 了酸 貧, 乏鹹 的鹹 心的 靈汗 。水 澆 灌 了 貧 瘠 鹽 地 ,

小每 小甩 的出 竹一 籃次 ,採 牽籃 繫都 著是 阿對 嬤生 戲命 劇的 化期 的待 人與 生寄 舞託 台, 。

028

繁 衍 希 望 的 烏 魚 子


——

——

——

攝 美 作 影 術 者 設 計 鄭 陳 又 泳 綺 陳 勝 泳 鄭 勝 又 綺


Yunlin styl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