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病 刘尊

11V13

他觉得自己病了,终于。 凌晨六点的狮城,天还是黑的,只有路灯无聊地盯着未 归巢的野鸽。 他漫不经心地整整因匆匆出门还没有打理的衣领,拖曳 着自己的疲倦的身躯,行走在满是枯叶的狭窄人行道上。 每落下一步,都踏出一片沙沙声,在寂寥空荡的街道中 甚至产生了窸窸窣窣的回声。 他一个人走着,不时地碰到几个赶路的路人。同样地, 每个人都是默默走着。 小时候,母亲就是这样起早贪黑拾荒养家的吧,他寻思 着。 原来凌晨的路这么静默,孤零零地向远处延伸。 觉得有些累,他便停住了。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看表, 还有半小时就到了。于是,继续步程,仆仆地赶着。 这时间连巴士都不出车,真麻烦。他小声抱怨,用力踢 开一颗烂果,却又心疼起脚上那双怎么擦都无法锃亮

1


的皮鞋。他用手擦擦鞋的前端,接着向前走。 过了街口,他的思绪却停不下来了。来这儿有了三年了 吧,一千多天,比水流得还快。当初他听信朋友的吹嘘,汲 物价也高,语言也不通。单单的一个人,在一个人生地不熟 的环境下,境况可想而知。为了不受语言问题困扰,他找了 份打字员的工作,勉强也过了下来。 日日粗茶淡饭,窘困地往返于破旧的住所和陈年没有翻 新的写字楼间,他也习惯了。不,倒不如说是麻木了。每当 联系母亲时,他就胡诌几句应付应付,匆忙的挂上电话。也 没办法,付不起话费。母亲当初知道他被骗时,极力劝他回 来。他,却不答应。一来是虚荣心作祟,这么回去,别人怎 么看;二来是等待转机。可是三年下来,一点迹象都不曾出 现。 心底里,他对母亲还是有点愧疚的。 反倒落下了这么个病,不知病因,无法医治。 他依稀记得医生莫名的眼神的老板鄙夷的表情,交替浮 现着…… “啪”地一声,眼前一片黑影闪过,他条件反射 地向后一退,一个踉跄。原来不过是片烂叶,边角

2 2


干枯得都卷了起来。他缓缓弯腰拾起,转动它打量着,自嘲 地笑了起来。 自己现在不就像片枯叶是的么?他寻思着,当时光鲜亮 丽地出了镇,多少乡亲以极羡慕的眼光送走了他。感觉是轻 飘飘地,一路就这么飞过来了。结果,摔落进现实的时候, 他觉得自己沉甸甸的,心里填满了石头。 直直地坠了下去。 在连续几个小时瞪着早应淘汰的旧式电脑屏幕忽明忽 暗后,他觉得眼睛有些涩,便倚在摇摇欲倾的办公桌上发呆。 突然就传来了沉闷的皮鞋声,直逼他面前。一抬头,老板那 双挤在砌满横肉的方形脸间的眯缝眼通过金边高倍近视眼 眼镜聚焦了极犀利的目光打量着他,他浑身不自然,不知所 措。 “你,没问题吧?”老板冰冷冷的。 他愣了愣:“没事。” “我就说没事吗,上次非折腾到医院检查,花了那么多 钱, ”声音里满是讽刺挖苦,“费用从你工资里扣。”说罢, 老板爽快地走了,单单剩下他一个人。 他翕合干裂的嘴唇,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3

3


他就这么坐着。 蓦然地,他心里钻出了什么尖细的东西,直直地向上拱, 堵得他慌得很。如病发了一般,他跌跌撞撞地冲出办公楼。 乱无目的地狂奔,也没让他丝毫好受。 路上已没了枯叶,路灯终究在刺眼的阳光下合上了眼。 他又累了,于是停下慢慢走。不知为什么,他难以自控地掏 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儿?”母亲略显苍老的声音传出,哑哑的,扎得他耳 朵疼。 他没有开口。 “儿?是你?是你!”母亲着急了,“怎么了?” 依旧是沉默。 最后,母亲似乎懂了些什么: “回来吧,没人嫌弃。”听 上去憔悴却坚定。 慢慢地,一滴泪坠在地上,一滴又一滴。 但他觉得轻松了很多。因为,他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了。 是该去治治了。他看看天,几只野鸽飞来,停在 了树上。

4

4


妥协 曾思玉 11V13

成长似乎就是一个学会妥协的过程。不是向某个 人,而是向自己,向理想本身,不断地,做出妥协。 ——题记 幼时所畅想的未来是那样的精彩绝伦。把所有好吃的都 尝一遍,所有好玩的地方都游览一遭,类似的期望似乎是每 个孩子都曾经拥有的梦想。小小的脑袋里竟装下去整个世 界!就如同沈复所说“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 , 如此无牵无挂,自在逍遥。我想,“欲与天公试比高”这样 的无际想往恐怕只有在那不谙世事的孩提时代才能酣畅淋 漓地绽放吧。 观红楼,每人心中都装着自己的那个林妹妹。世界却只 有一个,遵循着它永恒的轨迹在运行,绝不因为谁的喜好, 谁的愿望而改变。入世前的心就如同新生的鸟儿,看着无边 的天空,满心以为能自由翱翔。甜蜜辛苦都不过是眼前的风 景与想当然的感觉。只有羽翼丰满了,自己飞出一段,才真 切的体会到力量的有限。梦想,终究要向现实靠拢。曾 经纤弱、敏感,一点点挫折就午夜梦回,辗转反侧,

5


鼻青脸肿的次数多了,渐渐对小伤小痛失去了知觉。渐渐便 适应了现实的回环曲折。 生活是调皮的,有时它会给你面包,有时却与你的期望 背道而驰。它总爱在我们的道路上设下凸丘凹壑。遇到小的 坎坷,我们可以铲平或跳过;一旦遇到了深涧陡壁,我们也 只好绕道而行,这时的妥协,是一种策略,是一种智慧。

妥协并不是卑躬屈膝,轻意放弃或丧失原则,而是一种 机智的退让,能屈能伸。它能够教会我们坚强与开阔,是一 种对生活的领悟和对人生的豁达。过刚易折,一味的固执, 循规蹈矩,不懂得变通,只会变得死板,难以与人沟通。看 三国,袁绍的失败,臣子的背叛,归根到底是由于他的刚愎 自用。不愿听取他人的意见,一意孤行,终落下一个众叛亲 离的下场。反观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之举被千古传诵。 它的成功源于审时度势的妥协。试想,昔日里纵横

6


沙场,睥睨天下的君主,遭受到给敌国之君当马夫的侮辱, 这需要多么宽广的胸襟、肚量才能忍受下来?而他,一忍就 是三年。终于,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 吴!它告诉我们什么是现实,给我们以千锤百炼, “苦心志, 劳筋骨,饿体肤,行拂乱所为”,我们由此获取了生活的智 慧与谋略。若没有这一切斗争与妥协,力量、尊严的火花怎 会迸溅? 宰相肚里如何就能撑起方舟? 妥协亦是一种自我意识的矫正。从无法达成,不得不妥 协的教训里汲取了经验,我们才能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能力 以及局限。进一步了解自己,从而能够拥有一颗平常心,不 过于追求完美,计较得失,知足而常乐。一个人的力量有限, 面对那些倾尽全力也不可及的事物时是捶胸顿足,固步自 封,还是正视自己能力的局限,在恰当的时机,退一步,不 奢望,不强求。领略了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云卷云舒,才会拥 有一方开阔胸襟,宠辱不惊,乐观豁达,自在逍遥。 妥协,是绝处逢生的喜悦,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景。 学会妥协,不偏激不强求,与不理想不完美的现实握手言和, 然后在妥协中给自己积蓄足够的经验与智慧来面对生活,蓄 势待发,才能奏响生命的恢弘乐章。学会妥协便是学会 生活呵!

7


结账 邓展 12S44

一缕惨白的月光从窗中射入,映得吊瓶中的药液闪闪发 光。一滴、两滴、三滴……看着不停滴落的药液,他深深地 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就在几天前,他收到了病危通知书。在 他得知这个消息后,并没有像普通人那样慌张,反而是悔恨 之情如猛兽般将他吞噬。他回想起曾经想要实现的梦想,绝 望、悔恨、惋惜、痛苦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张巨大的、无 形的网将他紧紧束缚。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看到他的眼睛,才能意识到 房间中还有生命存在。在这个充斥着死亡气息的阴暗空间 中,有一颗心脏在微弱地搏动。一下、二下、三下…… 突然,一阵风吹了进来,墨绿色的窗帘也随之摆动。一 个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屋子里。他的眼睛转了一下,看到了这 个人,目光在他身上停驻了一会儿就又转了回去。这个人有 些惊讶,对他说:“我可是来接你的死神啊!怎么敢对我如 此不屑?”他黑色的双眸似乎是个无底洞,在听过死神这番 话后,仍旧黯淡无光。两人对视…… “我真的好后悔啊!”他的一声悲鸣打破了沉寂。 他掩面痛哭:“我真的是白活了一回!什么也没带走,

88


什么也没留下。童年时,我曾有那么多的梦想。我说我想当 警察,戴着大盖帽抓坏人,保护大家;我还指着天上的月亮 说将来一定要上去看看,把上面的奥秘展现给地球的人们; 我还说过我想当医生,救死扶伤,让人们长寿;我还说过……” 他已泣不成声。死神似乎被这个举止反常的人吓住了,半天 也没吐出一个字。抽噎了一会儿,他又接着叙说:“长大了 一些后,我又开始追求一些离自己比较近的目标。我想在考 试、比赛中取得佳绩,我想当学生会主席,想在运动会上夺 得金牌。可是呢?在班倒数十名里总会出现我的名字,运动 会别说金牌了,我连参赛资格都没有,学生会?!更是连边 都没沾上。后来,我上了一所很普通的大学。一天天如同被 复制的一样,平淡无奇。成年了,好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 爱,然后有个幸福美满的家,我也想当个模范丈夫、模范爸 爸,可是呢?我妻子在结婚后不到两年就在车祸中去世了!” 说到了这里,他忍不住嚎啕大哭。 “之后我就没再结婚,当了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修 工。不知不觉间,时间就从指缝中流走了。直到我变成一个 老人,收到病危通知书那天,我才意识到我已经走到人生的 尽头了。 ”说罢,他又大笑起来,绝望和悔恨化作两行老泪 从他眼中涌出。他突然向死神发问: “你说,我还算是 活过吗?毫无成就、孤独一生、空手来、空手去,

9


那些梦想我一个都没有实现,有些甚至还未来得及尝试,我 应该更努力去争取的!我应该……” “你当然活过! ”死神打断了他。 “如何证明?” 死神愣了一下,之后从斗篷中掏出了一个类似于收银机 的东西。他用细长的手指按了几个按钮,机器就开始工作了。 死神说:“你不是要活过的证明吗?我给你结个账吧。核对 一下账单,算一下你这一生过去了,应该付给我多少。”紧 接着,打印机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张账单正一点点被打印出 来。他接过账单的一角,读了起来: “父母的关爱,帮助别人时别人回应的微笑,朋友们真 心的鼓励,遇到开心事时的欢笑,被感动时流过的眼泪,为 一个目标而付出的努力……” 账单还没有打完,读着这一条条项目,眼泪再次从他眼 眶里溢出。一滴、两滴、三滴,打湿了他手中的账单。那些 他已经遗忘的过去又一幕幕从他脑海中浮现,如同放电影一 般。在他失败的时候,朋友赶来安慰他、鼓励他;在生病的 时候,父母照顾、关心他;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一个陌 生人指点并热心地帮助了他……账单还没有打印完, 因为这样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只是他从未留意。

10


屋子很静,只有打印机的声音。就这样,过了好久,声 音停止了。在账单的最后印着他的一张全家福,照片上每个 人的脸上都荡漾着灿烂的笑容,他的妻子也坐在他旁边,和 他手牵着手。照片下面写着一个字“爱”。时间仿佛在那一 刻停滞了。他,再次泣不成声。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 人生的漫漫长路中,他遗忘了很多东西。他的生活虽然普通, 但他所得到的快乐和爱却是无穷无尽的。他为了实现梦想而 付出的汗水和努力也是不可磨灭的,虽然结果并不尽如人 意。那些珍贵的情感,他从未意识自己拥有过,更不用说珍 惜。

他终于释怀地笑了,也感受到了生命的意义与真谛。他 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带着一幅温暖的笑容,手中握着死神 的账单。只见账单的最后一行写着两个字——“无价”。

11


那些年, 我们热血的岁月 孙泽人 12S52

那年的天是蓝的, 蓝的上面洒上了一抹红,红了后又 涂了一层灰。 昏暗的路灯在一片皑皑的白雪上洒下一圈金黄, 北国 冬天的下午四点,天已一片灰蒙。 宏宇拖着我和凯翔,跌 跌撞撞地往小区门口走,脸上的血被刺骨的北风打得结成了 冰,腾腾的雾气从满是口子的头上升起。 凯翔嘴里嘟囔着, 气息已经十分微弱,鲜红的血汩汩地从他脖子里往外流, 将 蓝色的羽绒服染紫。 宏宇已经叫了救护车,但恐怕会是太 迟了。 新下的雪被踩得嘎吱嘎吱的响,我呆呆地望着手里 仍然紧攥的弹簧刀,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曾经在 35 中嚣张一时的宏宇、凯翔和我,于 2007 年 1 月 5 日,折了。 一周以后,在凯翔的葬礼上,凯翔父母的嚎啕大哭,声 声催心。 “妈的给兄弟报仇!”宏宇狠狠地骂了一句。 “为了球场上的一句争吵,他们找来了姓赵的, 祥子命都没了, 咱惹不起人家,哥你还是别打。 ”

13 12


我站在一旁试探性地说道。 “怎么不打? 老子我要他赵山河的狗命!” 宏宇咬着 牙, 将几个字一个一个地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我知道, 宇 哥是认真的。 打那以后,教训赵山河就成了宇哥和我生活中的全部, 可宏宇这次是要杀人。 隐隐地我心里竟从未有过地生出一 丝胆怯, 打架我是不怕的, 但我没有杀人的勇气。 可一 想到凯翔临死前那满是鲜血的脸上的狰狞、痛苦的表情, 恨 意就又萌芽、疯长。 苦苦盼着的那一天复仇日在两个月后终于来了。 “今天晚上六点,赵山河要去东城饭店吃饭,别带家 伙,咱五点太平桥下见,我备上了好东西。 “宏宇在 电话那头,激动地说着。 一阵狂喜涌上心头, 还有半年时间就要中考了, 给祥 子报完仇,我就打算再也不干了,做个好学生,为前途奋斗。 可每当“杀人”这个词闪入我脑海时, 我就不禁浑身发抖, 因 为 我 清 楚 地 知 道 —杀 人 就 是 死 刑 。 我 还 有 我 的 梦 想 , 一次,又一次地我质疑打架斗殴的街头到底属不属于我, 可一次又一次胜利的快感将我的头脑冲晕。血气方刚十 六岁的我怀着复杂的心理走出了家门。

13


三月晚间的太平桥是一场的冷清, 城市的繁华在这里 丝毫看不到踪影。 寒风凛凛, 冻得我瑟瑟发抖,可无论我 如何张望,就是不见宏宇的踪影。 突然远方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我吃了一惊,做贼心虚 的心理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我从桥下冲了出去,拐了个 弯,正好路过东城饭店,我看到的一幕让我终生难忘。 宏宇骑着赵山河,拳头噼里啪啦地往下打。旁边的地上 躺着几个赵山河的爪牙,蜷曲着身体,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 赵山河已满脸是血,一动不动。江湖上有规矩,瓷器碰瓷器, 玉器碰玉器,赵山河这“玉器”惹了宏宇这名不见经传的“瓷 器” ,虽价值悬殊,但瓷玉相碰,碎的永远是玉器。 “宇哥,这怎么?” “老弟,咱哥俩算给祥子报仇了,这事和你无关,快走!” 在东北,活着的兄弟都在场的情况下杀了仇家才算给死 了的兄弟报仇。宇哥为了不连累我,先下了手。正当我惊得 出神的时候,身后有人一把把我扑倒。我躺在地上,刚想要 站起来,后脑就挨了一脚,一阵眩晕后,就又倒在了地上。 人越来越多,我只感觉后背一阵一阵的冒凉风,下意识里 我知道那是剧痛中被刀捅伤后的麻木。宏宇一声声的 怒吼接着就是别人一声声的惨叫,死都不怕的人

15 14


就战无不胜。 在宏宇的解围下,我强咬着牙爬了起来,头脑中闪现的 第一个主意就是跑。那一刻,我感到了死亡的可怕,也正是 那一刻,我感到了生命的脆弱。喋血的街头不是我的宿地, 湛蓝的天空上的一抹红,红得残酷,恐怖。 在医院的几天里,我时不时会在梦中被各种扭曲痛苦的 脸惊醒,会因为空气中丝毫的血腥味而作呕。医生说要不是 宏宇替我挡刀解围,我就可能保不住命了。我感谢兄弟救命 之恩也希望兄弟们安好。 可血债是要用血来偿的。宏宇杀了人,因为尚未成 年,被判了无期徒刑。服刑前我们见了最后一面。 “宇哥。”我已是说不出话来。 “老弟,哥没连累你,也给祥子报仇了,值了。”宏宇 坐在监狱探望室的那头,强挤了个微笑。 “我……”我感觉对不起宏宇。 “兄弟,社会不是谁都能混的。你前途大好,哥为你高 兴!”两行热泪从我们的脸上留了下来,像隔着玻璃 的反射影像。

15


呆呆地我望着宏宇戴着镣铐,笨拙地被人带走,到了门 口,头也不回向我挥了一下手。那句带着哭腔的“哥为你高 兴。”在我耳旁不停地回荡,回荡进我的脑海,回荡在我一 颗戴着不舍与愧疚的心上。 后来,我每次去看宏宇,他都拒绝见我。再后来,我要 出国上学,临行前最后一次探望那个曾经共生死的兄弟,他 只写给我了一个纸条:“兄弟一路走好。一辈子兄弟。 ” 怀揣着那张褶皱的纸条,我提着行李走进机场候机室, 整个天都是灰色的。回头望见曾为我担心操劳的父母用力地 挥着手向我告别,妈妈后来说她当时把手举得老高是怕我离 远了看不到,我心如刀割。 别了,这座城市。别了,我那曾经血染的青春。 行矣莫忘黄石语,麒麟回首即天涯。别人青春的那些年 有着欢声笑语,我的那些年却充斥着对死亡的恐惧与生命意 义的探求。浪子回头的青春更值得纪念,经历灼烧,锤打, 磨炼的剑才更锋利。生命诚可贵,兄弟情谊千金难换,那些 年的疯狂,那些年的热血,那些年的人,那些年的事,必将 在我生命中沉淀,然后结成最晶莹的水晶。

16


3 思潮澎湃 v0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