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袁廣鳴1965生於台灣台北,自1984年開始從 事錄像藝術創作,也是目前台灣活躍於國際 媒體藝術界中知名的藝術家之一。 1997年得到德國卡斯魯造型藝術學院、媒體 藝術碩士學位。曾受邀參與的大型展覽不勝 枚數,橫跨了亞洲、歐美的各大美術館、藝 術中心及畫廊,其中包括「第五十屆威尼斯 雙年展」台灣館,美國舊金山現代藝術美術 館的「01.01:Art in Technological Times」,「日 本ICC1997媒體藝術雙年展」,「廣州三年展 」,「英國利物普雙年展」,「紐西蘭奧克 蘭三年展」,「新加坡雙年展」,「台北雙 年展」,「漢城國際媒體藝術雙年展」等。 作品也受國內外美術館及私人收藏家等單位 典藏,也曾擔任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委員、 台北獎、台北縣美獎、公共藝術、威尼斯雙 年展台灣館、及美國亞洲協會美術獎評審等 。目前任教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 學系助理教授。

錄影藝術就是洞穴的影像,必須在黑暗當中 才能顯現影像,先有隱藏,才談得上顯現, 正如同黑暗在先、光明在後一般,黑暗是光 明的基礎和背景。對於黑暗的體悟和指出西 方形而上學遺忘「存在」的過程,也是這次 展覽當中,被袁廣鳴視為重要的處理議題, 然而他並非固執於黑暗,而是更為接近一種 黑洞狀態,也就是一直遙想著另外一端的感 覺,例如在《逝去中的風景─經過II》影片中 的涵洞,望進去是沒有方向的黑和無盡未來 ,但走進去又似乎會有一種生命輪轉狀態的 到來;又或是在《逝去中的肖像》媒體裝置 中,我們望向攝影機裡的光圈就像是望向一 個黑洞、望向無盡的方向,而藉由月光粉所 製造出的錄影肖像,顯影為一種雖遠猶近、 存在於糢糊之中的短暫清晰的魅影,也近似 他稱之為「在記憶之前」的狀態,他認為在 記憶之前可以是指在線性時間發生之前,例 如新生兒在未受到社會知識餵養前清明的第 一眼;又或是在面對記憶這件事情的方位之 前,因而含括的範疇更為廣大,甚至包括對 於逝去父親的記憶。


袁廣鳴就以住家為發想原點。 作品展出時,現場有三個同步播出的錄像投影,穿插了 三個直線來回運動的場景,包括袁廣鳴家與隔壁的廢墟 、長滿姑婆芋的綠色森林,以及車輛快速奔馳於城市道 路的影像。

即使,三個同步播出的錄像提供給我們像昆蟲複眼般的 環景影像;即使,攝影機一再重複擺盪於不同的場景間 ;即使,速度可以快到瞬間橫越城市,慢到巨細靡遺地 觀看每一個細節;即使,你那麼定睛凝視;即使,你的 凝望是那麼冷靜。 時間,終究消逝了。

觀者的視線來回於現代感十足的居家環境和破敗廢墟之 間;然後跳入顏色飽和的綠色森林中,慢慢後退,甚至 可以感覺到姑婆芋葉子輕拂過身體。在這種緩慢的後退 之中,我們冷眼看著美好的風景點滴逝去,一陣風吹起 ,整座森林都搖曳起來,但是對於這種逝去卻完全無能 為力。 隨即,畫面切入奔馳的車輛,快到時間幾乎消失,渾然 不覺它的流逝;然後,又回到居家與廢墟間的直線擺盪 。在新舊、快慢的移動中,觀者恍惚起來,有一種處在 時間空隙的尷尬。


比爾.維歐拉(Bill Viola),當代錄像藝術家 1951年生於美國紐約,1973年Syracuse大學實 驗工作室(Experimental Studios)畢業。曾跟隨 白南準(Nam June Paik,1932~2006)為其助 手,並被尊為白南準之後最重要的錄像藝術 家。在35年的職業生涯中,他對確立錄像藝 術型態的顯著貢獻,於今日廣泛得到國際舞 台的認可。 這位不斷革自己命的錄影藝術的大師,也是 位以影像寫詩的影像詩人,他以新媒材討論 亙古的生死議題及普世的人性問題,為錄影 藝術帶入了溫暖的人文氣息及濃厚的東方哲 學觀,深入探討每個人生階段,從生到死, 從實存到消失,標示出人對死亡的恐懼,並 傳達一種對循環生命觀的體悟。比爾.維歐 拉的作品沒有一般西方對理性的繁複辨論, 反而直指人性普遍議題,以最詩意的手法, 沒有門檻的讓每個觀賞者都可以了解、並從 作品中看見自己。在他的作品中,形象出現 的快與慢、大與小,消逝與重現,完全由一 個隨機發生器來控制。

比爾.維歐拉是西方宗教的信仰者,對於早 期宗教圖像一直保有濃厚的興趣,而對於東 方的宗教或藝術的了解則源自於多年前曾與 妻子在日本居住過一段時間,東方哲學、禪 宗思想及日式美學在之後廣泛地影響他的藝 術創作。 常以人物肖像為形式,善用慢速的魔力,放 大每個人物情緒表情的細節,不論是上揚或 下抑的嘴角、垂腫的眼袋、緊繃的眉宇、深 刻的皺紋及用力而突出的青筋等,讓觀者在 觀看的同時,一如照鏡子般的望見自己。


三個女人,是比爾.維歐拉2008系列作品之,其他還有 夫妻、個人等等不同主角的作品,但這件『三個女人』 是被藏家認為最具美感,最具收藏價值的一件作品,並 強調說明它呼應了古典藝術繪畫的人文精神,是一件有 文化底蘊的難得作品。 沒有言語,細緻、完整、成熟,而且直入人心的一件作 品,從黑白粗糙畫面到全彩高畫質的影像,其中的對比 拉出一張極具張力的水幕,熟練的母親,勇邁的步伐與 神情。

總結: 兩個知名藝術家目前都有探討對生命的疑問和對時間的 不舒適,然而這個不舒適不是只負面的觀感,而是一種 對於作品時間上的表現某種程度的執著造成影像另類的 吸引力,當然兩者的透過表現的題材不同,一個是環境 ,一個是人物,但是兩者的敘事性的強度與畫面上美感 的考量都是擁有相當的水平,但不一樣的是比爾.維歐 拉會針對他作品的想敘述的題材作地點上的考量,像是 教堂或其他地點,考量到影像屏幕上以外的空間與影像 的結合,這點是比較特別的地方。

而荳蔻少女青春充滿迷惘的容顏,望向一個新世界時, 花樣年華的她,急忙將小女孩拉出來,當小女孩展現驚 喜的眼神,剎那,母親忽而從彩色退回到黑白時,那種 死亡的在場性,多麼震攝人心。

袁廣銘在久違的作品發表中讓我們也感受到,經歷這麼 多年的沈澱與新生跟死亡的過程,所想抒發的情感與想 像,也是這點讓我想讓他拿來與一直作生命議題錄像大 師比爾.維歐拉作比較的原因。

三個女人的一生,她們的歡喜哀愁,人生的高潮起伏, 以及藏匿在劇本背後的無常滋味。

Bill Viola, Three Women, 2008, high-definition video on plasma display mounted on wall; performers: Anika, Cornelia, Helena Ballent, Photo: Kira Perov


810000001「蔡宗廷-作品比較」  

藝術批評 期末作業

Advertisement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