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深耕文化

中華民國一百年十二月八日 星期四

主編/黃海惟、楊佳穎 記者/黃海惟、楊佳穎、劉秉翰 攝影/許天祥、楊佳穎、黃海惟

駐足

都蘭  走入這看似平凡的海濱小鎮,阿美族傳統圖騰緊鄰現代 藝術彩繪,在小小的部落中,竟意外的契合。都蘭保存著 古老卻堅固的階級制度、各項祭典和原住民藝術,散發迷 人氛圍。而近年來,各地藝術家陸續進駐,截然不同的文 化不但沒有造成族群問題,反而讓都蘭發展出新氣象。  自從政府 BOT 開發案興起,都蘭風貌面臨嚴重的威脅。 為抵抗政府強行徵收土地、破壞自然生態與人文傳統,部 落青年跳著「勇士護衛舞」捍衛家園,引發外界連署響應, 希望能保留這片碩果僅存的淨土。

你用那張篤實且認真的臉 輕輕地說著關於家鄉的一切 都蘭 那個太平洋觸及的美麗海岸 那個被群山坐擁而散發出的芬多精香味 和似雲似霧的山嵐 這樣單純自然的你和你的家鄉 襯出醜陋膚淺的白浪 註 : 原住民族語 , 意即漢人 我們,竟用那套資本主義的銅臭味 和愛上都蘭的藉口 強行霸佔、毀壞了我們學不會的恬然

▼  魯碧‧司瓦那向民眾導覽其 作品「回歸」,靈感取材於 自然,以絲瓜布層層圍繞漂流 木,展現生命循環的意境。

藝術交融 糖廠繪新意 擁有一望無際的太平洋和雄偉 的高山,東台灣的村莊不同

非實體作品,而是創造藝術平台 和空間讓合適的藝術家展演,策 展項目偏好和在地自然人文有結 合的展演,希望能藉此凸顯這片 土地與藝術共存的特點。  除了外來藝術家以外,當地不 乏原住民藝術創作者。擅長漂流 木裝置藝術的魯碧 ‧ 司瓦那表 示,曾與多位東部藝術創作者在 台東金樽海灘搭建樹屋,並以漂 流木為創作素材,過著長達三個 月的原始生活。李韻儀提到,這 樣的行為稱作「意識部落」,其 精神為:「我們可以不是同一個 父母親生的,但精神上為一個部 落,大家共同分享、創作。」充 滿原住民團結友愛的精神。  魯碧 ‧ 司瓦那回憶,經歷八八

風災的經驗使她創作的形式從此 轉變。那時,海邊漂流木的數量 多到可以用「病態」來形容,大 自然反撲的震撼畫面,一度使她 不再從事漂流木創作。過了一段 時間,才重拾情感,將漂流木與 其他藝術型態結合,創造出多樣 風格。   對居民而言,糖廠是一個情感 的地標;對藝術移民來說,它是 文藝的重鎮,更是都蘭社會的縮 影。當地民眾對各地藝術家的包 容性,也透過糖廠咖啡廳表露無 遺。都蘭這個融合多種文化的重 鎮,已慢慢發展出自己的藝文, 想了解最原始的都蘭,就必須從 原住民的文化著手,畢竟,原住 民才是都蘭的根源。

別在/都蘭的/土地上 /輕易的/說著你/

生活在都蘭的阿美族,在高山與海洋 的圍繞之下,保存了完整的文化。 不管是遙拜海神的捕魚祭、歡慶小米豐 收的豐年祭,甚至是快失傳的樹皮衣, 都是阿美族非常重要的慶典和文化,也 是原住民積極守護的資產。  身為樹皮衣的推廣者,都蘭村的老頭 目巴奈 ‧ 達力功表示,小時候無意間聽 見爸爸透漏原住民曾有樹皮製成的衣服, 引起他的好奇心,長大後發現樹皮衣已 逐漸失傳,下定決心親自試驗,重現其 風貌。他挨家挨戶詢問部落長者,拼湊 不完整的記憶,以各個樹種慢慢嘗試, 十三年後,終於找回樹皮衣的作法。  他分享,樹皮衣的製作需將纖維較多的 木材削成片,從中取用品質較好的樹皮 作為材料。「現在我用樹皮製作的禮服 在原住民委員會推廣,也有在花博展 出喔!」從巴奈 ‧ 達力功驕傲的話 語中,很難想像他在曾遭遇多少挫 折。「許多部落朋友,甚至連太太 都 要 我 放 棄, 他 們覺得這樣太 辛 苦, 做 出 來也沒人會 穿。」 但 巴奈 ‧ 達 力 功 說, 自己年事 已 高, 希 望能為部

落留下貢獻,因此相當堅定復興樹皮衣 的決心。  此外,豐年祭也是阿美族的一大特色, 巴奈 ‧ 達力功認為,都蘭部落保存了相 對完整的豐年祭傳統,「階級制是部落 如此團結的主因,才能有那樣盛大的豐 年祭!」從小生長在都蘭的原住民歌手 舒米恩 ‧ 魯碧說明,部落男子國小畢業 後,每五歲分為一個階級,同階級的孩 童從小就是玩伴,即使長大後各奔東西, 還是會保持聯繫並關心部落事務。他分 享,各個階級有著特別的名稱,像是見 證了部落的重大歷史記憶。例如,西元 二○○○年為千禧年,部落便將該年成 年的階級取名為「拉千禧」。  階級制度緊繫著部落,也貫串豐年祭 的主軸與核心,所有的準備工作都以年 齡、階級組織來分配。「現在便是我們 這個年齡階級要守護部落的時刻!」因 此縱使工作繁忙且路途遙遠,舒米恩. 魯碧仍會定期返回部落,帶著部落孩子 學習阿美族的傳統文化。  他說明,現在豐年祭祭典上的食物, 仍然使用葉片盛裝,族人們使用樹葉、 樹枝等自然器具食用,更保留著捕魚祭 的習俗,「我教他們做餐具和捕魚,就 像老祖先那樣。」孩子們學會後,便可 運用在每年豐年祭上,是種成果的展現。 他認為,豐年祭不僅維繫了部落青年, 也是考驗族內的傳承。  另外,巴奈 ‧ 達力功透露,於六、七 月收割季前舉行的捕魚祭,對阿美族而 言別具意義。由於祖先從海上漂流到東 海岸,為感謝海神一路護佑,並祈求漁 獲豐收,而舉行捕魚祭,祈禱部落命脈 能生生不息。  「但現在開路蓋了房子、丟下消波塊 後,一切都不一樣了。」舒米恩.魯碧 感概地說。都蘭鼻是每年捕魚祭的海祭 場,也是感念海神的聖地。然而因為政 府開發案的進行,後代原住民孩子們即 將失去接觸海洋的地方,對於親海的阿 美族而言,不僅是大自然原始風貌改變, 更是傳統文化和祖靈信仰的消逝。

愛我/這份感情太過迷濛/ 我還不能夠承受/別在/海 洋的/土地上/輕易的說你 /愛上我/在破壞來臨之前 /先別說出口」這首圖騰樂 團的《別在都蘭的土地上輕 易說你愛上我》為舒米恩 ‧ 魯碧的創作,以溫柔的嗓音 吟唱著來自都蘭原住民柔性 的抗議。  都蘭鼻開發爭議將近十年, 二○○三年,長期旅居都蘭 部落的劇場導演陳明才,於 都蘭鼻海岸跳海自殺,並留 下震驚各界的遺書「天佑都 蘭鼻」,開發計畫也因而擱 置多年。今年九月,觀光局 東部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決定 重啟開發,引起部落和各界 人士強烈抗議。由阿美族團 結起來的部落青年會透過網 路連署、跳護衛舞等活動來 向政府表達他們的心聲,十 月至今已獲得超過 2500 多份 個人以及近 60 個團體的連署 聲援。  都蘭鼻向來是都蘭部落的 傳統領域,都蘭青年在海域 周邊傳承技藝、學習海洋知 識已歷經許多世代,是部落 的重要場域。舒米恩 ‧ 魯碧 激動地表示,現在政府以爭 取部落工作機會的名義開發 都蘭,實際上卻與財團存在 利益交換,將都蘭的土地賣 出蓋飯店、渡假村,大多數 原住民卻僅能成為底層勞動 者,收入有限。舒米恩 ‧ 魯 碧強調,政府幫著財團將消 波塊丟入海裡、將地基掏空、 佔據原住民的傳統領域,造 成環境和文化永恆的破壞, 如此龐大且不可逆的成本只 是為了少數人的貪婪,實在 令人無法接受。

 都蘭居民不滿當地變成大飯店相 繼進駐的目標,發起抗爭,反對政 府和財團對東海岸的開發行為。

 巴 奈 . 達 力 功 致 力 於 「 樹 皮衣」的推廣,改良其色彩 並加工製作精美帽子,企圖 將傳統服飾變成現代藝品。

力抗開發 護衛祖靈地

都蘭阿美 傳承古文化

於都市車水馬龍的喧鬧感,有著 最原始寂靜。到了都蘭,映入眼 簾的是一座大煙囪,那曾是台灣 最大的紅糖生產廠,不同於過去 飄滿的甜甜紅糖味,取而代之的 是濃濃藝術香。  由日式風格糖廠辦公室改建而 成的咖啡屋,為劇場藝術工作者 陳明才、表演工作者逗小花等人 共同開設。都蘭當地藝術策展負 責人李韻儀表示,早期糖廠咖啡 館接納旅居的藝術創作者,她笑 著 說:「 糖 廠 就 像 是 都 蘭 的 客 廳。」大家在這裡分享創作經驗、 相互切磋,即便不談論藝術,也 可自在的聊天。

 由於都蘭的環境與人文巧妙結 合,吸引大量藝術家定居,形成 藝術聚落。李韻儀解釋,當地原 住民十分有包容性,也擁有穩固 的傳統背景,才有額外的能力接 納新文化進駐。她還認為,都蘭 另一個吸引人的地方是可以隨時 「做自己」。不僅可在糖廠咖啡 屋、月光小棧或工作室聚在一起 尋找謬思;想獨處時,都蘭幽靜 的環境也可供藝術家沉澱心緒, 有助於創作靈感的發想。   本 身 為「 藝 術 移 民 」 的 李 韻 儀,攻讀碩士時常造訪都蘭,深 受 好 山 好 水 的 吸 引。 她 開 心 地 說,創作靈感是來自土地、海洋 等,與大自然互動的一切生活瑣 事。她透露,自己創作的藝術並

 「我們也有繳稅阿!如果 政府願意用另一種方式行銷 東海岸、輔導原住民建立文 化特區、自己導覽、自己蓋 民宿,才是真正增加原住民 的工作機會,大家賺到錢, 政府的稅收也會增加!」舒 米 恩 ‧ 魯 碧 說, 錢 財 用 盡 了可以再賺,但這片美麗的 土 地、 文 化 背 景 只 要 一 被 破 壞, 便 再 也 無 法 重 建。 「以前我們想看海、想聽海 浪聲,只要走到海邊就可以 享受得到,如果這裡被強行 BOT 了,我們還要花錢住進 一棟建築物裡才能看到海、 聽見海。」  原住民藝術家魯碧 ‧ 司 瓦那認為,東部不是不能開 發,而是將龐大生硬的建築 物強加到自然環境裡,不僅 與景觀、氛圍格格不入,也

破壞了最美麗的都蘭。他 強調,原住民文化具獨特 性, 為 台 灣 重 要 的 寶 藏, 如果政府能重視當地文化, 並且設置保留區,經營原 住民文化,一方面能將其 長 久 保 存、 傳 承, 一 方 面 也能原住民文化推向國際、 行銷台灣。  「我的行囊裡還裝滿著 許多從家鄉帶來的東西/ 才發現有很多快樂是在小 時候/每每自己遇到挫折 難過的時候/想到的還是 你 / 是 家 鄉、 是 田 裏、 是 海 邊、 是 朋 友、 是 祖 母 / 每每自己快樂的時候/想 到 的 還 是 你 / 是 母 親、 是 父 親、 是 野 菜、 是 野 花、 是 樹 林、 是 山 上、 是 山徑」─舒米恩 ‧ 魯碧 《Mahalateng 我心所屬》。


[Npaper]Newspeople-Newspapaer-289-3  

[Npaper]Newspeople-Newspapaer-289-3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