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中華民國一○○年十月二十七日 星期四

維安系統顯漏洞 防盜意識待加強 提醒學生及主辦單位應注意財物及人身安全,也 在事發第一時間加派人手巡視各棟大樓,協助同 學找尋竊賊。  上屆公共關係暨廣告學系系學會長塗菁淳則指 出,上個學期舉辦啦啦隊比賽時,就已發生類似 的遭竊事件,教官雖有協助調閱監視器畫面,但 因傳播大樓地下三樓的監視器有死角,無法清楚 拍到重要畫面,恐造成防盜漏洞。  對此,丁惠群回應,為維護上課隱私,教室內 不能設置監視器,因此無法完整拍到兇手犯案過 程,不過全校的監視器約達八百支,密度很高, 能將大部分校區的安全維護做好。  她補充,校方亦在體育室放置「防竊袋」供同 學使用,每個袋子均附有鑰匙,學生可將貴重物 品放置在內,若要取得裡面物品,除非有鑰匙否 則就必須割破袋子,降低物品遭竊的可能性,只 是同學的使用率不高。  針對校方事後處理方式,林昆慶說,希望校方 除了協助同學備案外,更能在事後幫助同學了解 調查進度,確認是否能找回失竊物。而對於頻傳

失竊案的解決方式,黃日群表示,仍希望學校能 加強宣導,並在活動開始前加派人手巡視校園, 實質增強學校安全維護,而不是在事情發生後才 亡羊補牢。

 世新大學五五校慶當日,校園卻傳出偷竊事 件,案發後,受害學生一同至警局備案做筆錄。          攝影/許均意 文/許均意

外英分級標準不一 失鑑別度 學測、指考、統測難度不同 學生程度落差大 【記者/陳致平、何文君、邱鈺雯報 導】  世新大學因應教育部「提升大學生 英語能力」專案計畫,外文英文課程 以「分級分班」方式進行教學,採用 學測、統測及指考的英文成績作為 評定標準。但上述三種考試難易度不 一,公平性遭到質疑。  「分級分班」方式是根據教育部大 學入學考試中心公布的換算級距表, 將全校新生的英文成績落點,以百分 比方式計算,做為基本的參考指標。 但新聞學系二年級學生謝宗諭認為, 分班本意雖好,但應有更明確的評分 標準。他舉例,開學後安排學生進行 測驗分班,不僅彰顯其公平性,同時 也符合學生程度。  銘傳大學會計學系二年級學生陳靜 誼也指出,該校外英分級比照入學分

級考,再比對原先的大考成績作判 斷。她認為,若只根據一種標準,容 易發生分配班級與學生程度不符的狀 況。和世新大學相比,舉辦測驗與多 方比對,能更公平衡量學生的程度, 進而分配到合適的班級。  對此,英文學系系主任黃裕惠回 應,幾年前曾使用語言視聽教育中心 的入學分班測驗,針對大一新生在開 學第一周統一施測,但效果不彰。因 為有些學生為求課程簡單,故意不以 實力做答,造成分數不具參考價值。  黃裕惠表示,若對分班有疑問的學 生,可先向授課老師反應,經討論、 溝通後還是覺得程度與原班不適合, 再進行英語聽講的測驗,經過認證 後,即可轉至符合自己程度的班級。  但傳播管理學系三年級陳姓學生反 映,自己因指考失常被分配到能力不

 自「佔領華爾街」運動(Occupy Wall Street)在九 月發起以來,即星火燎原地一路從美國本土延燒至南 美、歐洲及亞洲,10月15日當天,台灣最顯著的資本 主義象徵「台北101」底下,也聚集了幾百位經由臉書 (Facebook)號召自發而來的民眾,同步響應全球各大 城市串連的示威行動。  這場名為「佔領台北」的行動,最特出之處在於以 「臉書」作為唯一討論、動員和擬定方針的平台。有趣 的是,臉書上的粉絲專頁累積六千餘個「讚」,但實際 到台北101的佔領人數卻不到三百人;「佔領台北」標 榜「去中心化」的理念,宣稱人人都是領導者,享有同 等的匿名發言權利,卻導致版面混亂、訴求矛盾──那 麼,其究竟是開闢一條新的抗爭路線,還是暴露網路社 運的侷限性?  要解答上述的疑問,首先必須回到臉書這個媒介上。 無疑的,臉書已成為這個世代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我們 運用它傳播和接收各類訊息,追蹤朋友的近況、偶像明 星的動態,甚至對大大小小的政治議題「按鍵」表態。 而問題的核心就出在「按鍵」的動作──它到底算不算 一種政治參與?  當臉書並列著各種邀請,要你參加反對恐龍法官、嗆 聲世新大學選課系統,或是三不五時發動的人肉搜索行 動(如「捷運翹腳女」引發的道德公審),而代價只不 過是動動滑鼠按下「參加」的選項,「佔領台北」就算 有再深層的政治意義,也顯得跟其他活動一樣廉價。  套句傳播學者麥克魯漢的老話,「媒介就是訊息」, 臉書此一媒介形式已經決定了它的內容,它作為日常社 交娛樂的本質,使得任何議題的嚴肅性都被沖淡,事件 的脈絡被簡化,邏輯被情緒所取代──這些條件使得臉 書難以成為理性溝通的公共領域,反而淪為民粹主宰的 舞台。  所以,臉書的政治是一種最膚淺的政治;「佔領台 北」在虛擬空間的對話,搬演到社運場域,立刻凸顯出 其論述貧血、訴求空洞的問題。然而,群眾已經意識到 資本主義制度的不公義,也具有足夠的行動力,當務之 急是切斷臉書的制約,產製更完整的論述,提出更具體 的訴求,規劃更有組織的行動;如此一來,「佔領台 北」才能從快閃的次文化,進化到真正的社會革命。

佔領台北與臉書政治

【記者/李品萱、許均意、邱鈺雯報導】  世新大學五十五周年校慶,驚爆傳播大樓遭 竊,近十名學生財物遺失。雖然校方在第一時間 協助受害同學調閱監視器,但由於學校遭竊事件 頻傳,新聞學系系學會會長范庭瑄質疑校方並無 落實安全維護。  受害學生新聞學系一年級林昆慶說,「舞舞生 風」比賽結束,發現多位同學遺失錢包,隨即通 報教官。范庭瑄表示,新聞系就有五名學生受 害,損失近兩萬元及私人證件。她認為,若學校 的防盜措施未加強及偷竊案發後的處理不積極, 類似案件將一再發生。  除了防盜系統,宣導不足亦是失竊案頻傳的主 因。行政管理學系系學會會長黃日群表示,雖然 將重要物品留在教室且無人看守是學生的過失, 但校方防竊宣導不足,造成學生輕忽自身財物安 全。他認為,若校方能在此部分予以加強,不僅 能減低失竊率,也能避免相同事件再次發生。  生輔組組長丁惠群對學生的說法感到無奈。她 表示,教官室已在活動前,利用簡訊和電子郵件

-

校慶失竊 學生被偷近兩萬

 黃裕惠指出,過去學校的制度是讓 各系分開上課,指導老師便可依據該 系的專業知識補充相關應用,使課程 更具完整性。但近年來,外英改為校 定必修,老師無法依專業領域進行教 學。她提到,「分級分班」制已採用 四年,是目前學校實施最好的方式。

符的班級中,卻不知道能換班,認為 校方在辦理轉班的制度上宣傳不足。  再者,口語傳播學系二年級學生林 芳瑀也表示,她因學測成績不錯被分 至中高階班,但因暑假期間極少閱讀 英文,導致開學後跟不上老師的教學 進度,希望有更好的分級制度出現。

100學年第一學期能力分班成績分配 高階

中高階

中階

加強

最高分數

83.38

75.5

60.5

41

最低分數

76.33

62

45

6

資料來源/世新大學英文系提供 製表/許均意

強制修外英 日文輔系權益受損 宣傳不足導致申請遭阻 學生:還我平等選課權 【記者/陳致平、何文君報導】  世新大學為培養學生語言能力,訂 定英(日)語為校訂基本核心能力, 但圖文傳播暨數位出版學系、新聞學 系、傳播管理學系、資訊傳播學系、 口語傳播學系五系,卻強制學生修習 外文英文,其他系別的學生卻可以英 日二擇一,對此,有學生表示制度有 缺失,將影響日後雙主、輔修日文系 權益。  根據日文學系雙主修與輔系條件, 學生須修過外文日文及日語聽講才構 成資格。而此五系學生大一時被安排 修外文英文,但校方卻未告知學生可

另外選修外日,導致升上大二時,欲 申請雙主、輔修日文系時因條件不符 遭拒。  新聞學系二年級張姓學生認為,新 聞系雖注重英文,也不能剝奪學生選 擇日文的權利,希望擁有相同的競爭 機會。  針對直接安排此五系學生英語課一 事,日文學系系主任沈榮寬表示,此 舉是由各系自行決定,學校在排課 前,會以課程調查的方式,詢問各系 是否需要日文課程的選修,倘若他系 有意加入,再由日文系協助處理,並 未干預各系的安排。

 校方規定可在第二階段選修日文課 程,張姓學生對此反應,學校並無清 楚向學生說明第二階段開放加選的制 度,造成錯過加選機會,也希望日文 系能考量大一無修習日文而不能輔修 的學生,開放申請輔系。  沈榮寬表示,目前處理此制度缺失 的方式為,學生提出檢定證書及相關 作品之證明,而無法提出證明者,需 要經由日文系老師親自口試來考核基 礎日文能力。否則,學生只能在大二 時補修日文課程,將申請順延至大三 以後。  對此,圖文傳播學系二年級蔡弦則

認為,讓學生提出檢定證明或是用口 試方式才能選修太過為難,學生選修 日文課就是想學習,若要提出檢定證 明或參加口試才能修習外文日文,就 無選修的必要性。  至於日文雙主修、輔系修業資格宣 導部分,教務長蔡念中說,教務處僅 負責校內事務統籌,執行權則下放至 各系,但因各系行政人員不足,導致 宣導執行上的缺失。對此,他表示, 將會進行督促並透過老師或系網來告 知,避免造成學生選課權益受損。

化身採訪不是新聞噱頭  化身採訪雖是採訪方式的一種,但 它是非常態的採訪方式,祇有在常態 採訪方式難以獲得事件真相時,記者 才不得不以化身方式完成採訪任務。  例如,記者想深入瞭解超商店員的 工作與生活,但常態採訪,比方說抽 樣採訪幾位店員,卻祇能得到皮毛資 訊,記者於是決定隱匿身分去超商應 徵店員,親身體驗店員的生活種種, 然後再根據親身經驗撰寫報導,這就 是化身採訪。  但化身採訪是為了深度報導,屬於 調查採訪的一種,因此記者的化身時 間就不能也不應該太短,類似「一日 化身」這樣的採訪方式,不但純屬噱 頭,也扭曲了化身採訪的價值。  新聞史上有許多知名的化身採訪案 例,其中有兩個案例最具代表性:  第一個例子是:愛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是知名專欄作家,有博 士學歷,她在五十七歲那年,決定以

化身採訪方式,調查美國低收入者的 貧窮實況。她看報紙應徵工作,前後 做過在餐廳端盤子的女侍,在療養院 餵食老人的看護,替有錢人打掃住家 的清潔工,以及在超市負責整理貨品 的店員。  愛倫瑞克化身期間拿的工資,最高 每小時八元美金,最低五元,平均每 個月祇有一千元左右收入,扣掉房 租、吃飯與交通費用,每月僅剩二十 塊錢。她在四個城市工作過,沒人知 道她原來的身分,但重要的是,她化 身採訪的時間長達兩年。她後來替 《哈潑》雜誌寫了一篇化身採訪報 導,也寫過一本暢銷書,詳述勞動窮 人討生活的血淚辛酸。  第二個例子是:柯諾瓦(Ted Conover)是自由撰稿記者,他曾經 為了調查採訪非法入境美國的墨西哥 移民,而化身偷渡客,跟著墨西哥農 場工人四次偷渡邊界,也跟他們在偷

渡後一起非法打工;為了調查里斯本 上流社會的奢靡生活,他也化身當了 幾個月的計程車司機,到處搭載趕赴 派對狂歡的名人。  但他最具代表性的一次化身採訪, 卻是應徵當獄卒,調查監獄管理實 況。他化身工作的紐約辛辛監獄,專 關重刑犯,犯人有七萬人,獄卒有兩 萬人,他每天過的是穿制服、帶警 棍、看管犯人的生活,獄卒該做的 事,他一樣也沒錯過。  柯諾瓦在監獄待了將近一年才辭職 離開,後來替《紐約客》雜誌寫了一 篇長達數萬字的調查報導,揭發辛辛 監獄管理囚犯的黑暗面,並且促成紐 約獄政的改革。  愛倫瑞克與柯諾瓦的化身採訪,有 幾個共同點:其一,化身時間都很 長,短則一年,長達兩年;其二,他 們化身採訪的題材,都是那些「在社 會意義上很重要,在媒體報導上卻被

忽略」的底層階級故事;其三,他們 在化身採訪後所寫的深度調查報導, 都受到社會矚目,並且引發改革。  如果愛倫瑞克或柯諾瓦在台灣當記 者,可以想見他們絕對不會化身酒店 小姐,更不會祇化身一天之後,就敢 標榜化身採訪而大肆報導,這不但是 對化身採訪的無知,也是媒體的自甘 墮落。  但讓人感嘆與無奈的卻是:台灣新 聞界大概永遠也不會出現一個愛倫瑞 克或柯諾瓦吧。 (筆者為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客座教 授王健壯)

世新五五  世新大學五五校慶,「五五生風」比賽進入高潮,學生高舉雙手狂 歡,場面熱鬧。                              攝影/鄭清元 文/邱鈺雯

有你真好

志工夢發芽

 「幫助別人也是幫助自己。」 目前就讀世新大學新聞學系三年 級的朱鳳治說,由於擔任社會服 務團社長一職,她曾參與多數志 工活動,包括社區服務、國際志 工、營隊活動等。  朱鳳治表示,因為對小時候曾 參加的服務性營隊印象深刻,所 以種下日後擔任志工的因子,而 選擇進入新聞系,也是為了替弱 勢發聲。今年暑假她隻身前往馬 來西亞成為國際志工,與當地的 服務機構合作,擔任義診的助手 並對弱勢家庭進行訪問。她說, 出國前看到關於無國界醫師的 書籍後,認為「愛是不分國籍 的」,付出不該只限於特定國 家,也因此打消原本執意去非洲 服務的觀念。  擔任國際志工的期間,最令朱 鳳治印象深刻的是家訪時,藉 由認識「環保屋」教導一名小男 孩環保的觀念,但小男孩開口的 第一句話竟是「環保是一間房 子嗎?」這個舉動,讓她非常驚 訝,孩子竟然連「環保」都不了 解,可見教育的水平低落。另 外,她也提及,曾至吉膽島進行 義診,島上有位母親因為手術而 昏迷了整整一年,但家人並未妥 善處理,讓這位媽媽身上滿是充 滿異味的瘡疤,傷口帶來的惡臭

令她畢身難忘,因此了解到醫療 的重要性,也堅定她成為志工的 信念。  朱鳳治說,社福團每年都會 到偏遠山區去做為期十天的營 隊,並不定期與基金會或養老院 合作。她回憶,有次帶營隊,發 現隊伍中有位小朋友的衣服不曾 更換,所吃的早餐也是營隊煮剩 的午餐,才因此得知他的家境貧 困,每天都要自理生活雜事。看 到小朋友這樣努力的過生活,才 讓她體會自己有多麼幸福。  朱鳳治說:「感動能一直延續 ���去,在服務不同的對象時,也 會有不同的感動。」參與過許多 的志工活動,讓她擁有他人沒有 過的經歷,更藉由這些歷練,改 變自己既有的生活態度,不再怨 天尤人。朱鳳治打趣地說:「若 是沒有接觸過志工的領域,或許 我每天最大的煩惱就是午餐要吃 什麼吧。」  朱鳳治表示,未來想成為一位 非營利組織的行政人員,幫助更 多世界上的人。社福團也計畫之 後另組國際志工團隊,初步規劃 是前往大陸地區服務。她說,當 志工沒有標準,也期望更多人能 加入這個行列,體會服務人群所 帶來的感動。


newspeople-2